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分享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了无迹一见此人,不由得心惊胆战,勒住坐骑,往后倒退几步,才勉强稳住心神,单手指点道:
“你们这帮邪教反贼,现有震慑江湖,御龙卫两位银卫大人与本副使特地率领大军前来剿灭尔等,你们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刘福通一阵冷笑道:
“蕴儿妹妹说你为人气量狭窄,暇眦必报,遭遇今夜惨败之后,一定会连夜追加兵力来报复,我还半信半疑呢!
没曾想蕴儿算得还真准!你果然来了!好在我们提前给你准备好了!
现如今你们已经被我一指神教堵在谷中,命在旦夕,本教主倒要奉劝了大人还是乖乖服输投降,加入我一指神教,否则今日恐怕你插翅难逃!”
了无迹回头望去,果然看见远远的入口处,也是火把点点,映彻了半壁天空。
他心中虽惊,却也强作镇定,望着刘福通狠狠骂道:
“你这邪教反贼竟然与陆蕴儿合伙算计本大人!今日我便要将你们统统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说罢,又和身边的两个银卫低语几句,随即双脚离开马蹬,脚尖在马背处轻轻一点,身形已经凌空跃起。
一道寒光闪过,单刀出鞘,居高临下直扑刘福通。
刘福通也不敢怠慢,侧身回旋避开对方来刀,随即反手出指,去点了无迹手腕处的内关穴。
了无迹忙提腕顺势推刀,迎着刘福通的手臂斜撩,刘福通双脚跃起,一个倒翻,跨过对方来刀,双脚还未落地,同时左手二指直奔了无迹双眼刺出。
了无迹因吃了小宝混元乾坤指的大亏,一直心有余悸,刘福通连施双指,他也以为有同样厉害,心中大惧,不敢用刀格挡,急忙移步退身,撤出数步才停下。
他以为刘福通的双指也会如小宝的一样,如影随形跟到,正准备持刀招架,却不见人来。
抬头看去,只见刘福通竟然还距离自己五尺开外。
小宝在一边看着他们打架,喜不自胜,也随着刘福通的双指不断伸手比划。
当他看见了无迹竟然轻易脱离出去,而刘福通功力浅薄,追击不及,急得抓耳挠腮,一边用双指来回乱戳,一边嘟囔道:
“你快跟上去戳呀!“噗!”一下子,那两个球就爆了!多好玩呀!”
刘福通却故意笑道:
“宝叔,那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做呢?那两个球我是故意留给你的!还是你去戳爆他玩儿吧!”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鑒賞
小宝顿时双眼发光,正要上前,又低垂了头嘟囔道:
“可是我干爹不让我乱戳的!只有认识路的才能戳呢!”
刘福通道:
“对呀!他就认识路!不信你去问问他!”
小宝眼神里闪出喜悦之情,乐滋滋凑到了无迹不远处,抹着鼻涕,笑嘻嘻道:
“你真得认识路吗?”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蛟龍決-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推薦
了无迹不知他是何意,吓得连连后退,小宝却步步跟进,继续笑嘻嘻问道:
“你真得认识路吗?”
了无迹支支吾吾并不敢答话,只是一味退让,这样一来却早恼了旁边的一名银卫。
他大声喝道:
“了大人,你堂堂宣抚使副使怎能如此畏惧一个傻子?既然你如此怕他,尽管退后,让我来对付于他!”
说罢,手中铁链“哗啦啦”一通响,那黑漆漆的铁蒺藜挂动风声直往小宝面门砸去。
小宝还在追问了无迹,突然劲风扑面,他看也不看,躲也不躲,只是探出双指迎着劲风戳去。
这混元乾坤指乃是白莲会三宝之一的《宝莲九重天》里的绝世武功,最讲究借气发力,借力使气,气力相生,有形御于无形之中,无形隐于有形之内。
气力合一,或无形或有形可以根据情形不同,任意而发。
此时,小宝双指齐出,正对的是由几十斤重的铁蒺藜传来的刚猛之力。
因此小宝双指齐出之时,却变有形的刚猛双指,变成无形的真气由双指射出,正合刚柔相济,以柔克刚之理。
待那铁蒺藜聚集千钧之力压至,被小宝双指的真气所阻。
对抗的瞬间,铁蒺藜的力道已经被真气消磨过半,铁蒺藜最终逼迫到他的双指处,小宝双指被逼回的真气又随之爆出,铁蒺藜顿时被沿着原路反弹出去,那力道比来时更生猛了许多。
那名银卫铁蒺藜狠狠发出,那力道足矣断金裂石,见那个傻子却伸出二指来迎,他不由得暗自冷哼一声,只等着一招将他毙命。
万没想到那铁蒺藜不但没有伤到对方,却突然加速返回,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暴叫一声,急忙扔了手中铁链,一个侧身倒下马来。
那枚铁蒺藜擦着他的肩头往后飞出,一连串砸倒三个元兵,才“嘭!”一声掉落在地上。
待银卫起身,眨眼之间,只见面前现出一张笑嘻嘻的脏脸,冲他道:
“他不说话,你记得路吗?”
银卫此时才明白了无迹为何如此惧他,也不由得退身惊骇道:
“你是什么人?怎么能用双指抵住我的铁蒺藜?你到底是用得什么妖术邪法?”
小宝也不答言,只追上继续笑嘻嘻道:
“你记得路吗?”
那银卫不知他是何意,反问道:
“什么路?我记得……”
他本想说
“什么路?我记得怎样?不记得又怎样?”
可是话没说完,只说出“我记得……”三字,小宝便狂喜起来,双指如电转瞬已经逼到那名银卫的双眼。
不等他双指插*入,银卫已经感到双眼刺痛,急移身后撤,想躲开伸来的双指。
他退出近丈,谁知那小宝的双指也如同被他双眼吸住一般,随着跟来。
就在刹那之间,只听有人一声断喝,一枚铁蒺藜又凌空掷出,直奔小宝的后心。
原来,另外一个银卫看出大事不妙,才急忙出手,妄图援救那名银卫。
谁知小宝根本看也不看,更不收手,只是身体微侧,直戳向对方的双眼的同时,伸出另一只手臂,探二指去迎背后飞来的铁蒺藜。
眼见得小宝的双指即将刺入对方眼中,突得一道寒光扑来,一把单刀挡在双指与双眼之间。
小宝双指正戳到刀背上面,那持刀来拦截的人正是了无迹。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蛟龍決 起點-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讀書
原来见那名银卫危机,他记得呼合鲁的嘱托,也知道二人事关秦王的大事,万一他们有何闪失,自己承担不起,这才拼力上来营救。
優秀小說 蛟龍決-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熱推
他虽然用刀背挡住了小宝的双指,却抵抗不住那澎湃的指力,那刀背被指力戳中,狠狠砸在那名银卫的脸上,他惨呼一声,身形凌空飞出数尺,“嘭!”的一声,跌倒在地上。
还不及起身,就在此时,一个暗褐色身影赶至,探出双指对着那名银卫的双眼狠狠插去。
“噗!”的一声,双眼黑血四冒,那名银卫惨叫一声,便痛死过去。
了无迹与另一名银卫明知道那名银卫已经遭人毒手,却也无力施救,二人只能合起伙来,共同联手对付小宝的混元乾坤指。
那名银卫再不敢轻视眼前之人,马蹄踏踏,围着小宝用尽浑身解数。
一只铁蒺藜忽远忽近,忽上忽下,被他使得恰如群星逐月一般,把小宝紧紧控制在铁蒺藜的劲风所及的地方。
小宝双指功力虽厉害无比,但必定手臂长度有限,被对方投掷起来近丈的铁蒺藜,格挡在外围,只有挨打得份,很是吃亏。
他一心躲开对方铁蒺藜的劲力,找一个空挡赶到银卫的身旁与他近战,然而银卫却明白得很,只把铁蒺藜舞动如风,不敢露出一丝破绽。
小宝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逼到他近处,那银卫便立刻缩短手中铁链,在近处用铁蒺藜把小宝逼住。
然后催马与小宝拉开一段距离,再将手中的铁链放到最长,小宝又只能在他外围苦于招架。
小宝几番如此靠近,都被他用同样的办法破解了,急得小宝上窜下跳,“哇哇”乱叫。
那名银卫见他这样,反倒使得铁蒺藜更是稳健,只等小宝稍有松懈便一击必杀。
小宝本来就是小孩心性,急火攻心之下,干脆左右双指轮番齐出,毫无招式可言,只想与他的铁蒺藜撞上,也好趁机近身刺他。
银卫却不愿让他双指碰到自己的铁蒺藜,因此,把一个沉重的铁蒺藜围着小宝忽左忽右,使得飘忽异常,这样虽然甚是耗费体力,但也实属无奈。
小宝瞎戳了多次,也碰不到对方的铁蒺藜,而有几次还险险被息忽而至的铁蒺藜砸到自己的双臂。
小宝更是懊恼,就地翻滚出去,坐在地上,一边用手揉眼,一边咧嘴大哭起来道:
“你光打我,不让我打你!一点都不好玩!不好玩!我不玩了!不玩了!呜呜”
恰在此时,只听不远处有弓弦嘣响,淡淡光影之下,一道寒光直袭小宝脑门。
那小宝虽然傻气,然必定武功修为极高,对外部的风吹草动都能洞若观火。
优美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二百一十七章二人合力鬥瘋魔推薦
就在他崩溃大哭之际,那羽箭破空之声他也听得清楚,随即脑袋往前一个倒栽,身形如球,圆滚滚翻了一个个,已经躲过了那一箭,随即又坐在地上哭闹。
他没哭几声,随着破空之声,又是一箭袭来。
小宝听音辨位,往后一个倒翻,刚刚躲过来箭,谁知紧随着前一支,又一支箭已经射到。
小宝又是一个倒翻,勉强躲过第二枝箭,屁股还没着地,第三支箭又呼啸射到。
小宝若再想翻身去躲,必定被这一支箭射中,情急之下,他寻着那支箭羽破空的位置,迅疾探出二指去。
“嘭!”的一声,正将那支箭夹在了二指之间,那箭头已经抵到了他的衣服上,戳出一个洞来。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蛟龍決-第一百八十九章扶搖仙殺人無形展示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那些人本以为只此几个女子,因此并没有在意。
料定她们不敢下来,一个个大大咧咧地只管唾沫横飞地骂人,说下流话过嘴瘾。
根本不曾想到,还会有这么多凶悍的女子杀出,顿时乱了阵脚。
被纷纷砍倒数人后,一个个才酒醒,吓得掉头就跑,众女子心中憎恨,紧追不舍,一直赶到篝火闪烁处。
众贼才回过劲来,各执兵刃与女子们厮杀起来。
一时间,篝火熊熊之中,人影憧憧,刀光剑影,惨叫喊杀声四起。
众人正势均力敌,殊死相斗之际,海边的大船上又抓住缆绳下来二十几个人,为首一人,束发缁衣,手中倒提着一把铁桨,盯着岸上,满脸的阴翳。
原来,骆兴波甚是狡诈,他担心肃羽和陆蕴儿会趁己不备,突然来袭,因此,故意虚布疑阵。
让郝大青等人在岸上喝酒胡闹,引诱肃羽与陆蕴儿来偷袭,而他却悄悄率领二十多个手下埋伏在大船上,等待雷霆一击。
谁知,他们还不曾等来肃羽与陆蕴儿,岛上已经乱作一团。
骆兴波眼见手下被十几个女子杀得丢盔弃甲,无奈之下,只得下船蹬岛增援。
他气哼哼上岛,一声怒吼,岛上众贼听见他的声音,急忙后撤,十几个女子也纷纷止住步子,一字排开,横剑凝眉望着从人群里大步出来的骆兴波。
骆兴波单桨背后,红色的火影在他阴翳的脸上上下跳动,他指着众女子,凌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只是路过此岛,为了避风,不得以蹬岸休整,你们为何要痛下杀手?”
女子之中,有人应道:“避风?我们扶摇宫乃是圣洁之地,岂能容你们这些臭男人随便登岛,玷污圣境?而你们登岛之后,还大呼小叫,酒 臭味熏天,今天冒犯我们扶摇宫主人,你们一个个都活不了!”
骆兴波听到“扶摇宫”三个字,只是微微一愣,似曾听说,却一时也想不明白。
原来,这扶摇宫宫主虽武功盖世,却因最是自傲,极少行走中原武林,因此,较之于罗刹岛更不被人所知。
因此,骆兴波也并不清楚她的来历,又见众女子说话如此狂妄,心中愤恨,便欲将这多日来压抑的怒火发在她们身上。
随即冷冷笑道:“我骆兴波在江湖中,也算有些资历名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扶摇宫!你们想吓唬一下过路的客商倒也罢了,想吓唬老夫,恐怕是找错了人!既然你们小小年纪,不知深浅,那就休怪我要给你们一个教训!让你们长些记性!”
骆兴波说罢,往身后一挥手,只见尾随他的二十几个人,一拥上前,个个弯弓搭箭将女子们围在其中。
正要射箭,突然听见高处传来一阵冷笑,笑罢,一个声音悠悠然传来
“骆兴波,果然是一个做贼的,与几个小女子交锋,不敢明刀明枪,还要用暗箭伤人!这种人也能混迹武林,可见中原武林真是藏污纳垢,肮脏至极,个个死不足惜!”
那话语分明是骂人,但那声音悠长婉转,清悦如歌,让听者无不心驰神往,心旌摇荡,不能自抑。
众贼似乎忘记了眼前的纷争,都不自己地抬头去寻找,那动人心魄的空灵之音的来处。
不知何时,在那稍远处的高高崖壁的顶端,暗夜映衬之中,只见有一个纱裙若雾的身影,娉婷而立。
骆兴波望着她怒道:“你休要装神弄鬼,我做事何须你管!你若不服,尽管来战!骆某自当奉陪!”
说罢,一挥手,那二十几个人会意,弓弦连续嘣响,几十只箭羽化作一道道冷光直扑向那十几个女子。
随着一声娇喝,一股奇异的幽香在众人立身的滩涂上瞬间散开。
众人不自觉陶醉于那芬芳如兰的气息之中时,突见对面出现了一把火红色的油纸伞,迎着飞蝗般的羽箭不停转动,瞬息之间,已经尽将几十只箭羽挡落地上。
骆兴波大怒,挥手让手下继续射箭,连着射出几波,却均被那把若火团般飞转的小伞一一挡住。
众手下停住,一个个手拉着弓弦,转脸望着骆兴波,不知所措。
骆兴波勃然大怒,双手横铁桨于胸前,恶狠狠骂道:“什么人在此故弄玄虚,还不快快显身!”
随着一声婉转醉人的轻笑,对面那人已经收了折伞。
只见对面那人婷婷而立在众女子身前,右手执伞,左手手心里托着一只碧绿的翡翠瓶,瓶子里斜插着一只缤纷开放的白色花朵。
她白裙翩飞,纱衣如雾。
满头青丝珑翠之下,却半掩着一抹淡色方巾,只露出两弯修眉,一对儿秋水盈盈的眼波里,透出丝丝寒意。
众贼这才知道那一阵阵幽香正是女子飞身而至时,发散出来的,心中无不艳羡。
玄幻小說 蛟龍決 ptt-第一百八十九章扶搖仙殺人無形
一个个恨不得上去把女子的遮脸的方巾扯下,也好一睹芳容。
只是顾忌刚才女子挡箭的手法,因此并没有人敢上前。
骆兴波虽然未见其面,但料想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也从未见过如此妙绝的女子。
好在他一生并不好女色,这才稳住心神,冲着女子冷冷道:“你这女子只说别人暗箭伤人,自己却要蒙面,连真面目也不敢露出,如此做派,难道也算光明正大吗?”
他手下的众贼齐声道:“对!师父说得对!你赶紧露出脸来,让我们看看,才算是光明正大呢!”
见女子并不理会,有几个贼起哄起来
“她不敢露脸,因为她是奇丑无比的丑八怪,怕吓着我们!哈哈”
“对!对!看她身材眉眼儿不错,可是说不定方巾下张着一张兔王爷的豁子嘴呢!嘎嘎”
众人正笑之间
女子冷冷道:“本宫主的容颜只有天下奇伟的男子可以观之,你们这帮肮脏蠢贼却不配!你们今日私闯我扶摇宫禁地,弄脏了我的岛屿,死有余辜,本宫主这就送你们上路!”
说罢,在众人完全不觉之下,收起翡翠瓶,玉指宛然张开如兰,用拇指自食指始,连连弹射。
随之一道道无影冰寒,挂着风声“嗖嗖”而出,那几个肆意调笑轻薄的贼人,毫无察觉,应声倒地。
众贼起初并未觉察,以为他们只是耍宝装赖,谁知,随着连连风响,又有几个贼一头栽倒在地上。
众贼这才惊悟,掉头就逃。
骆兴波大怒,一声大吼,喝住众人,自己骂了一声:“好歹毒的女子!今日骆某绝不饶你!”
一言既出,身形已经纵出,挥舞铁桨直奔女子而去。
待他距离女子尚有一丈开外之时,女子眼中显出嫌恶之情,连续轻弹食指与中指,两道冰寒“嗖嗖”而出。
骆兴波虽然可以听见,却根本无法辨别那无影冰寒的方位。
只觉得两腿同时一震,一股极寒之气瞬息之间袭遍双腿,冻得他双腿如冰块一般僵硬,拔步不能,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那些手下弟子们,急转身架起骆兴波,再无心恋战,往大船方向逃跑。
等他们一个个都弃了小船,登上大船,见身后并没有人追来,才稍稍放心,急升帆要走。
突得,又有一阵异香扑面而来。
众人嗅到,再无心欣赏,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自顾在甲板上乱窜。
扶摇宫宫主,此时,正悄然立于大船船头,在纱衣乱舞之中,瞅着他们,发出一声宛然的轻笑。
这一次,不再探出玉指,而是瞬间打开了那把油纸伞。
对着甲板上的乱作一团的众人,在伞把处轻轻拧转,油纸伞突然变作了幽蓝色。
扶摇宫宫主轻手拧转着伞柄,蓝色的小伞旋转开来,一道道幽蓝色的光线,瞬间从每一道伞骨处喷射而出,直射向下面,乱哄哄的人群。
随着毒蘑菇一样的幽蓝色光圈旋转得越来越快,一道道毒汁般喷涌的蓝色光线,射出次数也是越来越频繁。
不到一刻时间,大船上哀嚎惨叫之声,渐渐稀疏,直到悄然无声,一片死寂。
扶摇宫宫主这才转回了油纸伞的红色,罩在头顶,扫了一眼满甲板的尸体。
虚掩口鼻,冷哼一声,自船头,扭身飞纵,借着手中小伞,横渡数丈,飘飘然落在岛上。
她看着那十几个女子已经开始忙着拖扔遗留在岛上的尸体,又闻到周遭空气中一股股尿骚味与污浊的酒气,更是厌恶。
低声骂了一句,又吩咐一个女子去把所有岛上之人都统统集中在这里,连夜提海水把整个被众贼玷污的滩涂都清洗干净,直到所有异味都消失为止。
而那些船只,在清洗完滩涂之后,再一把火烧掉。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八十一章落紅塚內見閻羅鑒賞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绫罗看见他们进来,脸上才有了一丝喜色,急忙招手示意。
二人来到榻前,双双拜倒。
阎罗祖师这才微微睁开眼睛,扫一眼二人,缓缓道:“刚才绫罗已经把你们的事情都和我说了,看在肃羽对绫罗我儿一片孝心,危急关头,赶来相助的份上,我也不惩罚你了!
不过等事情结束之后,你们必须速速离开,自我建岛以来,有男子被安然放出,这还是第一次!以后再也不许!你们可曾听到吗?”
二人赶紧答应。
绫罗这才把他们拉起,然后,紧紧拉着二人的手不放道:“我的儿啊!如今我母亲被御龙卫金卫旋地陀偷袭,身受重伤,一时难以恢复。
现在整个罗刹岛已经被御龙卫控制,这样的话,早晚会搜索到这里,刚才母亲和我商量,需要出岛搬求救兵,只有如此,才能躲过此厄!
母亲让我去,可是如今岛里,母亲重伤,我若走了,岛内无人坐镇,一旦强敌寻来,那该如何应对呢!
因此,我想留在罗刹岛,而出去寻救兵也是关系罗刹岛存亡的大事,非一般人可以担当。
我知道肃羽为人忠厚,有侠者之风,又有蕴儿的聪颖机敏作为辅助,再适合不过了!
为娘有心让你们前去,不知你们可愿意?”
肃羽与陆蕴儿忙连声答应。
绫罗脸上露出喜色,回头瞅着母亲。
只见阎罗祖师却微微摇头道:“你们俩个还小,只以为搬求救兵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实你们就错了!
此事不仅事关我罗刹岛生死存亡,而且搬救兵的过程必然也是危险重重,稍有差池就可能葬送了你们的性命!”
陆蕴儿笑道:“祖师是担心我们受不了海上的风浪还是与围住罗刹岛的官兵遭遇呢?这些我们都不怕的!”
肃羽也点头道:“蕴儿说得对!我们海面上停着一艘大船呢!风浪也经历不少,想必不会有太大问题,至于那些官兵,我们为了节省时间,尽量不与他们胶着,对阵。
实在难以避免,我们也足以应付的!望祖师放心!”
阎罗祖师微微摇头道:“刚才我听绫罗跟我说起过你们,因此,这些我倒不担心。
我担心的是你们要去搬请的人,他们一个个行事作风都甚是怪异,并非一般人可比,若一旦惹怒了他们,不但救兵不来,估计你们的性命都不保呢!”
陆蕴儿笑道:“这不简单嘛!我们只拣好听的说给他听不就行了嘛!嘿嘿”
阎罗祖师又闭眼摇头道:“丫头,你这样想就错了!他若恼你,你越夸奖他,说不定他更是要杀你呢!还有的时候,他又偏偏越是喜欢你,越要杀你,害你!你怎么去对付呢?”
陆蕴儿不觉咋舌,暗道:阎罗祖师所请的人定然和她都是一路的,自然邪门得很。
阎罗祖师,稍缓,又道:“我同门师兄弟四人,分别住在东海的东南西北四个不同的地方,平时也互不来往。
无敌厨枭
只有我罗刹岛距离海岸最近,其余诸岛,在罗刹岛东北方向离此大约七八十海里有一座赤火岛,上面的赤火神君是我的三师弟,他虽然秉性粗鲁,性如烈火,又最好杀人,但对我却极好,你们第一站可往那里去找他。
那岛上水路纵横,毒虫密布,一定务必小心!
另外,赤火岛女子是万万不可进入,你们一定要记住!”
陆蕴儿听得一愣,想问其中原因,一时也不好打断。
阎罗祖师继续说道:“你们见了赤火神君后,可以约定一个时间让他到罗刹岛外围海域等候,你们便可调转船头往西走。
距离赤火岛二百多海里处也有一岛,名曰:扶摇宫。
宫主扶摇仙子,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年龄也最小。
但她却最得师父宠爱,因此,武功也是最高的!
她性格最是高傲自负,目中无人,别说我和赤火神君,就是我们的大师兄也惧怕她三分!
而她素有洁癖,最爱干净,你们去见她万不可以邋里邋遢,不修边幅。
一定要先沐浴斋戒三日,把身上异味去除干净才可前往,略有差池,弄脏了她的居所,必然会被她葬身鱼腹!
她与我虽然是同门,但她与我并不时分亲近。
我担心赤火神君一人对付不了御龙卫,请她也是无奈之举,你们俩个要相机行事,务必小心!”
说罢,阎罗祖师略略沉吟,才又看着二人双眼放出两道凌光,道:“你们俩个听了还敢去吗?若不愿意也不必勉强!”
肃羽忙道:“祖师,罗刹岛之事就是我的事,纵有千难万险我们也愿意前往!我与蕴儿一定把事情办好,请母亲和祖师放心!”
阎罗祖师又扫了一眼陆蕴儿。
陆蕴儿也道:“羽哥哥说得对!他去哪里我自然要跟着了!不过,既然祖师说你们共有师兄弟四人,怎么就请这二人,另外一个是谁?想那人一定也甚是了得,一并去请来不更好吗?”
阎罗祖师听罢,缓缓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叹口气,喃喃道:“东海之北,有一座孤零零的岛屿,叫作千鳄岛,他就是岛的主人……
若论威力我们谁也不及他!
他若在此,随便报出名号,不用出手,御龙卫四大金卫必然知难而退!只是……我是请不来他的!”
说到此,便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肃羽与陆蕴儿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搁,随告退出来。
绫罗不放心又追出,一路嘱托,直送出落红冢外,才止步。
随后,几名侍女引着二人又回到密道口。
二人架一叶轻舟,揽着漫天星光,飘飘荡荡往自己大船停泊的方向划去。
不觉已经驶出四五里,罗刹岛已经远远的被抛在了身后,化作一片黑乎乎的暗影,飘浮在广漠的苍穹深处。
肃羽想让陆蕴儿休息片刻,自己来划船,蕴儿却不让,只说到了大船上就可以休息了,让肃羽稍息。
自己打起十足精神,依然把一条小船划得飞快。
肃羽只得斜依在船头,单手托腮,迎着海风,瞅着辽阔沉寂的大海,想心事,不久竟然昏昏睡去。
肃羽突然听见陆蕴儿一声惊呼,他急忙睁眼。
只见正有十几只小船劈风斩浪,从远处夜色的黑幕里起伏跳跃奔他们而来。
船儿越来越近,为首的小船船头站立一人,一身戎装,背后背着一张大弓,怀里抱着一把腰刀,柄首的铜头在星夜里,微微闪亮。
待小船距离肃羽二人的船不足一箭之地时,船头之人单手一挥,他身后的众小船纷纷散开,不多时已经将肃羽与陆蕴儿的小船围在中心。
为首之人冲着肃羽与陆蕴儿厉声喝道:“肃羽,陆蕴儿,你们这两个朝廷的叛逆,今日竟然还敢前来帮助罗刹岛的妖人,公然与朝廷和中原武林为敌!你们好大胆子!
今日你们已经被我团团围住,我奉劝你们赶紧就缚,交出宝物。
了某看在曾经相识的份上,到时候给你在秦王面前求个情,说不定可以免去一死!如若不听,今夜就是尔等的死期!”
肃羽看见是他,心内憎恨,跃然而起,冲着他怒道:“了无迹,我正想问你,你一心做官,若凭本事我也无话可说,可是你为何不顾自己亲生妹妹的意愿,将了无痕献给秦王伯颜,毁了她一生!
难道对于你来说,当官真的就这样重要,可以牺牲自己最亲近的人吗?”
秦时明月之纵横九州 陶宝
了无迹微皱眉头,冷冷道:“你这荒庙野寺之中长大的野孩子哪里懂得大丈夫鸿鹄之志!
为了自己的志向最终实现,就是有负于天下又当如何?
更何况她身在秦王府中,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又有什么不好的!
我跟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懂!还是快些投降,再要多言休怪了某箭下无情!”
陆蕴儿在船尾冷笑道:“了大人今日好大的威风啊!估计你早该忘了当年我们是怎么救你的了吧?那时候你被押解在囚车里,像一条丧家犬一样,可怜巴巴的,可没见你有那么大的威风哦!
今天为了自己的前程就急着杀我们,恩将仇报了!嘿嘿”
她说到此,略略停顿,见对面的了无迹并无反应,又道:“你想要宝莲御令是吧?这也不难,不过它现在已经不在我们手中,被别人抢走了,你呀,来得太晚了!嘿嘿”
了无迹一愣,忙沉声问道:“被人抢走了?是谁?”
陆蕴儿讨厌极了驱虎山神黄海山,正想把他说出,让他们凭白无故争斗一番,给自己解气。
可是扭脸瞅瞅肃羽,又担心他心疼自己的师叔祖。
不得以,只得随嘴说道:“刚才我们进入罗刹岛,遇到煞摩柯,我们打不过他,只好把宝莲御令交给他了!你想要就去找他好了!你们快点让开,我们时间紧,急着走呢!”
了无迹有些半信半疑,略略沉吟才道:“你们若真将宝莲御令交给了煞摩柯大人,那是最好!不过我刚刚也是从煞摩柯大人那里来,却并没听他说起,因此你们还需和我回罗刹岛,你们不要急着离开,先把事情弄清再说!”
陆蕴儿冷冷一笑道:“了无迹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我们怎么可能信你和你去罗刹岛呢!本姑娘说走便走,看你们有什么本事拦住我!”
一言既出,双手用力摇桨,小船就地转头,躲过了无迹竟往斜刺里冲去。

t30hj熱門都市小说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九章猛獸圍住大嘴八閲讀-idnfw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料想其余二人也定不一般,因此特意留心。
起初听见姬飞雪不愿意帮助解救太白鹤,他心里稍安,谁知,也不知蕴儿又和他说了什么,突然三人直奔自己,气势汹汹而来。
黄海山心里惊惧,自己手持大槊,一刻也不愿离开太白鹤,便吩咐旁边的二猛带着手下仅剩下的十几个从人去迎击三人。
二猛此时正抱着铁棒,跳脚往陆蕴儿被围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探看,嘴里还不住地嘟嘟囔囔
“怎么打个没完了呢?别打了,都住手,等我吟完诗给她听,再打多好!哎呀,真是的……”
二猛突然听见黄海山喊自己,才回过神来,扫眼只见三个人已经气势汹汹到了眼前。
家有狐狸总裁 花开半夏
他心中本就郁闷,恨他们又来搅局,嘴里骂骂咧咧道:“又来打架!天天打架!一个个都是没有学问的大傻瓜!就知道打架!还捣乱我吟诗!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罢,手中舞动大铁棍也不管旁人,兀自扑了上去。
姬飞雪见他杀来,仗剑去迎,谁知二猛根本不理他,看也不看,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姬飞雪的利剑已经刺出,见他愣头愣脑全然不顾,那一剑将将刺中对方软肋,却又觉不妥,急忙拧身收臂,硬生生把剑锋撤回。
姬飞雪再回头,只见那人已经满脸怒容嘴里依然嘟嘟囔囔着,扑到乔八前方,手中铁棍挂风,铺天盖地砸去。
乔八与知道多并列前行,见二猛错开姬飞雪,却杀气腾腾奔自己一棍打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就知道打架,天天打架!……没有学问!打扰我吟诗!……打死你……”
他也不知他说得是什么,赶紧举起齐眉棍,“当啷啷”把对方的大棍封出。
纨绔保镖俏总裁 慵懒的猫咪
乔八生得魁梧彪悍,力大棍沉,在白莲教各分舵舵主之中,笑傲一方。
两棍相交之际,乔八直震得虎口发麻,他急撤身躲过,道一声
“小子!好大劲!”
二猛却不理,一棍砸空,随着就势横扫,嘴里依然嘟嘟囔囔
“没学问……打扰我吟诗!……我打死你!”
乔八忙将齐眉棍格挡,二棍向碰,又是一声“当啷啷”巨响,乔八不自主连连后撤两步,齐眉棍险险脱手。
乔八从没遇到如此强力的对手,两招已过,甚觉痛快。
竟开心大笑道:“哈哈……好!好!好!傻小子!再来!再来!”
二猛也不与他接话,兀自嘟囔着,又抡棍悬空转过一圈,化作一阵狂澜,斜劈而去。
乔八见他棍风凌厉,排山倒海一般,虽然口中喊好,却不愿硬接,而是身形移动,双手执棍,用棍头轻挑对方棍身,用四两拔千斤之法,把对方铁棍引开。
二猛铁棍力大,招式用老,身形随着大棍探出,乔八趁机挥动齐眉棍对着他的后背扫去。
二猛听到背后风声,回身不及,忙借势向前跨出一步,铁棍往身后挥出,“当”的一声,把齐眉棍封出。
这才转过身形,右手下压棍头,直戳乔八的小腹,嘴里骂道:“还打架!我戳死你!”
乔八跃身躲开,还没站稳,随着怒骂声,大铁棍又横扫而来。
乔八不愿用齐眉棍与他的铁棍硬磕,随即倒拖着齐眉棍,又是一个纵身,自他铁棍上翻过,不等回身,单手持棍顺着他的大铁棍,向上掠出,直奔他持棍的手臂。
二猛急撤回大铁棍,往外封挡,哪知此招为虚,齐眉棍不等碰到他的大铁棍,已经即时撤走。
刹那间,乔八身形急转,变作双手持棍,“呼”的一声,将棍头插在二猛的两腿之间。
二猛没想到那棍得如此迅速,“啊呀”一声,就往后蹦。
乔八早有准备,也随即递出齐眉棍。
二猛眼看着齐眉棍还在自己的裤裆下,本能得收回铁棍来拨打。
风情尽在彩云间 雪夜星
期待的等待的 姊曉
乔八齐眉棍若借势上挑,直击他的裆部,便是死招,只是他与二猛并无恩怨,又见他有些愣头愣脑,因此不愿下狠手,只将齐眉棍来回一个连扫,正分别打在二猛的两条小腿骨上。
疼得他一声大叫,往后倒翻,身体如球,滚出一丈,才堪堪躲开。
乔八并未追赶,而是单手持棍,立在原处,冲着他笑道:“小子!你嘀嘀咕咕什么呢?这下知道你乔八爷的厉害了吧?哈哈”
二猛坐在地上,放下大铁棍去揉搓两条小腿。
乔八以为他怕了,不敢再战,便也不去进击,而是转身去准备帮着姬飞雪和知道多对付那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们。
他刚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怒喝道:“你……没有学问,还打人,看我不砸扁你!”
随之,一股飓风从天而下。
乔八听出来势凌厉,不能硬接,急侧身躲过的同时,身形已经移到二猛的左侧部。
此时,二猛因挨打,恼怒不已,一个飞纵凌空劈打,虽极为骇人,然而整个下半身却都暴露在乔八面前。
乔八虽然不想取他性命,然对垒之际也不敢摆大,抓住他的空挡,右手压,左手出,齐眉棍直奔二猛软肋。
暗皇的腹黑呆萌妃 枕下悲情
壹見生子:甜心送上門 墨小小
二猛见一棍重击不成,心中更怒,根本没看乔八捅来的棍头,左脚落地为轴,笨拙的身体带到双手的大铁棍,“嗖!”地奔乔八扫去。
乔八眼见自己的齐眉棍已经将将戳上对方软肋,没曾想对方毫不回避,也紧跟着一棍扫来。
他被这种拼命的打法,惊得心惊肉跳,此时,躲避已经不及,他只得撒手弃了齐眉棍,身形向前扑倒,借力滚出丈余,才腾身而起。
回头时,只见二猛手里拎着铁棒正指指点点着自己,咧嘴大笑。
乔八囧得满脸通红,气往上撞,大叫一声,挥动双拳就要再次决战。
却听见那边知道多尖着嗓子嚷叫起来
位面無良奸商
“哎呀,老虎来了!快跑啊!”
他急止步伐,抬眼看去,只见在二猛身后数丈之地,丛草纷乱之中,飞窜出几条斑驳的身影,一声声怒吼,震彻天宇。
虽然距离乔八尚有数丈,但那一股子腥骚的劲风已经裹夹着残枝碎叶扑面而至,吹得乔八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愣神之间,被人一把拉住,托着就走。
原来知道多与姬飞雪正与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厮杀,那些弟子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黄海山看见形势不妙,一声高呼, 将几只已经昏昏欲睡的大虎招呼起来,摇头摆尾直扑而去。
知道多正把几个黄海山的弟子打得纷纷后撤,尾追不舍。
随着几声震天嘶吼,见几只白额猛虎向自己扑来,吓得他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姬飞雪本来已经逼到黄海山附近,听到知道多厉声喊叫,也吓了一跳,顾不上黄海山,也急忙回身,跟在知道多后面逃走。
和亲宠妃:捣蛋小子俏后妈
知道多正经过乔八身边,不由分说,拉拽着就走。
乔八也顾不得自己扔掉的齐眉棍,跟着知道多,三人直往一棵大树处奔去。
来到大树下面,知道多与姬飞雪二人纵身跃上,那知道多身形更是灵巧,判官笔已经早早插入后背背囊,双手抓住一根斜枝,身体摆动之时,双脚借力,已经勾住了高处的一根树枝,双脚使劲,腿部微弯,身体已经翻上。
树枝丛中,他恰似一只灵猿般,攀来爬去,不久,已经高高挂在了树顶。
姬飞雪也已经飞身上树,只有乔八跑在最后,他冲到树下,也想飞身抓住下面的树枝,学知道多翻身而上,却忘了自己力大身沉,那根树枝被他用力一坠,“吱嘎嘎”一声,树枝应声而断,乔八没留神,自空中坠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正要爬起来,耳边一声震天怒吼,随即一个斑斓的兽影,利爪如钩,自高处扑下。
就在利爪即将搭上他的双肩的一刹那,伴随着一声断喝,一道寒光从树杈之间,急射而出,直奔老虎面门。
黄海山的老虎不比一般野虎,它们个个都经过训练,又久经战阵,听见有利刃袭来,迅疾收爪,就地一滚,便已经将姬飞雪情急之下抛来的利剑躲开。
等它再纵身来扑乔八,乔八已借助这瞬间的转机,连滚带爬地奔到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处。
此时,四只虎都已经赶到,他来不及犹豫,双手抓着树干,两脚乱蹬,不久已经爬到树顶。
他本以为安全了,才敢抹一把头上的大汗,低头下看,只见那几只虎正围在自己树下,不时抬头呲牙张望。
乔八看得惊心动魄,又望那棵大树看,只见姬飞雪在大树中间的树杈上,隐没在斑驳的树叶阴影里,时隐时现。
彼時青春 微雨輕煙
而知道多则挂在大树最高的一根直指云天的枝条上,随风摆来摆去,此时,正伸头引颈向自己这边探看。
乔八怒道:“知了猴,你这个胆小鬼!你爬那么高干啥?你怎么不蹿上天去呀你?你赶紧下来给我分解,分解,为啥我们三个人,这几个老虎就只是围着我的树下面转悠啊?怪瘆人的!”
知道多笑道:“为啥只是围着你转,这个很简单,我可以跟你分解分解!哈哈,那是因为我们三个就是你快头大,肉多,老虎自然是想吃你了!所以只是围着你转了!像我还没有一只知了猴肉多呢!我跳下去让它们吃,它们还嫌我硌牙呢!呵呵”

k6u9f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蛟龍決 txt-第一百六十八章白蓮教主也來了推薦-6jkqv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肃羽与陆蕴儿正深陷危局,却隐隐听见有人沿着野径往这边而来,他们边走边说话。
其中一人声音格外宏亮粗犷
“我说总舵主,因传言罗刹岛对沿海各处丁壮男子先诱后杀之事,中原武林就一窝蜂都跑来要除恶!
他奶奶的,这年头,不平事多了去了!就说当今元朝廷这些年来,歧视我们汉族,乱杀无辜,我从来也没见过那些名门大派敢露出自己的乌龟脑袋来,说一个不字!
今天他们齐刷刷赶来,难道真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乔八不信!”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人尖声笑道:“大嘴八,说你笨你还聪明了一回!嘿嘿,你等等,等我知道多给你分解,分解……”
不等他继续说,那宏亮之声又起,笑道:“知了猴,闭嘴吧你!谁有时间听你分解,分解……分解个球啊!我是想请总舵主分析分析情况!”
片刻,只听一个人沉声道:“乔八,知道多,其实你们也看出来了,中原武林此次来,根本不是冲着罗刹岛!据说此次事情背后有官府暗中操纵,估计了无迹与呼合鲁自然脱不了干系!
我想他们的真实目的应该是煽动江湖各大门派前来,造成声势然后引肃羽前来解救罗刹岛,从而重新得到宝莲御令!
而各大门派之所以肯来,多半也是想得到这件我们白莲会的至宝!然后控制白莲几百万会众,在乱世里博取泼天富贵和权力!”
知道多尖细的声音又起道:“总舵主分析的有理!大嘴八,听明白了不?要不我再给你分解,分解!”
乔八的声音道:“那这样明显就是一个圈套,肃羽会来吗?如果他不来我们该怎样?如果他来了我们又该怎样呢?”
随着一阵尖利的笑声,知道多插话道:“这个你都不明白,还用问吗?他不来我们就回去呗!他若真犯傻来救自己的老母,敢于天下英雄为敌,你想想,那还有好下场啊?到时候我们谁也不帮,想办法把宝莲御令弄到手就行了!总舵主,我分解得可对吗?”
皇家悍妃
血生老祖 门外是青山
乔八的声音大起道:“你分解的对个屁啊!我们把宝莲御令拿到是必须的!可是你说我们谁也不帮,到时候肃羽那小子来了,蕴儿姑娘一定会跟来,到时候我们能看着她遭遇各门派围攻,而不出手相救吗?”
姬飞雪略一沉吟,才缓声道:“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宝莲御令乃是我会至宝绝不可能让它再落入他人之手!至于万一蕴儿随着肃羽到来,若有危险我们作长辈的当然要出手相救!
另外我们还要设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离开那个少年,必定他是罗刹岛所生的孽种,他们的关系,传扬出去,有损我们白莲清誉!
如果他们迟迟没有出现,我以为既然来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回去,此一战,江湖各派均有参加,这正是我们趁机结交他们,树威立信之时,因此,攻打剿灭罗刹岛我们务必要参加!而且要一战成名!树我教威!”
乔八一通大笑,声振明空
“就是嘛!还是总舵主说的在理!你知了猴分解个屁啊!哈哈”
知道多不理乔八,嘴里支吾着,却说不出来。
姬飞雪差异的声音道:“知舵主,你有何想法只管说出来,自家弟兄,何必吞吞吐吐的呢?”
知道多才低声道:“总舵主要参与攻打罗刹岛,可曾想过一个人的感受吗?”
總裁寵妻有道 莫筱淺
超級憶功
姬飞雪道:“一个人的感受?你说是谁?”
校園美人誌
乔八笑道:“你这个知了猴,我就讨厌你这个磨磨唧唧的熊样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谁的感受?该不是你自己的感受吧?莫不是你也对罗刹岛的那些臭婆娘动了心思?伤到她们你心疼?哈哈”
知道多也不理他,只道:“总舵主忘了在我寨子里,还有一个姑娘再等着你吗?她可是在你坠崖之后,救过你的性命!另外,总舵主你也别忘了她也是罗刹岛的人!你若对罗刹岛下手,又怎么去面对她呢?”
乔八正笑,听他这样说,也突得想起,道:“对呀!知了猴说得对呀!你若攻打罗刹岛,那……星罗姑娘肯定会难过的!她必定救过你的命呢!这……”
沉默良久,才听见姬飞雪幽幽道:“你们说得有道理!必定……她曾经舍身跳崖救我性命!因她与罗刹岛的关系,按理说我本不该参与攻打罗刹岛。
可是,我姬飞雪乃是一教之主,我不能因为个人私情,害我教大义!罗刹岛一定要打!而且必须除恶务尽,至于……星罗,我自会和她解释就是!”
官家太太 临窗纱
一语说罢,三人都不觉沉默下来。
正往前走,却听见林子前方兵刃相击之中,有人促急喊道:“乔叔叔,乔八叔叔,我在这里呢!你们快来救我啊!”
原来,陆蕴儿与肃羽疲于招架,局势正渐渐紧迫,危机时刻,突得听见乔八的声音,不由得大喜过望,急忙呼喊他们。
三人听出是陆蕴儿的声音,哪敢怠慢,纷纷抽出兵刃,纵身飞奔而去。
他们来到交战之处,只见陆蕴儿和肃羽被百十人团团围住,那些人提刀挥剑对着二人厮杀,毫不留情。
可是肃羽与陆蕴儿虽然被包围,危机重重,却只是疲于招架,竟然一招不还。
我救的大佬有点多 从心尊者
乔八看得真切,本欲挥舞镔铁齐眉棍就要冲上去,可是又觉得奇怪,不由得问道:“蕴儿我们来了!你不要怕!可是那些人根本打不过你的呀!你怎么不还手啊?”
陆蕴儿大声喘着粗气道:“我,我们不能还手!那边有人质!我们还手,他就要杀了……肃羽的师父!你们不要救我,快去帮我救出人质……就好了!”
乔八抬头看去,果见不远处,黄海山正立在木笼囚车边,把一根大槊挺在囚车里一个披头散发,面容瘦削之人的头上。
乔八怒喝一声,举大棍就要过去,被姬飞雪大声喝住,然后冲着蕴儿沉声道:“蕴儿,你说的肃羽的师父,莫不是天下第一飞贼苗飞羽的大弟子江湖人称太白鹤的吗?”
蕴儿此时已经累得香汗淋漓,恨不得让他们即刻救出太白鹤,自己也好解脱。
急道:“是啊!就是他!姬叔叔,你们快去救他!”
姬飞雪顿时面色沉郁下来,吩咐乔八与知道多二人呆在原地不动,自己一个飞身,纵出一丈开外。
身体下落之时,他双手捉剑向前,身体平伸,一个凌空翻转,只闻衣带袍袖“扑啦啦”风动之声,身体刹那间已经落在重围之中。
他急抖手中长剑,那柄剑锵锵有声,现出无数剑花,一道道寒光喷涌而出,逼得那些黄海山的属下,纷纷后撤。
姬飞雪也不进击,而是趁机一把拉住陆蕴儿的手臂,叫道:“蕴儿,你随我走!”
蕴儿不知他是何意,可是眼见得肃羽还在包围之中,她怎肯离开?
甩开衣袖,急道:“姬叔叔,我没事,你赶紧去解救肃羽的师父!”
姬飞雪轻哼一声道:“蕴儿!我堂堂白莲会,天下第一教门,怎能出手去救一个下流毛贼呢!你快随我走!姬叔叔定会救你出去的!你放心!”
说罢,又探手来拉陆蕴儿,陆蕴儿拧身躲开,就是不愿离去。
姬飞雪一时无法,也被围在其中。只得一边招架来攻之敌,一边劝陆蕴儿随她离开,而陆蕴儿死活不肯,只让他去救太白鹤。
二人在重围之中,竟然边打,边轮番争执起来。
陆蕴儿素知姬飞雪为人最是执拗,见他一再坚持,料想他决计不愿去解救太白鹤,劝说无益。
崛起香港1949
心念之间,突得想起一件事来,一边应对围攻,一边故意大声道:“姬叔叔,我让你救肃羽的师父,你不救也罢!可是我们白莲会的至宝你一定要拿回来呀!”
姬飞雪听得微怔,连连舞出几剑,现出连天遍地的剑芒,惊退众人,才道:“蕴儿,你说宝莲御令在哪里?快告诉我!”
陆蕴儿大喘一口气道:“就在……黄海山手里!被他骗走得!你……快去把它夺回来!”
姬飞雪急道:“你说得可是驱虎山神黄海山?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
陆蕴儿又大声喘了几口气,才道:“那个站在木笼囚车边的人就是!你快去打他!把至宝夺回来!”
她话音刚落,姬飞雪已经飞身跃起,腾空之际,道一声“蕴儿小心!我去去就来!”
声音未绝,人已经窜出老远,他冲着站在一旁的乔八和知道多大喝一声,二人还不明白咋回事,便尾随着他直直杀奔黄海山而去。
黄海山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肃羽与陆蕴儿,而且距离又远,因此并没听见姬飞雪三人一路说话。
他听到陆蕴儿喊叫,又见果然奔来三个人,不过依他驱虎山神的名头,也全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直到姬飞雪用了一招“御剑飞仙”的剑法,飘然进入重围,那翩若惊鸿,气若游龙的气势,瞬间让他警觉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一剑势正来自于白莲教三宝之一《宝莲九重天》里的混元御剑术。
所谓”御气于剑,凌空飞仙”
虽然姬飞雪贵为总舵主,却并不曾见过这本记载着白莲会最高深武学的秘籍,之所以他习得其中三招两式,也是因为当年他曾经得到陆蕴儿的父亲陆崇飞的指点,因此习得。
黄海山并不晓得他剑法的出处,却深惧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