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88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新書《白閻天子》已發佈展示-6fvq1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谢谢~~
新书期,每天两更,中午12点更新。
这些年遇到的奇葩相亲对象 紫晶淼
上架后正常爆更。
可以先看看味道,如果合口味,请点个收藏,记得用推荐票浇灌幼苗哦~~~
新书风格:神秘侧,仙侠风的爽文。
新书简介:
——黑暗玄幻文——
“夏炎,你不过凡人天子,在太虚仙宗眼里,只是傀儡而已!你敢犯上作乱?!”
“帮我带句话回去,七天之内,我定屠尽太虚仙宗。”
……
“魇王”夏炎,醒为凡人,梦为阎罗,获得了将万物“神秘化”的能力。
您触碰了凡间功法【吸星大法】,获得了圆满境界的神秘级功法【饿鬼道】。
您触碰了【落日箭法】,获得圆满境界的神秘功法【九子鬼母连珠射法】。
您触碰了自己的【骨头】,获得无限重生的【不灭骨】。
您触碰了一座【废弃古城】,获得恐怖鬼蜮【兜率宫】。
直到有一天,您不得不把手掌按向整个人间。
……
十六年大梦,一朝苏醒,化身阎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白阎天子,黑暗玄幻!

6kibt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txt-完本感言相伴-d5ykx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小水的自我感觉是,勉勉强强写了一个有“完整世界观”和“名为主角”的东西。
首先,是世界观。
这个世界观有些畸形。
主角穿越所到的宇宙分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死神文化之前的阶段,包含“虚空虫”的存在。
第二阶段:死神文化。
第三阶段:黑潮文化。
太元,妲己都是黑潮文化之初就存在的。
而主角的出现,已经是黑潮文化的末期。
但这个时候,宇宙已经彻底定型了,而且已经几乎走到尾声了。
主角的特殊性,带来了一次颠覆。
而这个宇宙在末期也是有些畸形的,那就是上层力量和下层力量完全脱节,主角却要跨越这脱节,然后一步步揭开真正的奥秘。
架构算是比较奇妙,但小水自己却写的跌跌撞撞,没有遵循这架构写出该有的味道,下本改进。
其次,是主角性格。
这性格也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桀骜。
第二阶段:推己及人,教化天下,人人如龙。
第三阶段:察觉这个信念无法实现,因为宇宙根本没有这样一个环境去实现,所以入魔。
第四阶段:立下宏愿,愿生者如龙,愿亡者安息,愿此心光明。
第五阶段:就是去证这个宏愿,而从始至终,主角都是没有变化过的,哪怕再多的诱惑,再多的看似更好的选择,他都没有变化,直至入道。
这个性格过程,小水自己还是觉得挺好的,尤其是一个有坚持、不会轻易去改变、而不是活着只为了无聊装逼的主角,特别好。
但是,还是出了问题,因为这种性格和最初的“桀骜”有些脱节了。
虽然可以说,这是一种成长,但并不好。
网文里,可以成长,但不能改变,小水让主角改变了,让这种脱胎于“桀骜”的性子多了点“成熟”的味儿,这不好…下本改进。
再次,是剧情。
无敌文的通病其实是一个两难困境。
往前,一往无前,解决了问题,故事就会变得无趣。
往后,就会显得主角无能。
也正是这种无敌,才引出了本书独特到有点儿畸形的世界观,关键小水还写下去了……
剧情的结构并不算复杂,有几个转折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能是颇为有趣,也可能觉得拉胯。
第一,苏家老祖的首次出现以及对夏极的态度。
(正常来说,主角该一直杀下去,但你会发现在这个宇宙,直接杀下去…最合理的结局就是主角被干掉了;除此之外,后面的剧情也对这一部分有了充分的解释和说明,苏家老祖的动机非常明确,不存在漏洞)
第二,太上的出现,以及两败俱伤,再之后主角和小苏去往北方
(正常来说,主角该秒杀太上,然后让八个老祖彻底震惊…但这极度不合理…)
第三,主角去往火劫之地,再度归来
(和老祖们一劫一劫的打,读者看的不会累吗?)
第四,屠戮穿越者
(就算穿越了再怎么都需要有个底线吧?)
第五,快速提升境界,以春秋笔法一荡数千年,直至合道,然后主角受道战波及,而回到了穿越前的蓝星
(还是由世界架构决定,否则只能忽然加设定,出现一批比老祖厉害的人。)
第六,宇宙盒子关闭后的两次与天道较量。
(具备一定合理性,但因为脱离了原本的大剧情,导致这边细写有该收尾不收尾,拖着的嫌疑,这样不好)
第七,收尾。
(还能写道战,从最后几段可以看出,是有不少东西可以写的,譬如“观察者”、“因果线”、“道韵斥候”,还有主角深挖本宇宙得到的一些诸如“虚空虫”之类的特产,这些应该都能碰撞出比较有意思的东西,但是真的远离这本书最初的故事太远太远了…这个小水可能会在完本后,作为番外再补充吧)
总体来说,这本书虽然还是歪歪扭扭的“涂鸦”,但真的完整了。
无论是故事,世界观,人物,从整体来说都架构完整了,存在些漏洞和瑕疵,但不多,算是小水的第一次吧。
这些错误,在新书《白阎天子》里都会努力改进。
谢谢大家的陪伴。
极品黄金手 寂寞时才爱
完本之后,可能还会再出番外,作为补充。
神梦之巅
再度,拜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zl3uz扣人心弦的小說 皇兄萬歲 txt-14.災禍的徵兆,天道的瘋狂(二合一)-ro24v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初春时分,河流解冻,百花盛开,万物复苏。
但这样的日子里,却忽然产生了一些并不是复苏的变化。
距离凉州城大概百里地方是一个被青山围绕的城市,名为寒夜城。
这座城乃是边城,边城多驻兵,而因为夜晚寒冷,所以才在时间的推移里拥有了这样的称号。
此时…
春夜。
平静的夜色里,皓月当空,丝丝黑云随风挪动,恰好遮挡到了那皎洁的月华,使得大地陷入了短暂黑暗之中。
黑暗的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偶尔传来打更人的叫喊声,远处的驻兵则是各自遵循着纪律,在安静的值守着。
赤熊熊的红焰从火盆里升起,照耀着冰冷城墙上的巡逻士卒,影子忽长忽短,来回徘徊。
忽然之间,一声凄厉的嘶吼声从城中传来,直接惊破了这宁静的夜色。
“救命!!救命啊!!”
“鬼啊!!”
“这是什么,是什么东西啊!”
某个角落里,一群士卒吓得疯狂逃窜,从巷道里四散开来,他们可以面对敌人,但却怎么都不敢面对神秘未知的东西。
巷道里涌动着人头,密集的脚步声伴随着金属鳞甲的撞击从远而来。
一名为首的青甲将军抓着把硬弓,很快领人包围了这里。
而包围的中心,是一座寻常的士兵入住的宅子。
嘭!嘭!嘭!
那宅子的大门正从外往里被拼命砸着,似乎里面的人不知道门需要拉开,而不是推开。
轰!!
宅子的大门被巨力轰碎了,门屑四飞,
在火光照耀里,所有包围的士卒都看到了可怖的一幕:一个面色诡异的士兵正在缓缓地走出。
奇异的是,这个士兵全身挂着血淋淋的碎肉,躯体腐烂,两颗眼珠子一长一短地挂在外面,周身正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黑气,但他却依然还在行走。
士卒们终究不是修士,而即便修士没达到一定程度也肯定不识货。
因为这是煞妖!
那士卒变成的煞妖似乎是走到了一个范围,而感到了人群的存在。
他顿了顿,忽然拔腿一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最近的士卒。
青甲将军想也不想,直接弯弓射箭,箭在手上的那一刻,他全身散发出一股澎湃的力量,双目也有了神采。
拉弓如满月,长箭似流星。
嗖~~~
箭矢脱手而出,直接射中了那煞妖。
追爱之江湖
但煞妖居然还没死,又挣扎着起身。
嗖~~~
又是一箭。
这煞妖终究只是一个,在一群有着将军带领的士兵围攻下,终于被轰的渣都不剩。
而这一幕,却在很多地方发生。
这似乎只是一个征兆。
时间很快又过了一个月。
这种忽然出现的煞妖越来越多了。
……
凉州城。
一名白衣少女正盘膝坐在月光里,清辉落照在她美艳的脸庞上。
她的天赋极强,在这短短数月的时间里,竟然达到了旁人也许数十年也不能完成的境界——八品武者。
再往后,就是极意之境了。
紫辰雪给了她两个建议,第一是历练,第二是禁闭。
妙妙选了第三个。
她坐在月光下修炼,感受意。
当她处于这种状态时,只觉物我两忘,心中的运用气劲之术也在飞快的和自己的意结合起来,而变得更为畅通,同时也更强大。
妙妙修炼的时候,紫辰雪则是坐在屋檐下喝茶,她既然准备长久居住在这里,就去凉州城里采买了不少衣物,包括她此时身上穿的那件宽松紫色睡衣。
她之所以外出,就是为了能够顺利地完成自己的传承,之后则会去斩杀煞妖、专心突破业力境。
这是东海天剑一脉的传统。
所有门徒在没有收徒之前,禁止突破业力境。
紫辰雪曾经私下里想过这个问题。
其一,斩杀煞妖存在危险,天剑一脉为防绝后,所以立下这规矩。
其二,更强的境界其实并不意味着彻底的无敌,而不过是更换了一种更强的攻击方式而已,适度的压境界会带来很大的好处。
其三,一种长期修炼紧绷之后的放松,而在这放松的过程里,或许可以对天之九拥有更多的领悟。
所以,现在的她属于不用修炼,只要看好弟子就可以了的时期。
她托着雪腮,心底总是幽幽想着那个少年…
“没道理呀,太古怪了。”
“为什么我只要一想修道,就会想到他?”
“不会是惹了心魔吧?”
紫辰雪忽然心里“咯噔”一跳。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是心魔吧?
自己居然对他已经痴迷到这个地步了吗?
这怎么可能?就算一见钟情也要有个限度吧…
而她也想过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奇异的法术神通,但是在检查了几遍之后,却发现半点异常都没有。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自己就是喜欢上那个少年了。
只渴求与他双修,成为他的道侣。
紫辰雪正想着的时候,她忽然看到远处一道人影缓缓走来,月光照出来人模样。
她双颊飞霞,心头小鹿乱撞,只觉血液都燃烧了起来,她远远招手,娇声喊道:“齐墨~~”
夏极刚刚完成了对一个煞源的吸收,回家来暂作整顿,然后再去听雪书院“打卡”。
他也不打扰明显就在修炼的妙妙,而是一个闪身到了屋檐下坐在了紫辰雪对面。
紫辰雪的呼吸忽然快了起来,心底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紧张,她急忙抓起茶壶,倒了杯茶道:“齐墨,刚回来,多喝点热水。”
夏极接过茶,仰头喝了下去。
而他喝茶的时候,紫辰雪就双目灼灼地看着他。
她发现自己和这个男人相处的越久,就越是痴迷,完全无法自拔了。
夏极放下茶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只觉有些古怪…
他侧头看了看自己,没问题啊,再抹了抹脸,也没沾脏东西啊。
然而,紫辰雪就是托着腮,痴迷地看着他,“病情”似乎比上次见面要加深了不少。
“齐墨,我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的心意了…我要做你的道侣。”
夏极:……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有些头疼。
此时只希望别的求道者看到自己不会是这种模样。
等等…
如果都是这样,那么自己岂不是可以只靠着“这神奇的魅力”收服所有神通境以上的强者?
那天道还有活路吗?
这也算是合理运用优势啊。
就在这时,凉州城的远处忽然骚乱起来,紧接着一些惊恐的喊叫声随着夜风从远处飘来,隐约能听到一些“鬼”“又来了”“救命”之类的词汇。
夏极神色一凝,直接问:“发生什么事了?”
紫辰雪听到这声音,也稍稍清醒了过来,解释道:“是煞妖,不知怎么回事,有城中的居民忽然变成煞妖,这是本月的第六次了。”
“第六次?”,夏极想了想,疑惑道:“正常吗?”
紫辰雪摇摇头道:“我听师父说,煞地虽然凶险,但却极难形成,而且每次形成都是煞源依据灵气而生,然后成为一个整体。
这种城中居民忽然变成煞妖的情况,从未见过,亦未听说过。”
夏极这个月一直在吸收一个煞地,所以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这等情况,此时闻言也是露出了思索之色。
他忽然起身道:“小紫姑娘,你留这儿,我去看看。”
紫辰雪心底千依百顺,冰山冷艳之姿丝毫不显,便点点头,柔声道:“早去早回呀。”
夏极闪身腾空,直接御风向着骚乱的地点而去。
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站在了一处高楼之上,脚下的场景清晰无比。
一共四个包裹着黑色煞气的人正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两男一女还有个孩子,而随着他们的走动,四周巷道里围堵的士卒则是开始后退,显然不想和他们正面交锋。
我的那一片天 叶子护卫
而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甲、手持七星枪的男子从远处踏步而来,两旁士卒纷纷散开,口中恭敬喊着“况供奉”、“况供奉来了”。
这位正是北唐驻凉州城皇家供奉——况鹰。
只是他还在远处之际,四名煞妖里忽然有一名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忽然向着旁边的窗户扑去…
窗户里,是一个小女孩正好奇地看着外面,见到煞妖忽然奔来,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小嘴张开却连惊呼都未曾来得及发出,眸子里透出恐惧。
远处,那黑甲男子显然也察觉了这情况,但他距离太远已经来不及了,他飞快掠来,但可以预想那小女孩死定了。
站在高处的夏极神色稍稍动了动,抬手轻轻一压。
那奔跑的煞妖承受了一股无形重力,忽然整个儿塌陷下去,如是被巨大的铁锤重击,化作了一团“肉泥”…
那“肉泥”飞快融化,哧哧哧的声响里竟成了一块小的腐肉,腐肉触碰空气,如雪球入汤,顿时消失不见。
轰轰轰!!
又是连续三道力量降下。
剩余的三个煞妖也全灭了。
况鹰才奔跑到一半,那煞妖就全灭了。
这位北唐皇家供奉知道遇到高人了,就站在巷道里,对着高处抱拳道:“北唐皇室供奉况鹰,多谢援手。”
夏极也不隐藏,凌空踏步直接走下,然后道:“听雪书院,齐墨。”
况鹰一愣,他听过这位小先生的名姓,据说是研究阵道的,那么刚刚那一击应该也是运用阵道的某种力量所为吧?
阵道之力,竟然能如此…这可是真的强大了。
他尊敬地道了声:“久仰小先生之名。”
夏极道:“况供奉,这是什么情况。”
况鹰想了想,觉得眼前既是书院的小先生,而书院和北唐关系密切,就算把情况告诉他也没什么,何况这也不是多大隐秘。
于是,他先让士兵散去,在周围加强巡逻,然后才与夏极道:“无辜百姓梦中变成煞妖,这件事不止是凉州城发生,其他城市也都有…其他国家也是一般。
我北唐王朝有记录的第一起是在距离此处百里的寒夜城,那是一个月前发生的,而之后则开始频繁的大批量出现。
我凉州城第一起是在二十五天前,第二期是在十五天前,第三起是在十天前,第四起是在六天前,第五期是在三天前,而刚刚这个是第六起…
大地似乎出现了什么异动,许多名山大泽都开始出现所谓地煞劫地。”
夏极道:“我去这些居民异变的地点看看。”
况鹰道:“好,这些地方都已被士兵封锁,但小先生要去看,那是没问题的。”
片刻后…
两人出现在一处士兵包围的民宅前。
民宅的墙壁破开一个人形的洞,显然是煞妖从里撞碎了阻碍跑出的。
况鹰吩咐了一下,士兵便让开,任由夏极进去了。
夏极抓了一根火把走入屋内,屋中很是寻常,而从屋里的蛛丝马迹也能轻易判断出当时的情景。
那百姓正在梦中,突然就成了煞妖,然后下床冲向床榻正对面的墙壁,走了出去。
夏极随手一动,床就移开了,露出其下的红砖地面。
砖头之间存在缝隙,却没有半点皲裂的痕迹。
“傀儡巨蚯蚓!”
夏极手中白光一闪,三只配备了“照明探查功能”的巨蚯蚓顿时钻入了红砖,往不同方向而去。
嘭嘭嘭嘭!!!
蚯蚓们飞快往泥土里钻着。
而照明的显像则是直接出现在夏极眼前。
泥土不停翻覆。
很快,巨蚯蚓已经到了百米深处,但却没有半点异常。
再往下千米,还是毫无异常。
夏极充满耐心,继续让巨蚯蚓钻着。
但随着距离的深入,却一无所获。
当巨蚯蚓到达近万米时,地下的温度似乎开始变高了,且有一股奇异阻力从地下而来。
夏极没有再探查下去,他知道失败了,无法探查到异常。
他心底暗暗思索着:
“这说明了什么呢?”
“大地异动,新的煞地频频出现,就连百姓也开始变作煞妖…”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异动和天道脱不开关系…”
“而之所以平民百姓都会受到影响,定然是这片大地之下的煞气已经浓郁到一定程度了。”
“无论天道是怎么做到的,但祂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夏极站起身,看着门外的黑暗,喃喃道:“祂想用整个人间来喂养死神,从而毫无差别地将我也一并吞没么?
这是他利用如今的资源和我未知的信息,来酝酿一场灭世的浩劫么?”

vh3jw人氣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討論-9.八卦聚靈,劍仙護陣(二合一)-wuz38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师…师叔??!”
赵腾老师只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但面前这位令人尊敬的老者,显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而是继续吩咐道,“老夫代师收徒,所以这位齐墨小先生,今后便是我听雪学院阵道传承的掌舵人了。
小先生初来乍到,许多事还不清楚,你需得尽量配合。
但,此事便不要告知那些小辈了,也不需张扬。”
赵腾:…
他深吸一口气,心底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带着进来的年轻人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师叔,而且还是去掌管阵道。
此事太过匪夷所思。
刚刚他可是还在指点着这学子要懂得礼仪…
妈的,什么事啊?
这是日了野狗了。
即便是这书院的老师,心底也忍不住爆出粗口。
但他还是侧身,恭恭敬敬地对着夏极作揖道:“小师叔。”
夏极微笑着点点头。
赵腾起身,深吸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复了下来,然后道:“请问院长,我需要通知其余师妹师弟或是同僚么?”
欧阳穆想了想道:“让他们过来吧,我亲自与他们说。”
“学生明白。”


片刻后。
二十余名书院老师出现在了这山中小阁楼前。
一行人先是行礼,然后…则是被欧阳穆直接告知了这件事。
顿时间,这二十余名学院老师和之前赵腾的表情、心情一模一样。
无非就是和野狗的体位略有不同。
一个个古怪地看向夏极。
“师…师叔?”
“还是阵道的小师叔?”
众人震惊之余,却还是没有忘记行礼,同时也记下了夏极的模样,之后他们在书院里自然会提供相应的支持。
待得这些年岁各异的老师们返回学院后,
秋日山道,便是恢复了原本的安宁。
欧阳穆道:“小先生,随我来吧…入我儒门,自也需些礼仪。”
夏极点点头。
他随着这老者走入小阁。
而小阁之后竟还是别有洞天。
霜叶飞旋,铺出枯黄的幽静小道,落叶有声,却更显无声。
两人踩踏过这道路,脚下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因为无需昭告天下,所以“代师收徒”的礼仪并不复杂。
主要流程便是祭祀先人,焚香而拜。
夏极知道根本没什么先人,死了便是永远消失了,但他也没多说,而是遵循着流程,完成了礼仪。
待到结束后,欧阳穆看向夏极的神色便是更显亲近了。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是很注重门派与出身的,一朝入门便是自己人。
而即便是正道出生、为非作歹的大魔,也绝不会失去自己出身的约束,便如“虎毒不食子”一般,对曾经的师弟师妹师父,绝不会轻易出手。
人心底,总是有些底线和净土的,否则和没了理智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之前,欧阳穆和夏极虽然说着代师收徒,但毕竟没有完成仪式,总归还有些距离感。
如今,随着夏极走完流程,这距离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老者也不问夏极的秘密,只是温和地笑道:“小先生,既然已近中午了,就来后山随我一起吃顿顺便餐吧。”
夏极看看天色,万里霜天正中,悬着那并不耀目的太阳,便是点点头笑道:“有劳师兄了。”
老者听到“师兄”两字,哈哈一笑,再不多说,抬手指天,轻轻道了声:“风来。”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山风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往上卷起,
在卷起的过程里,风力越发增强,随后竟是化作一只无形的大手,
那大手探入云端,从两人头顶飘过的云朵里扯下一片。
那云朵竟似有了生命般,从天空飞来,飘落到了两人脚下,直接载起了两人。
旋即,老者抬指一点,云彩便是向着他手指指着的远处,飞掠而去。
脚下风景皆已小,山河俯瞰入眸中。
云上,欧阳穆侧头看了一眼夏极,只见后者神色平静,至始至终更无半点慌张或是惊讶之色,心底更是暗暗感叹。
他本来还想问一句“小先生,你看我这言出法随的法子,可能入眼?”
略作思索,他决定还是不问了吧。
这点小神通有什么好嘚瑟的?
万一又被师弟给打脸了呢?
两人立于半空,腾云驾雾之间已到深山。
从高俯瞰,这苍云山的深山之中竟然有一块“沙漠绿洲”样的竹林。
明明是秋天,竹林竟然未曾枯黄,依然是新春翠绿的模样。
竹林里,一个贵妇人正在抚琴。
云层落下,
那贵妇人才抬头,
可见到云层上除了欧阳穆,居然还有个少年郎,便是一愣。
然后听到老者介绍“这是他的师弟”…那贵妇人更加震惊了。
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去竹林深处炒了两个小菜。
这贵妇人便是欧阳穆的妻子——慕山水,亦是如今北唐天子的亲姐姐。
由此可见,一个王朝和书院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千丝万缕,密切的很。
饭后。
老者带着夏极回到书院,并说让他需要“八卦聚灵旗”时随时到他这边来取。
随后,赵腾再次到来,带着夏极去到了阵道传承所在的峰宫。
这一处依山而建的学宫虽是冷清,但也干净。
宫内几乎没人,只有两三个维持着宫殿干净的侍女,以及几个值守于重要建筑前的守卫。


夏极折腾了一天,看看天快黑了,就骑马回了凉州城。
妙妙正在忙晚饭,今天她特意买了点肉,想着无论夏极能不能进书院都得吃点儿好的,见到夏极回来,她明明心底紧张的要死,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怎么样?”
夏极生怕吓到妙妙,便很本分地秉持着“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的原则道:“已经入了听雪书院。”
妙妙舒了口气…
夏寂寞璃
这些天压在她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挪开了。
本来她还在想着如果自家弟弟入不了学院,那她只能带着夏极再来一次搬家、重新去往碧落书院再试试了,但到时候两人的经济必然会处于极度拮据的状态。
现在好了,这担忧没必要了。
于是,妙妙就和老娘似的,叮嘱了两句:“得好好学。”
夏极笑笑,应了声。
他坐在桌前,侧头看向窗外。
窗外屋檐下,那石头压着的纸页依然在飞着,显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答”。
他好奇地起身,过去抓开石头,看了一眼纸页。
纸页上写着:东海天剑一脉,白辰雪,想与道友一见。
夏极神色动了动。
东海天剑一脉?
这岂不是应该就是按照原本轨迹收了妙妙的那位剑仙?
这等剑仙身上自然有着妙妙的大机缘。
或是剑法,或是其他什么。
师弟让师兄疼你 轻舞旋风
果然,妙妙这样的天命之女注定会遇到剑仙。
但是,这一世他不可能让妙妙再去东海,否则定会入了天道的罗网之中。
此时,屋内传来声音。
“那个苏…齐墨…把纸放回去,快回来吃饭了。”
妙妙端着晚餐已经上桌了。
夏极应了声,便是返回了,他前因后果心底清楚的很,便也什么都不问。
姐弟俩安静地吃着晚餐。
晚餐后,妙妙又在修行剑术,这些日子,她所接触的都是最高明的剑道…居高俯瞰,原本的境界和困难都是不值一提了,她自是进步极快。
夏极则是在思索“运用八卦聚灵阵”的时间和地点,他施展这等阵法自然需要护阵之人。
而护阵之人理论上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妙妙。
但妙妙还没成长起来。
我来前世守住你 小喜(完结)TXT下载
至于院长,固然也是选择,但是他并不想让一个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若是有其他选择,他便不会选择欧阳穆。

没多久。
深夜便是降临了。
妙妙一直趴在窗前,不时地就小心翼翼地推开点窗缝,想看看那位前辈究竟是什么模样。
月光里,秋风掠过,吹得那石下纸页哗哗作响。
但等了很久,始终没人来。
午夜已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月上中天。
妙妙打了个哈欠,还在坚持不懈地“偷窥”。
冷辉之中,一道紫色身影踏月而至,若一片羽毛般落在了庭院前。
月色里,显出婀娜颀长的身影,一双长腿踏着银白长靴,而腰间则是悬着一把正轻轻荡着的长剑。
紫辰雪查看了一下纸页,发现那位破解了“天之九”的剑修并没有给出回应。
她神识再扫了扫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人。
这位东海剑仙神色冷了冷,直接出声道:“身为一名强大的剑修,竟然避而不见,鬼鬼祟祟算什么?”
声音散出,融于风中,却没人回应。
紫辰雪再等了会儿,依然只听得风声、树叶声。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现在就直接离开了,但这位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充满了个性的剑仙。
紫辰雪决定等到那人来。
毕竟,那神秘剑修也是看中了妙妙的天赋,否则怎么会和自己争夺弟子?
他总不可能把徒弟丢就在这儿吧?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喬七七
紫辰雪思绪既定,决定守株待兔。

从那一天起,这位东海剑仙就与姐弟俩开始了“同居”生活。
只不过,她没地方睡就是了。
但这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紫辰雪只是取了个蒲团,在月色里闭目打坐就算是休息了,
而如果想要躺着了,只要丢一根绳子悬在两个房梁之间,
然后她轻轻跃上,荡秋千般的躺在那绳索上,也能睡得安稳。
至于沐浴更衣。
仙女需要沐浴更衣吗?
仙女就不会脏……
紫辰雪很强大,她已经可以动用神通直接清除体表尘埃,而躯体的超凡,使得她已如玉石一般再不会产生什么污垢了。
紫辰雪的到来,最大的好处就是改善了姐弟俩的伙食。
毕竟,她储物空间里藏了不少异兽的肉,时不时就切两斤给妙妙。
在经过了最初的相处后,妙妙便也不客气了,
网游之小林传奇
紫辰雪给肉,她就取了肉切丝剁糜,用以炒菜…
于是,白天妙妙忙家务,修行剑法,
夏极则是去往苍云山的阵道宫,
而紫辰雪盘膝坐着。
也许这世上只有两件事能让紫辰雪起身了…
那就是吃中饭和吃晚饭的时候。
这些时候通常都伴随着夏极的回来。
一来二去,紫辰雪和夏极也算认识了。
但也许是因为东海天剑一脉从来都是传女不传男、且一脉单传的缘故,这位剑仙的交际能力并不怎么样,倒是夏极会时不时逗她两句。
毕竟,在夏极眼里,无论剑仙,还是院长,其实都只是孩子。
他站的位置极高,看着人间的一切人和事。
所以,这位紫辰雪虽说是剑仙,但在他眼里某种程度上还没有妙妙大…顶多就是个活了百来年的小家伙吧。
夏极这种很随意的态度让紫辰雪莫名地讶然。
这人间的凡夫俗子知道她是剑仙之后,只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是讨好。
第二是恭敬。
第三是故弄玄虚。
但无论是三者之中的哪一个,其实都是想求些机缘。
但这位凭什么对自己这么随意?
比师父对自己还随意?
不敗龍婿
最关键的是,自己居然不讨厌这种随意,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就该这样?
为什么?
天剑一脉的要内直觉更是加强了紫辰雪的这种感受。
然后…
紫辰雪开始对除了妙妙、指点妙妙的神秘人之外的第三个人感兴趣了。
她特别想弄明白为什么夏极会给她这种感受。
当一个女人对某个人或者某个事产生兴趣的时候,那么她就会化身成一只猫。
若是不弄清楚答案,便是睡不着的。
而若是这个人或者这个事足够的有趣,那么女人就会痴迷其中,难以自拔。
紫辰雪终究不是没成长起来的妙妙,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对夏极“难以自拔”了。
因为…这个男人太神秘了。
他身上似乎有数不清的秘密。
神秘总裁很不纯
不,
与其说是秘密,不如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个秘密。
紫辰雪从没见过这种人。
既然,守株不曾待到兔子,那位剑修没有来,紫辰雪就决定不再傻等,而是要做些事。
而既然妙妙已经有了老师,她也不好再指点…
如此,紫辰雪便是盯上了夏极。
虽说天剑一脉传女不传男,但她不传夏极“天剑一脉”的剑法不就好了嘛。
她当了近百年的学生了,难得出山要做老师,结果还没做出。
那么,就收下这个神秘的少年,先过一过做老师的瘾,顺便再慢慢等那位神秘剑修。

这一天早晨,
紫辰雪趁着妙妙外出,便是决定赐予这少年机缘。
娇柔的声音在空室内响起。
“齐墨,你可愿拜我为师?”
夏极瞥了她一眼,无悲无喜道:“我是听雪学院的学子,不可再拜其他门派。”
紫辰雪道:“我并不是让你转投其他门派,所以并无关系。”
夏极看着这紫衣剑仙,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隐约对这位剑仙有着力量评估——应该是到神通境了。
只不过,因为天地的缘故,这冥古时代的神通境应该比千万年之后的要强上许多,中间跨度也很大。
紫辰雪好奇地看着他的眸子。
那是干净、清爽、甚至连不卑不亢都没有的、完全平视着她的眸子。
夏极忽然道:“那白仙子可愿意先帮我一个小忙?”
紫辰雪有些生气了,给了机缘你不要,还要我帮忙?
夏极坦言道:“我在听雪书院有一机缘,院长答应予我八卦聚灵阵…
这些天,我已经探查过苍云山,寻找到了安阵之地。
但是,我缺一个守阵之人,白仙子若能帮我守阵,我定让仙子如愿。”
如愿?
紫辰雪冷冷地吐了吐舌头。
她一吐舌头,就看到对面少年微笑着看着她。
紫辰雪顿时更加恼怒了,只觉得自己的小脾气竟然被眼前这少年看到了,可是说嘲笑却又不是…
因为,少年的目光有着几分和蔼可亲的感觉,好似一个阅尽世事、看惯春秋的智者在看着她。
白辰雪要疯了。
见鬼。
什么和蔼可亲啊?
为什么有这见鬼的感觉?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
但心底对这少年的好奇更加膨胀了。
她想了想,护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聚灵阵虽然强大,但却只能动用一次,且动用阵法聚灵之人并不能控制阵法的停止。
通常来说,聚灵阵阵心之人一旦停止吸取灵气,阵法便会自动结束。
所以,一个连血劲都没有掌握的少年动用聚灵阵,完全就是奢侈。
紫辰雪心底暗暗道了声:
“最多便是用聚灵阵,生出些真气罢了,护阵便护阵,时间也不会太久就是了。
何况,如此一来,也可以借此机会,多观察观察他。”
想到这里,
紫辰雪应了声:“好,我帮你护阵。
但是,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夏极温和道:“事成之后,我定让仙子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