4erv6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txt-第725章 關中大俠展示-1kmvl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只不过,有些令人惊讶的是,佛印在捧着令牌的时候,林寒清楚的感觉到,即便如佛印这样的宗师境强者,此刻似乎也因为心神波动太大,全身的内息都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而另一边,皇帝则是目光炯炯的看着林寒,朗声开口道:“林寒,你多次立下大功,实乃是朕的福星,今日特赐你真龙令,忘你好好保管,继续为我大明效力!”
说罢,就面色郑重无比的取出令牌,交到林寒的手中。
那令牌不过半尺长短,却极为沉重,令牌之上,更是有着某种特有的冰冷感觉。
上边雕刻着一条真龙,盘绕之间,须发皆张,宛如活物。
有些疑惑的看了眼皇帝,林寒才是开口问道:“皇上,您这是……”
皇帝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开口,反而是旁边的佛印开口解释道:“林少侠,你应该知道各大门派之中都有着供奉的存在吧!”
林寒一怔,不过却点了点头。
江湖门派之中,有的门派会寻找强者尊为供奉,平日里,这些供奉看起来和门派没有什么关系,可若是到了门派生死存亡之际,这些供奉就需要为门派出力。
此刻听到佛印的话,林寒也是感到有些无语,他原本就不想做官,否则的话,早就在六大部门之中任何一个混到了高层的位置。
此刻皇帝给他这个令牌,显然就是想要他为朝廷效力了。
心中正想着怎么拒绝,却听到旁边的皇帝在次开口道:“你放心,朕绝对不是要你为朕效力,这真龙令,也仅仅只是一块代表着朕的令牌!”
林寒又是一阵无语,依旧是不明白皇帝到底想要做什么。
倒是旁边的佛印,此刻再次开口道:“此令牌乃是天外精铁打造,见之辱换上口谕亲临,你可以在六大部门任意一家调动不超过百人的权限,而且你持有这个令牌,就代表着皇上的意志,不管是多大的官,你都不需要跪拜!”
學園都市的寶具使 肝道夫梅林
林寒一愣,调集六大部门的人手的事情,他倒是没什么在意,但是这后面的这个功能,就是林寒极为看重的。
他现在毫无职位,若是曹正淳的等人以官府之力强压,恐怕林寒除了逃走,就再也拿对方毫无办法了。
现在林寒得到皇帝的重视,自然是无人敢如此做,可若是等到哪天林寒失宠,说不定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接踵而至了。
而有了这块令牌,到时候不管是谁,恐怕都不敢让拥有真龙令的林寒来屈服。
想了想,林寒才是收起令牌,随后才是朝着皇帝拱了拱手,开口笑道:“即如此,那就多谢皇上了!”
看到林寒这江湖味十足的举动,皇帝也丝毫不在意,当即便是开口道;“好了,既然现在赏赐都已经结束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朕看到你这样的人才却不能为之所用,心里不痛快!”
林寒尴尬一笑,不过他也明白现在太后刚刚回归,恐怕皇帝是想要去早点安抚太后。
正要开口告退,林寒心中却是忽然响起一件事情来,当即便是开口道:“皇上,还有一事,方才我忘了说了!”
皇帝随意的摆了摆手,又是开口道:“说罢!”
你是我最温柔的岁月 虞十一
听到皇帝应允,林寒这才是开口道:“姬无命的那件事,当时虽然是我拿下了姬无命,但是在此之前,是我们客栈的吕秀才,用满腹经纶和大道真理,硬生生的震慑的那姬无命心智大乱,还差一点将其说的羞愧自杀!若不是他拖住了这姬无命,恐怕当时我回去的时候,那姬无命早就逃离了!”
“那姬无命不是盗神吗?你说的那个吕秀才,难道也是个高手?”
皇帝面色一愣,随后才是好奇道。
林寒则是摇了摇头,急忙开口道:“这吕秀才他手无缚鸡之力,屡次考试,都没有中举!”
皇帝的脸上显然是浮出了几分的不可置信,见此,林寒也急忙补充道;“真的只是个酸秀才而已!”
听到林寒接连两次强调对方只是普通人,皇帝也是有些震惊的开口道:“你是说,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吕秀才,用满腹经纶震慑住了盗神姬无命?”
林寒重重点头。
当即便是把当时吕秀才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让皇帝和保龙一族的几人都是听得连连称奇。
而皇帝显然还是有些目瞪口呆,缓了片刻,他才是开口道;“朕也读过那些四书五经,没想到先贤诸圣的至理名言,竟然还有如此威力,奇哉!奇哉!”
感叹了好一阵子,皇帝才是再次开口笑道:“你提起此人,莫非是想要朕赏他个一官半职?”
林寒摇头,有些无语的开口道:“在下只是觉得这功劳并非我一人的,所以才如实相告而已!”
皇帝闻言则是开口笑道:“没想到你林寒非但是不贪图名利,连这些功劳,也没有贪心,如此心性,真是难得啊!”
林寒听见此话,却对此不置可否。
这些功劳,他原本就不稀罕。
这一次如果不是曹正淳逼迫,林寒也不会接下寻找太后的这个任务,自然也不会掺和后面的事情。
而此刻的皇帝却不知道林寒心中所想,只是再次叹道:“此事还需要容朕想一想,一介书生智斗盗神恶徒,你这霜寒公子有擒恶抓凶,这倒是不失为一桩美谈!”
说罢,皇帝又是看着林寒开口笑道:“此事朕不会忘记,那个吕秀才……嘿,还真是有点意思!”
听到皇帝如此说,林寒也不在多说,又是和皇帝聊了几句,便是离开了御书房,准备返回客栈。
而另一边,一直等到林寒离开之后,皇帝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的消退了开来。
沉默了许久之后,皇帝才是忽然扭头看向佛印,开口问道:“佛印,你觉得曹正淳那件事情是真是假?”
佛印摇头不语。
撒旦炽情:女人,爱我敢不敢?
皇帝则是冷笑了几声,随后才是开口道:“也幸亏是有林寒在,要不然的话,恐怕他曹正淳就要演砸了!”
“皇上,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东厂现在……”
佛印低声开口,说到一半,却又是重新换了话题:“现在皇上已经放出了汪公公,在加上这一次的教训,想来那曹正淳也会安分一阵子!”
皇帝点了点头,却也不在多想此事,只是开口叹道:“可惜了,这个林寒,若是能够加入保龙一族,朕可就安心了!”
佛印则是摇头道:“林寒公子淡泊名利,恐怕此事很难!”
皇帝也是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此事。
另一边,林寒离开皇宫之后,便是慢悠悠的回到了客栈之中。
只不过让林寒没990有想到的是,他在皇宫耽误了那么久的时间,以至于现在已经到了半夜,但是柳若馨却始终都没睡。
看到林寒回来,柳若馨就急忙起身,开口问道:“小寒,刚才西厂来人了,说你找到了太后?”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才是开口笑道:“你猜猜太后藏在哪里?”
柳若馨摇了摇头,随后才是一脸的无奈道:“西厂那么多人都没有找到,六大部门也都是在找,他们都找不到,我怎么会知道!”
林寒则是开口笑道:“在国宾馆,出云国的那个使者乌丸和利秀公主,是被人杀了假冒的,今天我把太后送回宫中的时候,那个乌丸还趁机刺杀了皇上!”
“啊!?”
柳若馨一惊,顿时忍不住的看向林寒。
而林寒也不在隐瞒,把当时自己见到的事情都说了一边,惹得柳若馨也是一阵阵的惊呼。
等到林寒说完,柳若馨才是激动道:“小寒,你是说当时你替皇上挡下了那乌丸的攻击?”
林寒点头,又是开口笑道;“你也不想想你夫君是谁%彳还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吗?”
柳若馨忍不住的一阵娇嗔,又看着林寒开口疑惑道:“那……皇帝怎么没有给你赏赐?”
作为西厂的高手,柳若馨可是没少经历这样的事情,每一次可都是大张旗鼓,就差弄的天下皆知了。
只不过到了林寒这里,似乎就这样的风轻云淡,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的神器是鼠标
林寒则是开口低笑道:“赏赐有什么稀罕的,我只是跟皇上说了一个条件,然后他就答应了!”
符生录 天荒北老
“条件?”
柳若馨微微一愣,也不怪柳若馨现在如此惊讶,要知道林寒这一次可是几次大功劳集合在一起,若是林寒提的条件不过分,恐怕皇帝都会答应。
而此时此刻,柳若馨心中却是猛的想起一件事情来。
也正是那一件事,让整个西厂都陷入了停滞之中。
不是别人,正是柳若馨的义父,西厂厂公汪直!
饶是柳若馨见多识广,此刻猛然之中想到这些,也是忍不住的瞪大眼睛,看着林寒惊讶问道:“小寒,难道你……”
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林寒微微点头,面带笑意的开口道:“没错,现在锦衣卫那边应该已经放人了!”
一句话,瞬间让柳若馨愣在了原地。
这段时间以来,西厂可谓是下足了本钱,不但四处奔波寻找各种官员联名求情,还努力的参与这一次寻找太后的事情,希望能够让皇帝开恩。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林寒在悄无声息之中,就把这件事情给办成了。
此时此刻,柳若馨的心中可谓是又激动又骄.傲。
激动的,是汪直终于要被放出来了,而西厂也终于能够恢复正常。
而骄.傲的,则是林寒此刻默默之中为她所做的事情。
单凭林寒和西厂的关系,林寒是绝对没有必要去管西厂的死活的。
而现在林寒所做的这一切,毫无疑问,都是为了她!
也不顾此刻两人正在客栈的大堂里,柳若馨就是惊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林寒,眼眶之中的泪水,也瞬间奔涌而出。
“小寒!我……我我……我该怎么谢你?我们西厂该怎么谢你?”
柳若馨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林寒则是开口轻笑道:“谢我干什么,你们已经把最好的谢礼送给我了!”
柳若馨一怔,连眼泪都忘记留下来,只不过下一秒,看到林寒那含情脉脉的眼神之后,她的芳心却是一阵乱颤。
最好的谢礼,当然就是她了。
除了她,这世界上还能有谁能够让林寒如此的在乎?
感受着林寒那一份真挚的情感,柳若馨的脸色就瞬间红了,似乎是心虚般的看了眼周围,她才是踮起脚,轻声在林寒的耳边开口道:“童童已经睡了……”
“嘿嘿!”
林寒低笑了一声,瞬间就明白了柳若馨的意思,当即也是不在多说,伸手一个公主抱,在柳若馨的惊呼声之中,就回到了房间里。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新版.上
这一.夜的春.光无限,自然是不足外人所道。
而柳若馨,也一改往日的羞涩,若不是两人都还把持着最后一步,恐怕这干柴烈火,就要彻底的燃起来了。
即便如此,两人这边的旖旎,也足足持续到了天色即将发白的时候才总算是结束。
等到柳若馨回去之后,林寒也是被撩拨得睡不着了,干脆就在房间里修炼了起来。
到了早晨时分,林寒才是去叫醒老白,两人一起一如既往的开了店门。
只不过没多久,佟湘玉就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看到老白,就把老白拉到一边,低声开口道:“老白,小寒,你们俩快过来!”
林寒有些疑惑,刚刚走近,却看到佟湘玉取出一个包裹,一把塞到了老白的上手。
“这啥啊!”
老白有些疑惑的打开包裹,却看到里面全都是珍贵无比的金银珠宝,更有不少一看就知道是名贵无比的首饰。
看到这些,老白也是一惊,忍不住的抬头看向面前的佟湘玉开口问道:“这……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佟湘玉闻言一阵无语,忍不住的开口叹道:“就是那个什么盗神姬无命留下的……赶紧把这交到衙门去,再把事儿说说清楚!”
老白听见此话则是一脸懵逼,忍不住的开口叹道:“这怎么跟衙门说呀?东西哪儿来的?姬无命偷的,为什么在你这儿?是他给我的,他为什么要给你?”
佟湘玉闻言则是急忙开口道:“还不是你嘛,你非要趁他傻掉的时候让额跟小贝装他的老婆孩子,谁知道他来的时候还拿着一12个包裹,然后这包裹里的东西就成了他给小贝的见面礼了!”
老白一听,便是忍不住的开口道:”那他跟小贝是啥关系?”
佟湘玉一愣,直接开口说道:“没有关系!”
而老白则是再次开口问道:“那为啥要送她东西?”
“你……额不是跟你说过嘛!”
听到这里,佟湘玉忍不住的开口埋怨道:“因为他以为小贝是他闺女……”
看到老白又要开口,佟湘玉连忙继续开口道:“你是不是又想问,他为啥会这么认为?”
老白闻言则摇了摇头道:“不,我的问题是,小贝到底是不是他闺女呢?”
佟湘玉脸上一黑,忍不住的对着老白开口怒道:“废话,你说是不是?”
而老白对此则是开口冷笑道:“要我说,那肯定是!”
说到这里,林寒就看到佟湘玉一瞪眼睛,而老白也是急忙开口解释着:“这个我,是指衙门。”
佟湘玉闻言一愣,瞬间明白了现在老白是在假装衙门审案,于是也连忙醒悟了过来,急忙开口道:“喔……小贝跟他没有关系。”
老白则是一挑眉毛,再次追问道:“证据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佟湘玉在次愣住,然后开口问道:“这还要啥证据?”
老白对此冷笑了一声道:“哼,没有证据,那就只能认为他俩有关系了!”
一听老白这话,佟湘玉就在次忍不住的怒道:“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嘛?”
“嗯?还敢咆哮公堂?”
老白一拍手,看着佟湘玉,又是补充道:“来人呐,把她带下去好生伺候!”
一席话,说的佟湘玉是哑口无言。
而此刻心中想了一遍,她还真是害怕到衙门之后就是这种情景,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你有着满身的嘴,恐怕也是说不清了。
听到这里,林寒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在一旁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掌柜的,这么多的首饰,你舍得吗?”
佟湘玉则是嫌弃的看着那包裹,开口叹道:“哪有女人不喜欢这些的,额虽然喜欢,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别人丢的,额不能要!”
旁边的老白此时也是叹道:“那你也不能让我送衙门啊,你要是不解释清楚,这些东西多半就要落在那些贪官的手里了!”
佟湘玉顿时无语,一想到这些,佟湘玉就忍不住的哀声叹气了起来:“烦死人了,上次那些墓里的陪葬品,已经把我给折腾死了!”
说到这里,她又是满脸沮丧道:“这才没消停多久,可又来了!”
而也正是在此刻,吕秀才却从后院里走了过来,听道佟湘玉的话,就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我……我要是没事,也不会来呀……”
林寒、老白和佟湘玉三人看着突然过来的吕秀才,都是顿时一愣。
不过他们也都知道,此刻不适合继续的议论下去,也正是因此,此刻佟湘玉看着吕秀才没好气的开口问道:“额又没说你,找额干啥?”
吕秀才则是尴尬的一笑,随后才是开口道:“掌柜的,今天要发工钱了,你忘了吗?”
佟湘玉拍了拍脑袋,忍不住的哀叹道:“唉,这忙的我都忘了!”
看了眼吕秀才,她才是再次开口道:“你等会,我去取点钱,等会吃完早饭就给你们发!”
吕秀才神情一喜,也不在多说什么了。

t93u6超棒的都市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第724章 救皇帝2閲讀-cbjww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在那一刻之中,皇帝甚至以为在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林寒竟然直接出手挡住了乌丸,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他!
此刻的皇帝,脸上也依旧是难看之极,心中更是后怕不已,只不过表面上,他还是要强自镇定,只不过目光之中,却含着无边的怒气。
他可是皇帝,可是这个乌丸,先劫掠了太后,现在更是差一点就要行刺成功。
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彳发生a作为皇帝,他又如何能忍 u此刻听到云萝公主的关心,皇帝的目光微微闪烁着,压低声音开口道:“朕没事!有林少侠在,他休想伤到朕一根汗毛!”
这一句话之中,还带着几分的感激,只不过皇帝贵为九五至尊,又怎么会主动道谢,这一句话,就已经足以表明他的心意了。
皇帝的这一番话,也让跪在地上的曹正淳心中又怒又惊,惊得是他没有想到乌丸竟然还藏了杀手锏。
怒的是这些功劳原本应该是他曹正淳的,现在却好了,这所有的功劳,都要被林寒给截走了。
更加重要的是,乌丸虽然是他曹正淳抓的,但是却也同样是他带过来的,若是他挡住了乌丸,那自然是功上加功,皇帝只会感激重赏他。
然而现在,若是皇帝算起来,恐怕他曹正淳的过错就无法避免了。
这边曹正淳还在心中思索着该如何应对,谁知道此刻在旁边的林寒,挥手撤去那金黄.色金钟罩,随后才是开口低声笑道:“没想到曹公公抓人的时候,竟然不去封住它的穴位?”
一句话,顿时就让曹正淳的面色大变,整个人也是忍不住的看向了皇帝。
而此刻的皇帝,那满含怒气的目光,也瞬间落在曹正淳的身上。
正如林寒所说,如果不是曹正淳没有直接封死乌丸的穴道,他又怎么会遭受这无妄之灾?
看到皇帝的眼神,曹正淳的心中顿时就是一个咯噔。
“皇上!老奴有罪!”
曹正淳跪在地上急忙磕头,全身似乎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一边磕头,一边带着哭腔又是连忙解释道:“皇上明鉴,老奴早就封住了他的穴位,只不过没有想到这妖人竟然练有移穴的功法,老奴该死,老奴早就应该拿精钢索捆死他的……”
说着说着,曹正淳就已经是老泪纵横,此刻更是伸.出手朝着自己狠狠的抽了起来,口中更是哭诉道:“皇上,您降罪罚我吧,都是老奴办事不利,惊扰了皇上,请皇上赐罪!”
这一副模样,看起来倒是委屈无比。
要知道这曹正淳可是东厂的督主,多一跺脚整个京城都要抖三抖的六大部门大佬之一,更是权倾朝野,而此时此刻这副样子,也是让周围从未见过曹正淳如此的人大感惊奇,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下意识的就相信了曹正淳的说法。
就连皇帝,此刻脸上的怒气似乎也少了几分,很显然,是被曹正淳的这套说辞给迷惑了。
然而也正是在此刻,林寒却忽然开口轻笑道:“曹公公乃是宗师境,那乌丸只是先天后期,就算是有着移穴的功夫,若是曹公公全力出手,他又怎么可能破解?”
一句话,让曹正淳瞬间止住了哭泣,眼底深处也浮起了几分的狠戾,只不过此刻他垂着头,却根本无人能够看到他的神情。
而另一边,林寒的话,已经让皇帝原本消去一些的怒气猛然回复,心中也同样是猛的跳出来另一个念头来。
也恰恰是此事,林寒再次开口地笑道:“就怕曹公公是为了功劳,故意把皇上置于危险之地!如果是这样,那可就是其心可诛了!”
简短的一句话,顿时让场中的所有人都是齐齐变色,就连曹正淳,此刻也是忍不住的屏息凝神,心中更是猛的一震。
因为林寒的猜测,可谓是分毫不差。
而这句话,也瞬间让皇帝的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的狠戾。
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火,皇帝咬牙切齿的看着曹正淳,一字一顿的开口问道:“曹正淳,林寒所说,可是真的?”
曹正淳猛的一个哆嗦,也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只能是硬着头皮抬起头,却看到皇帝眼中那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机。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皇帝的目光,让曹正淳也是心中猛的一抖,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也全都是瞬间被他否定。
现在皇帝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少的改变,但是曹正淳一直都跟在皇帝身边,又怎么会不知道皇帝的脾气。
此刻的皇帝看起来似乎是云淡风轻,可是曹正淳的心里却是清楚,恐怕此刻皇帝已经起了杀人之心。
而那个皇帝想杀的,恐怕就只有他曹正淳了。
心中猛然一抖,曹正淳又是重重的磕下头去。
砰!
一声沉闷的重响,曹正淳的额头就和皇宫地板那坚.硬的大理石猛然撞在一起。
此刻的曹正淳,一言不发,便是砰砰砰的磕起了响头。
一时间里,全场都是寂静一片,至于下曹正淳磕头的声音。
而另一边,皇帝则是冷眼看着曹正淳,心中却是对林寒的说法更加的认同。
而这边的曹正淳,丝毫不敢用内力保护脑袋,不过几个响头之间,他的头上就已经开始渗出细密的血珠。
只不过皇帝却依旧是冷眼旁观,丝毫不为所动。
一直等到曹正淳足足磕了二三十个响头,皇帝才是不耐烦的开口道:“朕问你话,林寒所说,可是真的?”
劫烬
一听到皇帝如此说,曹正淳顿时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当即便是抬起头来,一张老脸上满是泪痕,翘起兰花指,颤.抖的指着林寒开口吼道:“皇上,上一次老奴抓刺客的时候曾经误伤了此人,从那以后,这林寒就处处为难老奴,他才是其心可诛啊!”
说到这里,他有事爬到皇帝的脚边,匍匐在地,开口哭诉道:“老奴跟了皇上几十年,何曾有过半分的非分之想?这林寒一心想要害死老奴……”
{是吗?”
皇帝冷哼了一声目光却更加的锐利,再次开口低喝道:“朕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故意没有锁死那乌丸的穴位?”
“皇上这都是血口喷人啊,这些都是他林寒的妄自猜测,老奴怎么敢这么做,皇上做事不信,老奴这就可以起誓,若是老奴有半分这样的念头,就天打五雷轰,死后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看到这曹正淳如此,林寒的目光也微微闪烁。
成神從原始部落開始
要知道这世界里对誓言还是极为相信的,此刻曹正淳的这个举动,虽然是无耻至极,可是却也成功的为自己洗白了。
不过林寒却并没有继续多说什么,这件事情只能算是给曹正淳添堵,还远远无法把曹正淳从东厂给扒拉下来,林寒也没有天真到这么简单就能除掉曹正淳。
反而是皇帝,此刻即便是听到曹正淳的话,目光之中却依旧是余怒未消。
看到皇帝如此,又看到林寒不说话,曹正淳就急忙开口道:“皇上,刚才出手的时候,周围人都看着,郡主和锦衣卫,还有保龙一族的都在场……皇上请明察!”
听到曹正淳的话,皇帝的目光才是挪向其他的人。
而周围的众人之中,保龙一族的恭喜发财几人都是跪在地上,压根就没有去理会曹正淳。
此刻看到皇帝的目光,几人脸上都是有着几分的羞愧,显然还是在为刚才没能挡在皇帝面前感到不安。
另一边的成是非看到原本那满脸倨傲的曹正淳如此,也是给乐的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有心想要奚落两句,可是此刻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他也不敢私自开口。
至于皇帝身边的云萝郡主,平日里早就被曹正淳给烦的受不了,现在看到这曹正淳如此,心中简直是恨不得皇上现在就处决了曹正淳,故而此刻,也只是怒目而对,压根不去搭理曹正淳……
看到众人的表情,曹正淳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指望不上,当即也只能是垂着头,全身开始微微发抖,想要扮可怜来获取皇帝的同情心。
而另一边,皇帝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是看了眼林寒,随后才是低声道:“好了,朕相信你的忠心,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全都是你曹正淳的过错,马上给我滚回去面壁,这一个月里,你要是敢踏出东厂半步,小心朕砍了你的狗头!”
“谢皇上不杀之恩!”
曹正淳仿佛是喜极而泣,又是急急忙忙的给皇帝磕头。
只不过皇帝此刻却是完全不想看到曹正淳,看到这死太监还是赖在这里,就忍不住的怒道:“还不快滚?等朕砍了你的头吗?”
“是!老奴这就滚!这就滚!”
曹正淳急忙起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無良劍仙 王少少
只不过在曹正淳转身之后,整个脸上却是瞬间变成了一片铁青,恨恨的瞪了眼林寒,曹正淳才是弓着身子急忙离开。
看到皇帝如此,旁边的林寒也是忍不住的轻叹了一声。
这件事情原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此刻林寒也是无话可说,只不过心中4.1却在思索着,该如何在给曹正淳添点堵。
而另一边,皇帝在赶走了曹正淳之后,才是重新回头看向场中剩余的人。
扫视了一圈,皇帝才是开口道:“恭喜发财,你们起来吧,朕知道你们的忠心,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训练都要给我翻倍!”
“属下明白!”
飄渺仙域
零零恭、零零喜、零零发和零零财四人都是急忙起身。
而皇帝这才是叹了一口气,随后继续开口道:“没想到才刚刚救回来太后,朕就差点遭了这乌丸的毒手!来人,把此人给我打入天牢,和那个假的利秀公主关在一起,不管用什么办法,撬开他们的嘴.巴,让他们说出幕后的主谋!”
旁边的锦衣卫都是轰然允诺。
而此刻在皇帝的身边,云萝也是有些激动的开口问道:“皇兄,母后真的回来了吗?”
皇帝点了点头,又是看向林寒,开口道;“多亏了林寒林少侠,要不然……唉!”
云萝郡主闻言则是急忙拉着成是非,口中还念道;“刚才零零发和曹正淳斗嘴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瞎说,没想到母后真的回来了,皇兄,我现在就去找母后!”
皇帝点了点头,又是叮嘱道:“母后刚刚回来,你记得让母后早点休息!”
“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云萝公主就已经是火急火燎的拉着成是非离开,而这边的场中,已经只余下皇帝、保龙一族和林寒几人。
等到其余人都离开了,皇帝才是看着林寒,开口笑道:“林寒,你又救了朕一命!”
林寒无奈一笑,微微拱手道:“皇上言重了,就算没有草民,零零发他们也能够保护皇上的安全12的!”
听到林寒的话,零零恭几人都是感激的看着林寒,而零零发更是朝着林寒挑了挑眉毛,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的笑意。
对此,林寒倒是报以微笑。
先前零零恭几人替他林寒说话,现在林寒自然是投桃报李,再者说,现在曹正淳已经开始对林寒动手,若是林寒在不去拉拢点盟友,到时候难免要吃亏。
这边的皇帝听到林寒的话,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保龙一族隐藏实力的事情还是他下令的,自然也知道这几人并非是庸才。
不过此刻在听到林寒的话之后,皇帝也是忍不住的开口笑道:“林寒,你这一次可是三大功劳,先是抓了姬无命,又是救了太后,破了乌丸的阴谋,在加上对朕的救命之恩,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
听到皇帝的话,周围保龙一族的人都是微微一惊,要知道平日里皇帝的赏赐,更多是一种荣誉,至于赏赐的东西,也多半都只是一些金银珠宝之类的贵重物品。
然而此时此刻,皇帝的话,却依旧是等同于让林寒自己提要求了。
单单是这一份殊荣,恐怕就足以羡煞无数人了。
一时间里,零零发等人也都是看着林寒,想知道林寒想要什么东西。
而另一边,林寒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皇帝竟然如此的大方。
不过此刻听到皇帝的话,林寒毫不犹豫的就开口道:“皇上,在下想请皇上饶恕西厂厂公汪直汪大人,汪大人忠心为国,上一次的事情,也只是误会而已,还希望皇上明察!”
听到林寒的话,皇帝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几分的笑意,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不过口中却是开口打趣道:“林寒,汪直的罪可是欺君之罪,要不然,朕赐你一座城池,你看如何?”
林寒一阵无语,他能够听出皇帝话语之中的调笑之意,明白这只是皇帝在试探他。
想了想,林寒则是开口苦笑道:“皇上,在下并无其他的要求,只有这一件事情,希望皇上能够成全!”
看到林寒如此,皇帝也是不再去捉弄林寒,反而是开口笑道;“朕早就听说你和西厂的柳若馨关系匪浅,柳若馨是汪直的义女,你也算是那汪直的半个女婿了,这为了老丈人的事情,你还真是舍得啊!”
林寒一脸黑线,不过心里却是毫不所动,只能是无奈苦笑。
而另一边的皇帝则是再次开口问道:“你确定不要其他的奖励?只要朕赦免汪直?”
不等林寒点头,皇帝就已经再次开口道:“朕可是给过你机会了,到时候你不要出去说朕小气,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
林寒重重点头,随后继续开口道:“皇上放心,草民所求只有此事!”
皇帝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旁边的零零发,开口道;“阿发,你现在就去锦衣卫的天牢里,把汪大人给放出来吧!”
零零发拱手领命,而皇帝则是再次开口补充道:“对了,待会别忘了替朕恭喜一下汪公公,这有个好女婿,他还真是好运气啊!”
林深雨露 坤靈瑞雪
零零发嘿嘿一笑,也不在多说,就转身离开。
火雨逸湖
而另一边,皇帝则是重新回头,直勾勾的看着林寒。
看到皇帝如此,林寒也是感到有些疑惑,不明白对方是想要如何。
爆萌小狂妃:王爺繳槍不殺 影妙妙
足足看了半晌,皇帝才是忽然叹道:“唉,林寒,朕一心想要你来朝廷之中为朕效力,可是朕也知道,你们这些江湖中人都高来高去的习惯了,朕也知道,朕的那些荣华富贵,对你来说都只是过眼烟云而已!”
听到皇帝的感叹,林寒则是微微一笑,低声道:“皇上,在下还是比较喜欢闲散的生活,每天在客栈里打打杂,混混日子,就已经足以!”
皇帝听到林寒的话,似乎也是有些出神,忍不住的开口道:“朕何尝不想过如此简单的生活,只不过生在皇家,无法选择而已!”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林寒则是一阵无语,这世界上无数的人都羡慕皇帝的优越生活,更有无数的野心家朝思暮想机关算尽,就是为了这九五至尊的位置,这皇帝倒好,还不想做了?
对此,林寒也只能在心中鄙视对方一番,这装逼装成这个样子,恐怕也是无人能及了!
而另一边,皇帝在看到林寒的神情之后,也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跑题了,当即便是话锋一转,开口笑道:“对了,还有一个赏赐,你是必须要接受的!”
林寒一怔,随后有些不解的看着皇帝。
而另一边,皇帝则是看向旁边的佛印,开口道:“佛印,去把真龙令给我拿过来!”
“遵命!”
佛印微微一愣,不过却依旧是毫不犹豫的转身从御书房的书架上取下了一块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