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線上看-604 養鬼人的專長相伴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殷发擅长暗器,而冷元魁的长处就在于各种诡异的术法层出不穷,且无所不用其极。他先是用了隐身的障眼法,然后雾中加雾,企图放毒对付殷发。在这两招都不管用之后,他接下来又会使出什么诡异的招数呢?
“汪汪!汪汪!”
冷元魁一直藏在袖中的右手终于伸了出来,只随手往前一抛,一只小鬼便凭空冒了出来,冲着殷发狂吠。
那小鬼的长相十分怪异,尖嘴长耳,牙齿尖利,手指细长而尖锐如同动物的爪子一般,最奇怪的是它的两条腿,从膝盖以下居然是反关节的。这鬼除了那双眼睛外一点儿也不像人样,倒像是一只懂得直立的猎狗!
“兽鬼!”我不禁叫出声来。
“什么是兽鬼?”身边的柳寒好奇地问我。
我解释道:“兽鬼也是一种炼鬼,是养鬼人用人的魂魄与动物的魂魄相结合炼成的鬼。这种鬼兼具人和动物的体态,半鬼半兽,非常不容易对付!”
我之所以这么清楚,是因为多年前我也曾经杀过一只兽鬼,那还是在右市肖九合的炼鬼店里遭遇的惊魂一幕。不过那一次我碰见的是一只狮子兽鬼,现在冷元魁放出来的是猎狗兽鬼。但从修为上来比较,同是养鬼人,冷元魁却要比肖九合高出两重;从怨气程度上来看,这一只猎狗兽鬼也明显要比肖九合的狮子兽鬼厉害得多!
“汪汪汪!汪汪汪!”
冷元魁放出的猎狗兽鬼还不止一只,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不停地往外丢往外丢,很快就丢出了十只兽鬼。不说还差点忘了,冷元魁是养鬼人,他的真正专长就是炼鬼!
见到这一幕,坐在我这一侧看台上的殷发手下们终于又忍不住集体大骂起来:
“裁判!他犯规了!犯规了!”
“真卑鄙!说好的是单挑,怎么又放炼鬼出来,这岂不是成了一对十一了么?”
这些城卫估计平时也是经常来看角斗赛的,一看见场上局势不对劲了,就立马抗议要求裁判介入。但主席台上的粗脖子鬼此时却不吭声,似乎就准备这么干看着,并不打算叫停介入。
粗脖子鬼不说话,对面看台上鬼卫队的士兵们也不干了,同样叫嚷起来,冲着这边怼道:
“怎么就犯规了?炼鬼就是养鬼人的武器,为什么不能用?”
“对呀!要严格按规定的话,角斗赛还不准使暗器呢!凭什么你们那边可以使暗器,我们这边就不给放炼鬼?”
“刚才比赛前主持人已经说了,这场比赛没有规则,谁先杀死对手谁就赢!你管我们冷副城主用什么招数呢?”
的确,这一场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角斗赛,而是一场个人之间的生死决斗,只不过是刚好借用了这块场地罢了。只要是从殷发和冷元魁自己身上使出来的本事,就尽管可以往对方身上招呼,哪里还需要顾及什么规则不规则?现在赌的不是输赢,而是生死!
“上!”冷元魁压根就不管场外的纷争和吵闹,放完炼鬼后便把手一抬指向殷发。
得到了主人命令的十只猎狗兽鬼终于锁定了攻击的目标,它们齐齐往前一窜,便冲着殷发狂奔而去。并且,这些兽鬼居然还懂得合击之术,很快就散开呈鹤翼之阵包围了殷发,同时从不同方向发动群体攻击!
不过,殷发似乎并不惧怕这些行动快速的猎狗兽鬼。只见他冷哼一声,手里的动作非常利落,一瞬间便朝着数个方向射出了十几枚暗器。
“噗噗噗!噗噗噗!”
“嗷!嗷!嗷!”
那些猎狗兽鬼奔跑速度虽快,但终究还是比不上殷发的暗器快。十几枚暗器几乎弹无虚发,全部命中了目标。饶是这些兽鬼强悍如斯,依然被当场射杀了三只,魂魄立时灰飞烟灭!
剩下的七只兽鬼中又有四只被击中身体,莫不是在奔跑中就颓然倒地,便是被暗器削飞了手脚跑不动了,最后只有三只成功地接近了殷发,张开大嘴伸出利爪扑向殷发。
但殷发的步法也十分出色,左一闪,右一躲,竟毫发无伤地避开了三只兽鬼的攻击。而一旦闪开角度,他的暗器就有了再次出手的机会。
“嗖嗖嗖!”
三声破风轻响,随后带起的就是三声惨嚎。那三只兽鬼好不容易跑到近处竟也逃不过殷发的暗器攻击,均当场毙命。
“哇!”
顿时全场的观众惊呼一声,接着便是一阵叫好声和鼓掌声,甚至就连鬼卫队那边的看台也爆出了一阵喝彩声。殷发这一手暗器连发加神出鬼没的步法玩的确实非常漂亮,片刻之间就击杀或重伤了十只凶猛的兽鬼,着实令人赞叹。
冷元魁一看自己放出的十只猎狗兽鬼竟然这么快就被殷发给解决了,连忙发出指令,把剩下的四只受伤兽鬼都招了回来,重新收进袖筒里。他的面色铁青,简直恼怒到了极点。
殷发这边却是意气风发,指着冷元魁笑道:“怎么样?你还有多少炼鬼,全部都放出来吧!”
“哼哼!我这儿倒是还有一只,既然如此,就放出来给你看看!”
冷元魁怒极反笑,随即从袖中又取出了一个银瓶来打开瓶塞,同时嘴里念念有词。那个银瓶仿佛有灵性,一听到咒语就开始“嗡嗡”作响,并剧烈抖动起来。冷元魁嘴里的咒语越念越急,银瓶也抖动得越发厉害,也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想作法?没门!”原本还有些得意的殷发见状,忽然面色大变,急忙抬手就抛出一柄飞刀来,直指冷元魁的面门。
殷发刚才虽然说了些漂亮话,但他也不是傻瓜,真的以为冷元魁就只有这一点点本事了。此时他见冷元魁掏出银瓶后摆出一副要发大招的模样,就知道坏了,又岂能干站着任由冷元魁念完咒语,必须马上放出暗器打断对方的施法。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笔趣-604 養鬼人的專長
可是,殷发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只听得冷元魁终于念完了那一大段咒语,刚一闭口,银瓶口处便忽地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来,恰好卷住了那柄飞刀,让它无法再朝冷元魁飞近半寸。接着,黑烟很快就聚集成了一个人形,最好变成一只高大的炼鬼,两只大手只好抓住那柄飞刀,挡在冷元魁的面前。
“殷发这下麻烦了!”我一看这只从银瓶里冒出来的炼鬼,便不由得摇头叹道:“殷发之前太托大了,连续破了冷元魁的雾法和兽鬼后没有乘胜追击,这下主动权估计又要落到冷元魁手中!”
那只炼鬼十分高大强壮,浑身萦绕着浓浓的怨气,它的最大特征就是脑门上只有一只眼睛,却非常大,比一般的鬼头上的两只眼睛加起来还要大。而且最麻烦的是,从这只炼鬼身上的怨气浓密程度来看,竟是一只达到厉鬼级别的炼鬼!
一般来说,阴功修炼到第五重的阴修就刚好能克制住一只厉鬼级的鬼修,但实力相差并不大。冷元魁本身作为一名阴功第五重的阴修,居然可以炼制出厉鬼级别的炼鬼,就已经足以令人吃惊了。现在他自己加上这只独目鬼,便等于战斗力一下子翻了一倍,而对面只能单打独斗的殷发这时岂有不头疼之理?
“凝刀!”冷元魁哑声说道。
他刚刚施完一个大术法,必然十分耗费阴力,因此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还不停喘着气。但此时有独目鬼在身前保护,他就显得很放松,完全可以慢慢恢复体力。
独目鬼听到了冷元魁的命令,便把手中抓着的飞刀随意地揉捏了几下,往旁边一丢。那柄轻薄的飞刀就像一张废纸一样被揉成一团,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独目鬼接着展开右手的五指,凭空一抓,他身上萦绕着的浓密怨气竟迅速地向手心聚拢在一起,凝成了一柄黑色大砍刀!
“这是什么本事?居然能凝气成刀?”看台上不免又传出一阵惊叹声。
今天这两位左丘城副城主之间的生死对决中已经出现了太多太多的惊奇,把两方原本还处于对立的“观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场内,随着精彩的“剧情”起伏而大感惊叹。
不过,冷元魁可没有那个心情去管场外观众的反应,随即指着殷发对独目鬼下令道:“杀了他!”
独目鬼的灵智看起来并不低,并没有像先前那帮猎狗兽鬼一样迫不及待地就往前冲,而是迈着稳健的大步朝殷发走去。
殷发咬了咬牙,扬手就是一道寒光飞出:“嗖!”
“噗!”
出人意料地,那道寒光异常顺利地击中了独目鬼的胸口,直接穿心而过,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贯穿伤口。但更出人意料的是,遭受了如此致命打击的独目鬼并没有立即魂飞魄散,甚至连叫都没叫一声,就跟没事的一样继续往前走!
優秀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起點-604 養鬼人的專長
我看得十分真切,那独目鬼刚才根本就没打算要躲避,而是任由殷发的银针射中自己的心口。但是他身上的怨气竟好似有生命一般,纷纷快速地向伤口处聚拢,不消几秒钟过后,怨气散开,那处致命伤口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精品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笔趣-580 蜂巢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反港同盟初始建立盟军要讨伐巨瀑城时,殷发带队过去完全就是应付了事,后来更因为与其他阴城产生隔阂而直接退兵。但第二次冷元魁带兵驰援水晶城时却非常上心,带了八千兵马过去打到只剩三千回来,不可谓不拼命。
“都没用的。我听说这两个人回来之后,在左丘城主面前都没能讨到好脸色看!”鸟肉最后补充了一句。
“怪不得左丘城对待冥港联军的态度前后不一,原来这几名高层陷入内乱当中,意见不统一呀!”我恍然大悟道。
如此说来,左丘茂明不肯接见冥港使团的原因并不是他不愿意与冥港交好,而是他真的早已闭关不理世事。而殷发之所以肯出面接待我们又不肯给出明确答复,也是因为他个人虽有和谈之意,却奈何冷元魁从中掣肘,他也做不得主。
总而言之,目前左丘城的高层之间权力斗争激烈,对内、对外事务都存在很大的分歧,估计冥港使团这次来访是很难达成预定目的了。
我见鸟肉和吕典依然还把我当生死兄弟看待,便也不再瞒着他们,这才说出来左丘城的另外一个目的。
“如果和谈不成,冥港联军接下来很可能会先发制人,起兵攻打左丘城!”我非常严肃正经地看着他们俩,问道:“到时候,你们会不会支持我?”
鸟肉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笑道:“我这条烂命都是当年你从河里捞回来的,我不支持你还支持谁?我看这个左丘城呀,也该变一变天了!”
吕典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才对我道:“我虽然脱离了奴籍,但天天在城里看到那些被人无辜鞭打、被人随意杀害的鬼奴,心里也是恼火得很!既然你说打下了左丘城就废除奴籍,我当然支持你,也希望将来左丘城里鬼修的地位能提高一点!”
“那就好!”我双掌一拍,高兴地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有你们俩帮手,我才能办得下这件大事!”
可鸟肉却马上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左丘城就算再不济,也是阴间第一大城。你们要攻打左丘城,有好的计划吗?”
我道:“如果冥港联军不得不攻打左丘城,自然不能强攻,否则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里应外合,我带兵在城外攻门,你们想办法从里面帮我把城门赚开!”
“呵呵,你太瞧得起我们两个了!”鸟肉听了就不停地摇头,“单单凭我们两个可成不了什么大事,得找更大的人物才行!”
“更大的人物?找谁?”
鸟肉不说话了,转头看向了吕典。吕典平时反应迟钝,这时竟立马领会了鸟肉的意思,接口答道:“鬼母!”
“鬼母?”我十分吃惊,诧异道:“为何是鬼母?”
吕典张了张口,随后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干脆推了一下鸟肉,道:“我嘴巴笨,你来说!”
鸟肉这才稍稍认真了一些,给我细细分析起来:“首先,现在左丘城内的四座城门都有人把守,只是城墙的防御力有所不同而已。泽门自然是最难攻打的,上门连接着通往阳间的阴脉,目前已经关闭,估计你们也进不来。下门的防御最松散,但却通往地府,你们若是从那边绕个大圈过来,恐怕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所以,冥港联军只能主攻奴门!”
“其次,现今左丘城内的武装力量大约有这么三支:护城卫队、鬼卫队和鬼帮,到时候派去轮流镇守奴门的也肯定是这三队人马。你要是想里应外合,赚开城门,就必须得想办法策反其中一队。护城卫队和鬼卫队你就别想了,唯一的出路就在于鬼帮。三大鬼帮当中你只要能说动其中一个帮,这事基本上就差不多能成了。”
“最后,三大鬼帮中的饿鬼坑和骷髅山都与冷元魁关系密切,断断不可能与你们合作,废除鬼奴对于吞渊鬼和骷髅王来说更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地蜂窝因为帮众来源特殊,不像饿鬼坑和骷髅山那样主动投靠冷元魁,平时备受鬼务司的歧视和压制。所以,分析来分析去,你就只能去找鬼母!”
鸟肉分析得头头是道,我也不由得信服了。但我始终还是心有疑虑,便问:“可我又怎么知道鬼母愿不愿意跟冥港合作呢?”
鸟肉道:“我时常听大笨牛说,地蜂窝这曾经的第三大鬼帮如今在左丘城里也是生存艰难。有这么好的翻身机会,鬼母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它答不答应跟你合作我不敢打保票,但私下见一见你,我想它应该还是不会拒绝的。”
吕典这时也来附和,道:“我就在地蜂窝里混,知道鬼母早就有搬出左丘城的意思。但一来搬去哪里没有定论,二来恐怕殷发、冷元魁等人也不会轻易放我们走,因此这个想法一直未能实施。现在你要是去跟鬼母说,不用搬出左丘城就可以改变现状,我想哪怕冒一个大风险它也肯定会对此感兴趣的!”
有了鸟肉和吕典的推荐,我最后也决定了要去见一见这位历来只存在于传言中,却从来未曾在外人面前现身的鬼母。
牵线搭桥的任务自然就交到了吕典身上。他让我和鸟肉仍在妖姬酒吧里等消息,自己跑回地蜂窝想办法把我的会见请求转达给鬼母。
一个时辰之后,吕典回来了。他对我道:“鬼母很慎重,没有立即答应。但是它委托了白副帮主先和你见面,可能是想先探探你的口风。”
“白副帮主?”
“就是那位白头翁,你应该见过的!”
“哦,我记得了!”
在泽潮当中,我和吕典、鸟肉、龙小炎等人就曾经和地蜂窝的鬼帮众一起并肩战斗过。当时,它们负责带队的就是一只使丁字拐的白发老鬼,作战相当勇猛,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吕典后来也是由它介绍进了地蜂窝的。
“我要去哪里跟这个白头翁见面?”我又问道。
“就在地蜂窝的蜂巢里,我可以带你进去。”吕典回答。
“什么时候去?”
“现在!”
说去就去,我当即离开了妖姬酒吧,跟着吕典前往地蜂窝的蜂巢。鸟肉不便参与,就自己先回敬老院去了。
地蜂窝的嫡系帮众习性犹如阳间的群蜂一般,喜欢群居,且都是由鬼母所生。它们占据了下城中最大最粗的一根石柱,就在上面建起了一个巨大的蜂巢。蜂巢主要用一种黏性极强的黏土依附石柱搭建而成,然后在外侧表面装上铁板,起到防御作用,远望像个蜂巢,其实是个空中堡垒。
地蜂窝的势力范围一般就默认为蜂巢下面的几条街道,比之饿鬼坑和骷髅山来说已经小了许多,但最近几年还一直被其他鬼帮蚕食,据吕典所说已经所剩不多了。这也是鬼母想要离开左丘城的直接原因之一,一旦失去了所有的地盘,地蜂窝在左丘城内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愛下-580 蜂巢分享
吕典带着我从右市一路七拐八拐地绕开了热闹的街巷,抄小路走到了蜂巢所在的石柱下方。到了这里才算是真正到了地蜂窝的地盘,周围聚集的都是地蜂窝的帮众。吕典此时看起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蜂巢,底部距离地面十米左右,没有阶梯,没有吊篮,连根绳索都没有。那些地蜂窝的鬼帮众倒是不用发愁这个问题,它们都是直接跳到石柱上手脚并用就像猴子一样快速攀爬上去。也许是爬得多了,它们的身形都略有些驼背,这也是地蜂窝帮众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我问吕典:“这么高的蜂巢,你平时是怎么上去的?”
吕典道:“别看我是笨大个,我是鬼修,可以慢慢飘上去。”
“那我呢?我不会飘,这石柱上也没个抓手的地方,怎么爬?”
“你不算很重,我们可以拉你上去啊。”
“你们?”
吕典这时就笑了,道:“你也不想想,你一个阴修就这样抱着石柱爬上地蜂窝里面去,底下的人离着三条街都能看得见。那样太扎眼,所以白头翁特意交待我们要掩护你上去。”
说罢,吕典往上面吹了一声口哨。随即蜂巢里纷纷爬下来十几只驼背的鬼帮众,把我围在中间,遮挡四周的视线,然后其中一名拿出一个麻袋把我给套了进去。
还未等我提出抗议,那些地蜂窝帮众就把我抬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这会儿它们就不像蜜蜂了,倒像是一群蚂蚁抬起一大块觅得的食物急着要搬回巢穴里面去。此时我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倒也猜得出来它们肯定是把我假扮成某种货物沿着石柱往上搬,这样才不会引人注意。
不过很快地,我又给放了下来,脚下踩到了实地。待到套在我身上的麻袋被掀开,我眼前的景色就变了,现在所在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条狭窄的甬道,低矮、逼仄,只使用镶嵌在洞壁上的荧光石作为照明光源,十分昏暗。

uc4q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ptt-530 好事連連讀書-mueo2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七郎吃了我的精灵活鱼汤,闭关三个月后终于出关,竟真的突破了鬼王级,成为了一只鬼煞!
阴修之中一直以为,鬼王便是鬼修中的最高等级,原来鬼煞才是。但鬼修要想修炼到这个级别实在是太难了,不敢说是难比登天,也几乎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之事,因此就连这个称呼都没有几个人能知晓。
七郎自从身死成鬼之后就开始修炼鬼功,至今已有千余年之久,此间又因为一直遭到地府的追捕和迫害,是以修炼的难度比我们这些阴修要高得多得多。今日终于突破成功,成为鬼中第一鬼,便是可以比肩阎罗王的存在了!
“鬼煞出世,阴间换主!推翻地府,斩除阎罗!鬼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七郎手下的一干鬼王、鬼将都齐声大喊起来,群情亢奋,呼声震天。对于它们来说,七郎的晋级就是一剂强心剂,一个祥瑞预兆,更加坚定了它们反抗地府暴政的信心。
一纸休书:邪王请滚粗
“恭喜鬼帅鬼功大成,晋级鬼煞!”我感叹之余,少不得也要率领冥港的一众官员上前去祝贺一番,“鬼帅的晋升,对于我们冥港的发展来说,又是一大助力呀!”
七郎慢慢收敛了身上的怨气,将体型缩小至平常模样,才从半空中降下来。他走到我面前,突然抱拳给我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道:“本帅能突破瓶颈,修炼圆满,还得感谢翟港主的倾力协助。没有你出神入化的厨技,我断然吃不到这么顶级的鬼餐,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突破了。请受我一拜!”
我连忙上前一步扶起,道:“鬼帅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既然鬼军与冥港已经结盟,又需携手对抗地府,鬼帅的晋级对于冥港来说,也是一件大喜事嘛!”
“哎!话虽如此,但相助之情,本帅当没齿难忘!”
七郎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神至诚,话也说得情真意切。我本还担心他晋级了之后忘乎所以,凭自己高人一头的修为盛气凌人,此时看来,我竟是多虑了。
“鬼帅晋级鬼煞,自当好好庆祝一番。”我高举与七郎紧握着的手,高声喊道:“我宣布,今晚就在港主府前的广场设宴一百席,所有城民都可以前来享用!”
在场的城民一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欢声雷动。
“哦!太好了,又有大宴吃了!”
“翟港主英明!翟港主万岁!”
“也托了鬼帅的福,鬼帅也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八極神途 淵禦言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好事一桩接一桩地来。继七郎突破鬼功瓶颈之后没过几个月,我自己也顺利地晋升至阴功第六重的中阶。
只不过我的情况与七郎恰恰相反。我并不缺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之前缺的是适合修炼的功法。自从得到祖师爷暗藏在如常刀柄里的完整版两仪心法后,我很快便重新寻回了正确的修炼之路。因此,只花了短短半年的工夫我便水到渠成,突破进阶。
但我肯定远远不会满足于此,有了完整的心法,又有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几道顶级阴餐食谱,接下来晋升上阶乃至晋级第七重都是指日可待之事!
除了我和七郎个人的实力得到提升之外,冥港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吞并河口镇,使得冥港摆脱了局促的空间限制,获得了一大片可开发的土地。而且。河口镇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背靠冥海这个大宝库,又可通过河道连接多个大阴城,资源充足,交通便利,再加上日益壮大的商贸船队,河口镇现在的商业规模几乎可以与冥港相媲美了。
幽暮 莫羽星心
双城齐头并进,互相促进。如此一来,冥港的人口、财力和军力不断得到提升,已经一跃成为了周边数百里内最大的一座阴城。每日港口里进进出出的商船络绎不绝,集市里来来往往的商队摩肩擦踵,各地的富商巨贾也纷纷前来冥港和河口镇投资、开店,光光收税都让总(务助)理讥讽鬼笑得合不拢嘴,据说它现在在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来。
冥港事事顺利,而几个对头却接连遭遇霉运。
先是地府和茅山道会。这两家为了争夺天坑城,又在城外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一次,阴军稍稍聪明了些,他们虽然造不出枪来,也没有从阳间购进黑枪的渠道,但凭借更加熟悉地形的优势,化整为零,利用复杂多变的地下洞穴不停地打伏击、打偷袭,让茅山道会损失惨重。
茅山道会吃了几次亏后,不得不暂缓了从天坑城向其他阴城扩张的计划,退守城内。有了城墙的保护和热武器的优势,阴军也不敢轻易攻城,双方便又僵持住了。
但是,茅山道会虽然被逼回了天坑城,很快又在另外一座小阴城淘金窟找到了突破口。
淘金窟位于阳间一个废弃金矿的底部,通过一条短短的阴脉与旧矿洞连接。城内的阴修就靠驱使鬼奴挖掘更深处的金矿,再转卖到阳间获利。
女皇霸夫 鸞蓂
两个月前,茅山道会用重金买通了一名叛变的阴修,获得了淘金窟的准确位置。道修无法通过阴脉进入阴间,于是他们采取了暴力挖掘的方式,硬是用大型机械从阴脉上方挖出了一条倾斜的地道,直通淘金窟,然后依靠火力优势发起强攻。当地的阴修实在抵挡不住茅山道会的进攻,便纷纷逃散,放弃了淘金窟,任由道修占领该城。
淘金窟的规模并不大,大约只有一、两百名阴修和一千多只鬼奴,经过多年的挖掘,地下的金矿矿脉也快被挖完了,属于正在逐渐没落的一座阴城。这样的小阴城被茅山道会攻占了,对于地府来说本也不算什么巨大的损失,但问题就在于:淘金窟的位置太关键了,正好处于一个军事要地上!
从淘金窟再往下走,便可以经由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前往其他四座大、中型阴城。其中,九曲城距离淘金窟就只有半个月的路程,而九曲城又是通往地府的门户,如果被茅山道会攻占了九曲城,地府就真的可能要面对兵临城下的巨大危机了!
因此,在阎罗王的命令下,阴军又派出了一支主力军前往淘金窟,拼命要阻拦茅山道会的扩张势头。茅山道会似乎也察觉到了地府的意图,便不断地增兵、运送军火和物资,双方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拉锯战,各有死伤。
執掌飛升 夏水長天
这些消息都是从七郎派出去的眼线传回来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地府与冥港是敌对关系,茅山道会与我有私人恩怨,这两家之间打的越凶越好,就让它们狗咬狗去吧!
地府和茅山道会在远方打得不可开交,近处的几位邻居同样也是麻烦不断。尤其是“恶邻”巨瀑城,一年之内已经爆发了两次鬼奴暴乱,把城内搅得乱七八糟,原本红红火火的商业和船运业都大受影响。此外,千岛城和蛇湾也分别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鬼奴骚乱。
至于为什么周边的阴城都出现了鬼奴暴动,唉,究其根源,说起来还是冥港的“错”!
正因为冥港从建城之初就一直坚持废除奴制,推崇人鬼平等的理念,现在又发展得如此迅猛,便使得其他阴城的鬼修十分羡慕。特别是仍处于社会底层的那些鬼奴们,竟隐约地将冥港当做是一个榜样,甚至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之地。
于是,这几座阴城中的鬼修和鬼奴都纷纷在暗中谋划起事,想通过暴动来推翻阴修的统治,建立如同冥港一样的新城。不过,它们毕竟缺乏组织,心也不够齐,暴动刚一起势就遭受当权者的残酷镇压,很快被扑灭了。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觉醒的鬼奴注定无法再忍受继续遭受奴役的日子,它们受到的镇压越残酷,下一次的反抗也就会越激烈。这一日,我便收到了大眼负责的特情司从巨瀑城传回的消息:巨瀑城内第三次爆发了鬼奴暴动,护城卫队军营被鬼奴攻占,城主府也被围攻!
王蛇
“这么大祸!”讥讽鬼在一旁偷看到了我手里的纸条,大惊小怪地叫道。
“又是什么大事?”柳寒也十分好奇,直接从我手里抢走了密报。这事也没有好瞒他们的,我干脆把密报中的消息通报给了在场的所有冥港高层。
“没用的。”三刀一看,立即就下了结论:“巨瀑城的军营里只驻扎了一半的兵力,还有另一半都拱卫在城主府周围。这些鬼奴攻占军营不难,想攻破城主府就太难了!”
汪守则摸了摸胡子,沉吟道:“还好,冥港从来不蓄奴,就无须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没错!我也曾经当过鬼奴,要不是港主宅心仁厚,免除了我们的奴籍,我说不定到现在还给别人当奴隶呢!”铁头对此深有感触。
我摆摆手道:“行了,别趁机拍马屁了!别人家的事看看热闹就好,还是管好我们自己的事吧!”

g8uwa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29 鬼煞展示-86pyt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自从七郎吃了第一道《见筷方休》后,简直就是欲罢不能,于是又再次下海去抓精灵鱼。后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些诀窍,捉鱼的效率变高了,三天两头就能捉到一条,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回冥港来求我做鱼汤,吃完鱼汤又去闭关,决心要靠这个方法突破自己的鬼功瓶颈。
撒旦總裁請溫柔
我拗不过他,每次都让他如愿了。其实我心里对此也是隐约有些期待感,七郎如果能够突破鬼王级,肯定能增强冥港的实力,同时我也想看看突破鬼王级别后的七郎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能否与拥有第七重阴功修为的阎罗王相抗衡?
霸气至尊or无敌四小姐 枫白陌
归来的宗师 宝巨要崛起
可连续吃了五条精灵鱼之后,七郎还是未能突破。他也不甘心放弃,接着又下海去了,但这次居然花了整整十天之后才终于抓回来一条我见过的最大的精灵鱼。这条鱼不仅大,竟还能直接开口说人话,而不是简单的学舌而已。
七郎对我道:“这条鱼可真难捉!我在冥海底巡游了一大圈,追了它九天九夜才把它抓着。看样子它是条上百年的老鱼了,回来的一路上都在跟我说话,说的可溜了!”
我好奇心起,便去问那鱼:“你究竟活了多少年?说来听听。”
那老鱼道:“其实我自己也算不太清楚,毕竟我出生的时候还只是一条小鱼。反正等我弄明白你们人类的数字和年份时,我已经活了不少岁数,连鱼子、鱼孙都生了三代了。不过在那之后,我知道自己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嗯,粗略估计,我至少该有一百五十岁了吧!”
千載離殤:神女妖嬈 絕不妖嬈
“哟嚯!行啊,还会数数了!”我颇感新奇,又追问道:“一百五十岁,那你在精灵鱼群里应该可以算得上是鱼祖宗了!但是我有一事不明,你生在冥海里,从来没出去过,你是怎么计算岁数和年份的?”
“简单!”老鱼不屑道,“我在冥海海底里认识一只大鳌,它的岁数可比我大多了。它告诉我,每过一年它背上的龟壳就会增加一道纹路。我学会数数后闲着没事就去数它背上的纹路,结果发现到今年为止,那大鳌的背上一共增加了一百一十三道纹路。所以,我就知道了自己后来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
“那条大鳌背上一共有多少条纹路?”七郎突然插口问道。
“一共有一万零……”老鱼刚说了几个字,就慌慌张张地把后面的数字咽了回去。它愤愤道:“你别想套我的话,我知道你又在打那只大鳌的主意!哼,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不过,这老鱼之前还是说漏嘴了,让我们听到了一个“万”字。万年大鳌?如果真有这样一只活了万年以上的大海龟存在,那确实可以算得上是神物了!
七郎见老鱼的嘴巴居然还挺严,刚问了一句就它被识破了意图,不禁有些尴尬。他便冷笑道:“是又怎么样?你可想好了,现在你落在我手里,若是乖乖听话带我去捉那只大鳌,或许我就会大发慈悲放你回去跟你的鱼子鱼孙团圆哦!”
老鱼竟也嘿嘿一笑,道:“你到现在还真的以为是靠自己的本事把我捉到的?哼,如果我决心要逃,你哪怕再追我九天九夜也是追不上我的!”
“哦?此话怎讲?”
老鱼坦然道:“你追我的时间越久,我就越看得出你的本事很大。而且你前面已经捉了我五只鱼孙,如果让你一直这么抓下去,我的鱼子鱼孙很可能就要被你抓完了!要知道,我们精灵鱼一族虽然聪明,但生存、生育皆不易,雌鱼一胎只能产一卵,还很容易夭折。不像那些笨鱼似的,一生就是几千上万颗鱼卵,随便都能活。”
“所以,当我想通了这一点后,就干脆自己送到你的手里。你吃我就好了,放过我的鱼子鱼孙吧!”
“哈哈哈!”七郎仰头大笑道,“你这老鱼倒也快成精了,说话一套一套的。我很钦佩你的勇气和骨气,但光吃你一条可能还不够,要不这样,你再招三条最大的精灵鱼来,我就放过你们整个族群!”
老鱼却断然摇头,道:“不需要!你抓精灵鱼肯定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无非就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强、更聪明。这样吧,我们来做个约定,你天天喂我吃冥海疍珠,十天之后再杀了我,保证你吃了我之后功效百倍,比单纯地吃一百条精灵鱼还管用!”
“哦?”七郎听了颇感兴趣,又有些促狭地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既然我已经抓住你了,完全可以逼你每天吃疍珠,不需要跟你谈什么约定。”
老鱼道:“你不懂!疍珠平时我们是不吃的,如果任由疍珠塞入肠胃里,就会噎死胀死,你也就吃不到新鲜的鱼肉了。如果你同意和我约定,我就一直把疍珠含在嘴里,慢慢消化它,每天消化一个疍珠,十颗便是我的极限,十天后你再吃我。但我要你发誓,从此以后不再捕捉杀吃我的鱼子鱼孙!”
七郎捏住下巴,来回踱步思考。弄到十颗冥海疍珠对于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但要让他发誓不再捉精灵鱼来吃,可就有些计较了。
“你能保证我吃了你后就能功力大涨,突破瓶颈?”七郎最后问老鱼。
老鱼道:“我不懂你练的是什么功,破的什么瓶颈,但我只需要你的一句承诺。如果你吃了我之后没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这句承诺就可以作废!”
“行!”七郎终于很干脆地回答,“一言为定!我鬼帅说话、做事历来言出必行,哪怕你只是一条鱼,我也会守诺的。这位翟港主可以为我作证!”
我听到这里,也不禁莞尔。这一鬼一鱼方才聊得这般起劲,差点都把我这个大活人给忘在一旁了。不过,对于他们之间的这个约定,我还是乐于做个见证的。
我对老鱼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那个要操刀来杀你的厨子。我也很敬佩你的骨气和担当,放心好了,在我的刀下,你不会感觉到一丝痛苦的!”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这老鱼还挺有礼貌。
果然,七郎和老鱼此后都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七郎又亲自下冥海寻找来十颗大疍珠,老鱼便如它所说那样,一天含化一颗。到了十天之后,含化了十颗大疍珠的老精灵鱼已经变得通体透明,闪闪发光,犹如一条玉雕的活鱼!
面对如此罕见、金贵的一条精灵鱼,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一把如常刀在水中游走如龙,快如闪电,刹那之间就完成了剖鱼、刮鳞的动作。
老鱼从水盆入了汤中,犹自浮上来问我:“你的刀呢?什么时候杀我?说了,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相公懒洋洋
我笑了笑,道:“不急,你先喝几口汤,一会儿见了鬼帅就明白了。”
時空偷渡之洪荒 密雲
我端了鱼汤上桌,请七郎品尝。七郎也颇为重视,正襟危坐,手上拿着我借给他的如意筷子。这一回他决定要表现地文雅一些,不打算再囫囵吞枣了。
七郎伸出筷子,朝汤中的老鱼夹去,直接夹断了鱼头。这一瞬间,老鱼的一对鱼目才得以看见自己头后业已被剖开肚子、刮净鱼鳞的鱼身。它顿时恍然大悟,拼尽全力最后大叫了一句:“好刀法!”
但下一秒钟,偌大的一个鱼头就被七郎吞进了嘴里,大嚼特嚼,还时不时吸吮几口,老鱼的脑汁便全部被他吸进了肚子里。
吃完了鱼头,七郎继续享用鱼身,最后连着所有的汤汁都被他喝地干干净净。
“啊!真是畅快淋漓呀!”他吧嗒着嘴,连声赞道:“果然不愧是最顶级的鬼餐,浓郁鲜香,入口即化,吃完我的舌头都快酥了!”
都市剩者为王 老三的左手
明朝時代 上卷
我笑问:“除了滋味,这疍珠鱼汤的功效如何?”
七郎这才醒悟,浑身的怨气“轰”地一下如烈火般升腾起来,纯正无比。他推桌站起,立即化为一股黑烟就往外飞去,头也不回地只留下一句:“我闭关去也!”
这次闭关比以往的几次时间都要久,竟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待到最后一日,冥港内只听得一声虎啸龙吟,随即狂风大作,巨浪拍岸,异象频生。七郎终于出关了!
还未等我和冥港的诸位高层赶到七郎闭关的洞府查看,一道黑色的闪电便从其中窜出,将数道紧闭的大门都击得粉碎。
黑色闪电在冥港洞顶四处劈打、弹回,犹如被困在瓮中的蜜蜂,打碎了洞顶不少落石,又砸坏了下面的许多建筑。幸好冥港所在的洞穴也足够高大、坚固,几根承重的石柱也未遭到破坏,这才避免了一场大劫难。
一番折腾过后,那道黑色闪电又变成了一阵黑色旋风在洞顶绕了几圈,终于化为了一团人形黑烟,悬空飘浮着。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哈哈哈哈!”
人形黑烟仰天大笑,渐渐现出了七郎的本来模样。只是现在的他体型更加魁梧,身上的怨气也更加精纯,很明显比闭关之前又晋了一阶。
“上千年苦修,终于在今日让我大功告成,晋级鬼煞!”七郎狂笑道,“阎罗王,我再也不用怕你了!有胆子咱俩就来单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