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2y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抗戰韓瘋子-1067 最終決戰(七)展示-jboye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一晃三天时间过去,这三天时间两方阵营相安无事。
北汤镇有91旅团固若金汤的防御,远东团自然打不进来,也压根儿就没想着强攻进来。
至于北汤镇之外,有远东团和伪军们的联手驻防,再加上91旅团在北汤镇周围围着的几层厚的铁丝网,日军士兵只要敢走出铁丝网就会迎来乱抢,也根本冲不出来。
韩烽稳坐后方指挥,倒是一点也不心急,这才过去了三天时间而已,水源和粮食对91旅团的煎熬不过是刚刚开始。
傍晚,大概是到了晚饭的时候,整个北汤镇忽然飘起了肉香,这肉香的味道浓郁,让人一闻便禁不住垂涎。
91旅团指挥部,这几日再一次下降士兵们的伙食标准之后,为了以身作则,就连旅团长山本三郎也没有一顿是吃饱肚子的。
重生之混在韩娱
忽然闻到肉香,别说是普通的士兵了,就是山本这个旅团长都忍不住流了口水。
“哪里飘来的肉香?”山本询问。
参谋长立马派人去调查,很快有侦察兵来汇报说道:“报告旅团长,阵地外面敌军正在煮肉,所以有肉香飘来。”
到了此刻,山本哪里还不明白这又是韩烽的主意。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怒喝道:“这个韩疯子实在是卑鄙无耻,居然用这种下流的手段。”
空着肚子的参谋长无奈道:“旅团长,大家闻着肉香心早就飞了出去,这个时候要是敌人突然发动进攻的话……”
言外之意,得提前设防,不然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但这位91旅团的参谋长大概是想多了,韩烽对他们的折磨目前不过是刚刚开始。
山本下令:“调用排击炮,把他们的肉汤给我炸了。”
“嗨!”
山本的命令下达,北汤镇内十几门迫击炮朝着远东团阵营开火。
说起来令人哭笑不得,这小鬼子气急败坏地动用迫击炮,居然只是想炸了远东团一方战士们正在熬着的肉汤。
一枚炮弹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炸响,躲在掩体后的和尚刚端起来的一碗肉汤差点儿给泼在了地上。
和尚气得大骂:“这群狗日的可真小气,自己没有肉汤喝,还要把咱们的肉汤给炸了。”
段鹏乐道:“还是团长有远见,咱们提前挖好战壕,藏在壕洞里,嘿嘿,小鬼子隔着那么远就是一通乱打,白白的浪费炮弹而已。”
和尚喊道:“兄弟们,加把火,把这汤熬得再浓一些,香味儿再多一些,馋死这群狗日的。”
……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91旅团的迫击炮歇了火,倒不是没有炮弹了,而是小鬼子也发现了问题,隔着这么远的阵地,又没有打击的目标和方向,根本就是乱放炮,想捣毁远东团一方熬制的肉汤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鬼子们就喝着自己的晚饭,稀的快要照出影子来的米粥,然后闻着远东团方向飘过来的肉香,就假装自己吃的也是浓香的肉好了。
可肉就是肉,汤就是汤,喝汤哪能比得上吃肉。
在远东团战士们一个个顶着饱饱的肚子休息的时候,北汤镇内的日军士兵们一个个的肚子却叫得更厉害了。
三天时间煎熬,91旅团储备的水源已经将近枯竭。
就连山本这个旅团长每天也喝不上几口水了。
北汤镇的北向阵地外倒是有水源,可韩烽又怎么会不知道小鬼子的心思,特意在那里派了重兵把守。
山本派了几次人马,拿着大桶小桶想去装水,结果先后大送了一百多号战士的性命,却还是无功而返。
至此,山本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混蛋就是想耗死咱们!”
参谋长的嘴唇干裂,形容枯槁,无奈道:“旅团长,咱们的军事防御是死的,移动不了,全部安置在这北汤镇内,一旦出了北汤镇的范围,在外面咱们占不到任何优势,只能是送死。
这要是在平日里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咱们的援军可以很快抵达。
可这一次不一样,我已经向外部求援了四五次了……”
“怎么样?”山本忙问。
参谋长摇了摇头:“苏军来势太猛,不过几天时间,咱们的主线防御阵地尽数被攻破,咱们已经彻底没有援军了!”
“怎么会这样?”山本有些绝望,颓然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久久不语。
许久之后,山本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他起身将所有的将领召集。
看着身边寥寥无几的将领,当年那些熟悉的面孔都已经不在,他的老班底也都尽数在汤原的时候被韩烽的特战队给俘虏了去。
山本是既愤怒又无力,有时候他自己甚至都有些搞不明白。
他以一个旅团的关东军兵力,外加上那么多伪军的配合,用了这两三年的时间,怎么就消灭不了一个小小的韩疯子呢?
那家伙难不成真长了三头六臂吗?
山本看过韩烽的画像,也没长三头六臂啊,明明与正常人无异!
可眼前,尽管山本嘴上没有承认,心里却很明白,他又一次栽在了韩烽的手上。
一万五千多人,转眼之间就剩下了这最后的一支千人多的大队,被彻底围困在这北汤镇,承受着对方不断的羞辱与折磨。
连山本自己都不明白,这仗特么地到底是怎么打的?
近乎绝望的山本没有隐瞒,将目前的困境告诉了在座的将领们。
91旅团最后一名“幸存”的大队长怒喝道:“旅团长,我等愿意为天皇尽忠,继续在这北汤镇龟缩下去也只是等死,我们想要冲出去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对,和他们拼了!”
日军将领们喊了起来,若是让外人听见,或许还有疑惑,这般无奈的语气往往不时发生在中国军队的身上吗?
怎么这会儿倒是反过来了!
山本没有说什么,他领着一众将领们在北汤镇的各个阵地走了一遍,亲眼视察了阵地前线的士兵们的状态。
他发现经过这三天水源与食物短缺的煎熬,士兵们原本赴死的决心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一个个无不是颓靡与无奈……

b5zrc都市异能小說 抗戰韓瘋子討論-1055 韓烽大婚(二)分享-89dh5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和尚挠了挠头,忙道:“三哥,这锅你可不能让俺一个人全背了,这事儿可不止是俺一个人的主意,这是大家伙一起的主意,段鹏,老孙,老董,还有咱副团长的哪个没有参与的,嘿嘿,我们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要不然你和咱政委嫂子脸皮儿薄,这事儿还不一定能办得起来呢!”
韩烽笑骂道:“你小子,要说这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团长的不够意思了,自己倒是带头儿先把婚给结了,咱们团还有多少弟兄打着光棍呢,这不是让弟兄们偷偷笑话老子嘛!”
武俠之拳傾天下 盜聖小白
王文礼道:“团长,您这话就不对了,大家有的只是羡慕,哪有笑话您的,和尚和时芳玉姑娘,还有老孙和秋雪同志,甚至是李海和人家二丫同志,这些我也都听说过,他们哪个不眼红着呢!
嘿嘿,可惜条件不够啊,那怎么办呢,只能等着呗!”
哈哈哈哈——
大家捧着肚子大笑,和尚和孙德胜被打趣,在人群中稍有些脸红起来。
韩烽最后说道:“要说你们偷偷把这事儿办了,别看老子嘴上骂着你们,心里其实也高兴着呢,老实说,咱的确欠咱大政委一场婚礼。”
“不过有些话我提前和你们说好,还是那个原则,一切从简,不许搞什么铺张浪费,现在根据地刚刚开辟出来,各方各面都需要钱呢!
这倒也不是事儿,我就把这事儿交给你们嫂子,嘿嘿,咱们政委一向精打细算,那可是会过日子的很呢!”
徐梓琳生性大方,即使是恢复了身份,韩烽想要调笑她可没有那么容易。
徐梓琳大方道:“老韩说的没错,我是政委,这些生活方面的事情原本就应该由我管,原则很简单,该节省的地方就节省,能不需要的东西咱就不要,只要形式上有那股热闹的氛围就足够了。”
韩烽道:“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听政委的。”
王文礼乐道:“大家伙都瞧见了吧,团长和政委这就夫唱妇随起来了。”
我欲返古 問魘
众人又是大笑。
看完了骑兵的训练之后,副团长和营长们各自返回自己营的驻地去了,徐梓琳则是认认真真的去安排几天后的婚事布置。
韩烽瞧得出来,老徐虽然多的话没说,但是很开心。
有的时候想想也的确感慨,一路走来两人之间的确发生了太多太多,有惊喜或许也有遗憾,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开花结果。
返回团部的途中遇到大记者田雨,田雨正在拍摄根据地,整日里如此,时常可以在各个地方看到她的身影,似乎乐此不疲。
说起这位大记者,对于根据地的发展,稳固,在宣传方面也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各类关于根据地民众们的美好生活,和根据地的八路军战士们挥洒着汗水训练保护家园的文章,都是经由田雨的手操办的。
别小看这些东西,在双方相持的局面,一场文化战同样可以扭转整个战局的胜负。
正如田雨对根据地的各式宣传,甚至是对一些战斗情况的宣扬,让根椐地周边各大敌占区区域的民众们的心底,重新燃烧起希望。
有许多满洲区县城的民众们就是看了田雨刊发的文章,这才携带家儿老小逃往根据地。
有了绝对的民众基础,那就是远东团最不可战胜的后盾源泉和力量。
田雨正默默地用自己的学识和方法,为这场抗战事业做着属于自己的贡献。
不死天书
“韩烽。”田雨这么叫着,她和韩烽之间有默契,像是一对知己,两人相交向来不论职务。
“恭喜了,听说你就要大婚了,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负责帮你们拍照好了。”
韩烽道:“用不着那么麻烦,拍上一两张留作纪念就好,你这个大记者可是忙得很呢,我可不敢劳烦你。”
田雨笑道:“可不都是为了你,团长和政委都是咱们根据地的表率,你们两个结婚,氛围越喜庆,自然是越好,这代表这咱们根居地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给你们拍照下来,然后发出去,肯定能够有许多好的影响,这对于咱们根据地的发展是有积极的作用的。”
韩烽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坚持,“随你吧!”
無上聖主
当韩烽走过来的时候,田雨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将相机挂在脖子上,然后与他并肩的走着。
她窈窕的身影像是一道跳跃在麦田间的精灵。
“韩烽,你知道我现在的理想是什么吗?”
韩烽笑道:“愿闻其详。”
妖孽足球 没有毛衣的羊
“做一个记者,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战地记者,我会活跃在第一线,哪里有战争,我想都会有我的身影,我要将那些诠释着人世间最热血最血性的抗争,无数个英雄为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画面,永远的定格下来。
極品空間之女仙 水妖顏
这样,即使英雄无名,留下一张照片,也好为后世人所敬仰和铭记。
月牙河 霍悛
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是自由自在和无拘无束吗?”
韩烽摇了摇头,只是保持着沉默,继续倾听。
田雨在路边折断了一支野菊,笑容很灿烂,像是在夏日里迎向太阳的向日葵,“很简单,不要再把自己的命运扎根在土里,虽然没有了根,像是无根的浮萍,但却拥有了自由,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天地随心所欲的翱翔。”
《聖光閃耀》
“你知道吗?人生注定了是难免会有许多遗憾的,可在我看来,这些遗憾或许却又是另一个角度的绝美。”
“正如被折断的野菊,多愁善感的女子们看到它在空中摇曳,或许会悲悯着野菊命运的多舛,无根无家,可在我看来它却拥有了自由,它是骄傲的,它是高雅的,它随风而翩翩起舞,跳出一段即使没有世人欣赏,也足以让世间的百花黯然无色的舞姿。”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做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委曲求全,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同流合污,一个向往着理想,一个向往着革命信仰追求的女性。”
酷兒男友之新大陸
“或许就像是这无根的野菊,可我已经感受到了自由的欢悦!”
……
惹火99次:教授,宠我
田雨的身影走远了。
望着那道背影,韩烽在原地怔住,愣了许久,慢慢地品味这番话语,他的嘴角忽然挂起了释然的笑。
懂了,虽然有些遗憾,可这的确确,是一种……绝美!

kgbk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txt-1053 孫德勝的愛情閲讀-t2v1x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韩烽也完全没有想到,秋雪这个姑娘居然如此的大胆直接。
祭忆尘
要知道他帮孙德胜写给秋雪的那封信,别说是别人了,就是他这个作者自己读起来估计都觉得有些肉麻,秋雪居然想让孙德胜当着自己的面读那封信,看来人家姑娘心底是真的有老孙。
可老孙又不认识字,这事儿万一穿帮了,那还了得?
陰妻來了 行年
信写了不少字,韩烽现在也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了,总不能把那封信要回来,再交给老孙给背下来。
孙德胜急眼了,干脆说道:“我想通了,不行我就把这事儿明说了算了,我就说那封信是团长你帮我写的,压根儿就不是我写的,老子一个字都不认识。”
韩烽:“……”
心里是一阵无语,这事儿万一让人家秋雪知道是自己代笔,自己这团长的脸可糗大了。
“绝对不行,我就一句话,老孙你痛快点儿说,喜欢人家秋雪吧?”
“是,喜欢。”在韩烽面前,孙德胜倒是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那就对了,那这事儿就绝对不能说破,这可是你和人家秋雪同志爱情的开始,这是美好的第一印象,绝对不能破坏。”
韩烽想了想,有了主意,“这样,老孙,我再给你写点儿东西,我教你,你把它背下来,背熟,对应上每一个字,到时候再去看秋雪同志的时候,你就把这首诗拿出来读给她听。
见了秋雪,你就说之前写的信她已经看过,再读起来没什么意思,你又给她写了点儿东西,想读给他听听,她一准儿同意。”
老孙想了想,反正团长是这方面的行家,也就赞同了。
当晚,政委徐梓琳安排的文化课上了十几次也没记住几个大字的孙德胜,竟是一改常态,老老实实的在团部跟着韩烽背起一首短诗来。
韩烽:“我愿意和你一起。”
孙德胜:“我,我愿意和你一起。”
韩烽:“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
孙德胜:“从朝阳时分开始站立。”
韩烽:“一直站到黄昏时候,朝朝暮暮,永远有你……”
孙德胜:“……团长,这,这些话我也说不出口啊!”
韩烽:“你明白这几句是啥意思吗?”
孙德胜:“不太明白,好像是说从早晨站到晚上,就这么回事儿吧!”
韩烽:“……”
“少废话,既然你开始选择了听我的,现在你就是我的学生,我就是你的老师,我说什么,你照着做就是了。”
韩烽继续念下去,只是接下来几句越发的不靠谱了。
孙德胜急得跳了起来,“团长,这些话我,我真说不出来呀!”
“孙德胜。”韩烽板起了脸。
“到。”
“假如现在是打仗,是冲锋的时候,老子让你扛着炸药包冲上去把鬼子的重机枪给我炸了,你小子敢不敢?”
妃不可欺:盛宠神医王妃
孙德胜应道:“那没啥说的。”
韩烽:“这就对了,扛着炸药包冲锋,你老孙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为了杀鬼子,连死都不怕,现在就是让你在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念两句诗,这就不行了,怂了?
小鬼子都不怕的硬汉,这会儿倒是怕起人家一个姑娘来了?”
韩烽激将两句,孙德胜咬了咬牙,“得,团长,我豁出去了,你怎么教,我就怎么学吧!”
韩烽笑道:“这就对了,来,接着跟我念,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
就这么着,孙德胜跟着韩烽一连学了两三天,终于从团部离开,要去验证丰收的时候,临行前韩烽再三叮嘱:“老孙,你去了照着念就行了,千万别露馅儿了,要是人家秋雪让你再写个字或者是作个诗啥的,你可千万别答应,找借口溜了就对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是。”
孙德胜应了一声,心里也有些打鼓,等到拿着韩烽写给他的这首诗赶到秋雪的住处时,忍不住就想扭头往回走,又鼓起了好大的勇气,这才敲响了门。
老孙暗道,这找婆娘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比老子冲锋打仗还累人的。
“谁?”屋子里传来询问声。
“我,我是孙德胜,秋雪同志。”
随着一声嘎吱,屋门被打开了,秋雪疑惑地望着孙德胜,“孙营长,有啥事吗?”
“我我……,秋雪同志……”
秋雪笑道:“孙营长,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你直接叫我秋雪就行了,什么同志不同志的,听着多生疏啊!”
孙德胜应了声,“秋雪,我不太会说话,你也直接叫我老孙就行了。”
“哎,老孙,你有啥事儿吗?难不成你准备好了,要来给我读你写给我的那封信?”
孙德胜想起韩烽的交待,连忙说道:“那封信你也看过了,再读没什么意思,我我又写了一首诗,可以念给你听听。”
秋雪的神色似乎有些意外,她笑着让出身来,“外面冷,进屋再说吧!”
“不,不用了,我就在这儿念……”
孙德胜实在是不好意思进屋,毕竟孤男寡女的,他按照自己记忆的背诵起来。
“我,我愿意和你一起……”
这第一句话一开口,就把秋雪吓了一跳。
孙德胜的嗓音雄厚,声音慷慨有力,每一个字都像是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颇有铁血军人的气势。
他继续背诵道:“从朝阳时候开始站立。”
無上真
“一直站到黄昏时候,朝朝暮暮,永远有你……”
随着越多的句子背诵而出,老孙似乎忘了这是他在读给一个心爱的姑娘的诗句。
倒像是抱着炸药包向敌人发起冲锋的那种奋不顾身的气势。
他的朗诵声几乎变成了怒吼,好好的情诗到了嘴里倒像是变成了金戈铁马的咆哮:
星际浪子 黄易
“让我们把手伸进黄昏里,一起为流霞披上嫁衣……”
真祖
这下子纵然早明白孙德胜心意的秋雪也有些扛不住了,再让孙德胜这么喊下去,只怕附近的民众们都给听到了。
顾不得害羞,秋雪一把将孙德胜拉进了自己屋里,然后把木门砰的一声关上。
被突然扯进屋子的老孙,心脏砰砰的直跳,原本的背诵声戛然而止。
屋子里,另一人砰砰的心跳声也紧接着响起,
两人沉默了好半晌,秋雪忽然笑了起来,“老孙,上次你写给我的信,还有这首诗,其实都写得挺好的,我很好奇,到底都是谁帮你写的?”
孙德胜一滞,道:“没没有啊,都是我自个儿写的。”
“你认得字?”
“那当然,我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是我们政委一直开文化课来着,我都有去学习。”
“是吗?”
“当然,当然……”
“可你手上拿着的写着诗的纸条,似乎拿倒了。”
“倒了???”
孙德胜愣住连忙看向自己手上的纸张,果然因为方才的紧张,给全程拿反了。
一个大写的尴尬贴在了脸上,老孙一直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熱血兵王在都市
望着孙德胜这样一个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猛士,此刻却在自己面前局促的像是个害羞的姑娘,秋雪忍不住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就想问你一句,写给我的那封信,是不是经过你同意才给我送过去的?”
“是,其实我就不认识几个字……”孙德胜不否认,就这片刻的功夫把韩烽的交代忘得无影无踪了,看样子是准备坦白从宽了。
神級制卡師
秋雪打断了他的话语,“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是你同意的,我就当是你写的。”
“你都知道了?”
秋雪道:“当然,你看我像很傻么?虽然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也没有问过你,可是这很好理解,一个只顾着在战场上与鬼子拼杀,保家卫国的猛士,又何必要求他的那双手同样拿得起一只小巧的钢笔呢?
可这就是我认识的孙营长,我认识的老孙。
没有文化咱们还可以学,可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血性,骨气,和担当,那还算什么男人呢?
老孙,你是个有血性,有骨气,有担当的真男人,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不喜欢在这方面藏着掖着,如果你喜欢我,就一定要大声直白地告诉我,好吗?”
孙德胜此刻已经彻底凌乱了,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让他狠狠的点了点头。
那还犹豫什么?一道身影贴了上去……
风伴斜阳归
老孙从秋雪的屋子里离开的时候,整个人走起路来歪歪悠悠的,像是失了魂似的。
他把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那里似乎还有些余温,抬头看了看天色,晚霞咋这么醉人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