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兄弟,想你了 愛下-第404章 成潔池主刀看書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我点点头道:“我会竭尽全力的照料老书记,请何市长、齐院长、郭主任、成医师等等人放心!”说着话,我把谈及的几人全部扫视一圈,最后把眼光停留在何如梅身上。
我是看懂了,成洁池不满我看着何市长,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非得多看她,你成洁池又能怎样?
“楚思麒,去拿清洁布,把何叔叔病床旁的茶几给擦干净!”眼见着我又看着何如梅,成洁池的气立马上头了。
“是,成医师!”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从VIP病房里面找出清洁布,拿着水盆开始了清洁工作。
何如梅瞟一眼埋头擦着茶几的我,脸上带着轻笑对着成洁池说道:“洁池,以后还请你多多照料着何叔叔了。当然了,也少不了齐院长和郭主任为我爸爸专门设置的这个男护士的照顾,先谢谢你们!”
“哎呀何市长,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您何必那么客气!”齐院长插话。
何如梅是溪海市副市长,分管的正是医疗卫生,也相当于是市医院的最高领导者。现在何如梅的父亲,早前的市委/书记住院在这边,齐院长唯恐照料不周全,咋一听到何市长这样客套,齐院长立马堆满了谦逊的笑容。
“什么是应该不应该的,齐院长要是再这样客套,我可不习惯了!”何如梅摆摆手示意齐院长不用再说下去,转而拉着成洁池的手,微笑道:“洁池啊,这一回听说你是郭主任的副手,给何叔叔动手术的时候,你可要手下留情一点哟。你不知道,爸爸他很怕疼的,呵呵……”
“如梅,胡说什么呢?”虽说老书记不在岗已经很有年头了,可是毕竟被女儿说出糗事还是有些难为情。
“何市长放心,齐院长和郭主任看过何叔叔的片子,初步我们会诊的只是淋巴炎导致经常感冒咳嗽。待下午我们再给何叔叔确诊之后,施行手术就可以根治这个较为普遍的病症。”成洁池笑道:“一切顺利的话,何叔叔最多五天就可以出院,到时候何叔叔又可以生龙活虎了!”
“这样最好!”何如梅稍感放心,既然成洁池说出这番话之后,齐院长和郭主任都没有表示异议,说明自己父亲的病情也不是很严重。
“对了,那个男护士……”何如梅又把目光转向了埋头擦茶几的我。
“何市长请吩咐!”我直起身,带着笑。
“你是叫楚思麒的吧?你是爸爸的专职护士,提前给你说谢谢,因为我看得出来,洁池对你是另眼相看的。”女市长的话,在病房里引来一阵小骚动。凡是知晓成洁池和我说不清楚的关系的,无不强忍着笑容不发出声音,而不知道的,则是因为何如梅对我的十足客气有些吃惊。
要知道,一个副市长,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一个护士这样客客气气的,这是很难得!
“我叫楚思麒,是这次成医师的副手,相当于郭主任的副副手。”为了避免何如梅‘另眼相待’四字引来大家的小骚动,我把清洁布从左手抛起来。
清洁布,旋转着平伸,离开我手足足有一米高度之后,又回到了我的右手。而,清洁布还继续在我手指尖上旋动。
“哇……精彩!”躺在病床上的老书记率先拍起了巴巴掌:“这手杂技,很有气候,不错不错!”
“献丑献丑!”我展露的这一手,的确把所有人的心思都转移开来。我注意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女市长,更加是一脸惊奇的看着我。
“楚思麒,你可以教教我吗?”老书记愉悦的笑着,年纪大了,加上有病缠身,他被我的杂技给吸引住。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兄弟,想你了 愛下-第404章 成潔池主刀分享
“当然可以,不过这得等老书记身体安康之后才行。”我把清洁布捏在手中,脸上扬起了儒雅的笑容。
成洁池本来被何如梅那句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如今被我这样巧妙的办法给缓过劲,瞥眼给了我一个微笑。
笔下生花的小說 《兄弟,想你了》-第404章 成潔池主刀鑒賞
“齐院长、郭主任,你们大家有事都去忙着吧,我这边有洁池陪着就好。”女市长的话,那是相当于送客了。
“是是,再见老书记、再见何市长!”齐院长不傻,领着其它医生走了出去。
“洁池,你来一下!”等到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成洁池时,何如梅拉着美女医生走进了房间里面的配套寝室。这个VIP病房,相当于一个两室一厅的屋子。
两女走进配套寝室,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两女把我给隔离开来。
“洁池,你是不是对那个楚思麒有意思?”第一句话,女市长问得尤其直接。
“我……我哪有啊?”成洁池张口否认。
“你瞒不住我,我可是过来人。从医院门口你就一直对楚思麒不怎么样待见,直到进入病房,你还是在刻意为难人家,呵呵……别不好意思,我是过来人,知道那是女人只有对自己中意的男人才有的。”何如梅笑着。
“何市长你说错了,我才没有喜欢楚思麒呢!”
“呵呵……瞧瞧不打自招了,我可没有说你喜欢他啊。行啦,别把头低下去害羞了,这里就我们俩人。实话吧,那小伙子不错,所以我才这样八卦的把你叫进来。洁池,你记住,打情骂俏可以,别当着那么多人面前给男人难堪,很少有男人受得了这个。”
“哦……谢谢何市长!”屋子里,成洁池心中升腾起一丝悔意来。
“我不是说过吗,我们大家相处的时候,我还是习惯你叫我梅姐,来,梅姐教你怎么样应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屋子里的话音渐渐的低了下去。
在老书记入院的第二天,市医院内分泌科室开始真正的忙碌起来,因为在早上的十点,便是老书记动手术的时间。
“成医师,别紧张!”我站在手术室前,给有些紧张不安的成洁池吃着定心丸。看成洁池的样子,不断的呼出大气,真正要动手术的时候,这个美女医生还是显得有些忐忑。毕竟,成洁池临床经验不是很高。
本来,一切有郭主任主刀,成洁池根本用不着这样紧张的。但是昨天下午给老书记的检查证明,淋巴炎还只是处在轻微阶段,对于内分泌科来说,这个就和摘除阑尾是差不多的小手术。所以成洁池自告奋勇的要求自己主刀来完成老书记的手术。
“何市长因为要参加紧急会议过来不了,在电话里面她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小心一点。正是因为何市长的电话,所以我的确有些小紧张。不过嘛,有你在我身边照应,我不怕!”成洁池淡淡的笑着,穿戴着口罩和塑胶手套。
超棒的小說 兄弟,想你了 ptt-第404章 成潔池主刀推薦
超棒的都市言情 《兄弟,想你了》-第404章 成潔池主刀讀書
那天何如梅给自己说了不少怎么样应对男人,现在的成洁池也学到了很多。这不?至少不会在我给自己鼓气的时候,和我来次斗嘴!
“嗯,调整好心态,你是最棒的!”我竖起大拇指给予对方鼓励,这才推开手术室门走进去。
老书记静静的躺在手术床上,半睁着眼看着成洁池和我走进来。
“怎么样何叔叔,身体和心理还承受得住吧?”成洁池俯身上去,轻柔的问着老书记的情况。
“还行吧,听齐院长说这只是个很小的手术,所以我也没有早前没有来医院那么紧张不安了。我的一切,可就拜托洁池了。”老书记抹一把储着胡须的下巴,神色之间显得很淡然。一个小手术,在这个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老人看来,那就是小菜一碟,要不然的话,市医院也不会让成洁池来主刀不是?
“一切交给我,等何叔叔康复的那一天,一定记得请我吃排骨汤,你知道的,我最喜欢排骨汤了。”成洁池的情绪也被老书记给缓和了不少,一边笑着一边准备着器械。
“一定!”老书记吐出两字,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楚思麒,准备局部麻醉!”成洁池似模似样的把手术灯打开,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就要准备开始动手术了。
“嗯!”我点点头,把一针筒里注射进了一定比例的麻醉剂。
接下来,成洁池再次深呼吸一口,等到我把麻醉剂注入了老书记的脖子处之后,观察到老书记的脸上有了浓浓的倦意之后,这才低身而上,将那把闪烁着光辉的手术刀‘呲’的一下子割入了老书记的脖颈处……

ii0hw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兄弟,想你了》-第364章 出門被車撞了看書-xzn9f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董鹤山,你给我玩什么把戏?本姑娘打电话,你居然敢不接听?”手机那边,罗雅婷的声音有着愤怒。
“罗老师……你别误会……哎唷……我睡着了,所以这才看到你的电话。”董鹤山咧着嘴,右手拿着电话,左手撑住腰肢,这样才会把身体的疼痛减缓一点。
“听好了,你马上来小区门口,我今天心情大好,择日不如撞日,就在晚上六点教训你这个不孝子。”罗雅婷恨声道。
“罗老师……哟哟……能不能改一改时间,我今天不舒服!”董鹤山全身都痛,现在这个样子再被罗雅婷当众羞辱的话,那他也算是彻底把脸丢尽了。
“别给我讲条件,我说今晚六点就是今晚,你要是敢不来的话,哼,你知道后果的,倘若你听话,按照我的要求做,我会把视频给你的。”罗雅婷咯咯笑,这番话那是先恐吓在给点甜头。
聪明的猎人总是这样的戏弄猎物,罗雅婷这个娇美女人居然也有了做好猎人的潜质。
“罗老师……我不敢骗你,就在几分钟前,我忽然被人暴揍。哎唷,我现在浑身是伤,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啊!”董鹤山实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说出了实情。即使自己不说,要是罗雅婷真要今晚羞辱自己,那到时候一见到自己浮肿的脸也会明白过来。
“董鹤山,你真是活该!谁叫你一天不务正业,到处惹事生非?现在好了,被人暴揍,呵呵……”罗雅婷笑得很欢心。
没养成就吃 泠萸
“罗老师,我知道错了。那么今晚……”董鹤山试探着问道。
“不行,你被揍是你自找的,我今天心情好,六点小区门口见,你要是不来,等着瞧!”手机忽然挂掉,传来嘟嘟嘟的盲音声。
“董哥……喂董哥,发生什么事啦?”女人看到董鹤山再次陷入了痴傻,剧烈的摇晃着男人。
“摇你妈啊!”董鹤山愤懑的一拳砸在了脖子上的塑料盆上。
下午五点三十七分。
董鹤山换上了一件黑色的高领衬衣穿上,这样子不但可以遮挡住脖子处的伤痕,还可以在等会罗雅婷打自己的时候,隐藏一点脸上的羞愤。
“哎……我董鹤山什么时候这样惨过?楚思麒,你个混球!”董鹤山嘴里大骂着我,要不是这个混账出来插上一腿,现在那会这样子凄惨,保不准已经搂着罗雅婷了!
“董哥,帽子!”女人手中拿着一定遮阳帽,小心翼翼的给董鹤山递过去。这是按照董鹤山的吩咐,刚刚买来的。戴上遮阳帽,可以把脸上的浮肿遮挡一下,也可以减少面子落地的羞辱。
“你他妈的蠢女人,我说的遮阳帽要黑色的,这样子才可以挡住我的变形脸颊啊。你给我弄顶白色的,不是要我的脸更加明显吗?”董鹤山愤然的大叫着,色彩差异可有学问了。
深色可有吸收别人的视线,把伤痕累累隐藏得深一点,而浅色呢?却是衬托出脸上青紫更加明显了!
“董哥啊,我怎么知道你要黑色的帽子啊,一般外出晒太阳,你不都是要白色的吗?”女人憋屈着脸蛋,有种想哭的感觉。在一个多小时前,被蒙面人偷袭的惊吓根深蒂固不说,现在还得以女朋友的身份陪着董鹤山下楼接受欺辱。这个,人家容易吗?
“算了!我给你再说一次大概会发生什么情况,等会有个疯女人会打我耳光,或许她还会一边打一边骂我无耻。这个时候,你等到我拿到对方的某种东西后,你马上跳出来大骂那个打我的女人,说她抢了你的男人,也就是我啦。你明白了吗?”董鹤山问道。
“明白了。董哥,我虽然不是很贪财,可是你答应我的,这件事完毕,给我三万七让我离开青冈区,可要说话算数哦?”女人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自己和董鹤山搞事被拍摄了视频,那么不如拿着一笔钱离开青冈区,这样的话,也不用担心视频暴露后丢人现眼。
“奶奶的,我董鹤山说过的话绝对算数。哎唷……你给我擦的那个万金油怎么不止疼呢?”董鹤山一生气之间,扯动了身上的伤势,咧着嘴把手机抓在了手中。
“喂,罗老师!”董鹤山换上了一副笑脸,打着手机道:“是是……我肯定会在六点出现小区。我有一个条件,在你打我羞辱我的时候,你必须带上我的光碟,还有,你打到一半的时候,就得给我!”
“罗老师,这个你别生气,我总得给自己点保障不是?好,谢谢罗老师的体谅,那等会六点大门口见,我随你怎么样羞辱都成!”董鹤山带着笑容挂掉了电话。
“董哥,那女人答应了吗?”女人问道。
“是的,她答应带着东西去,并且会在打我一半的时候把东西交给我。你记住了,我一拿着东西,你马上跳出来和她拼命的模样,只要看热闹的人们明白,嘿嘿……原来是我睡了罗雅婷那个女人,她是第三者插足被正房逮住。我被打几十个耳光,不只是不丢脸,而且还是个西门庆似地风流人物。哈哈……哎唷……不能笑得太厉害,扯着脸疼!”董鹤山看一下手机时间,下午五点五十一分。
落水小区门口,聚集了近百人。
乔大妈穿行在人群中,拉住了正在值班的陈俊,问道:“陈保安,你知道今天要发生什么事吗?为什么我家里会收到一个小区临时通知,告诉我们来大门口等待。”
“是啊,这个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家小孩一打开电脑,就出现了这个通知,所以我才拖着老公下来看看!”一个妇女也不解的问着陈俊。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奇怪,往常近六点,各住户都是赶着做晚饭,为什么今天会都跑到大门口来呢!”陈俊同样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环顾一下大门口议论纷纷的几百住户,这种近乎聚齐了一般住户的情况,还没有发生过。
“大家晚上好!”罗雅婷从西边走了过来,老远的微笑着和大家打着招呼。
“罗老师,你也收到通知了吗?”乔大妈迎了上去。
“乔大妈,通知说是晚上六点会有大事发生,再过几分钟便可知道什么大事了,别急耐心等等!”罗雅婷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却是失望的没有看到我这个设计这场大戏的导演和编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有住户离开,却又更加多刚回家的住户出现,在五点五十八分的时候,人数已经达到了近三百人。
“哇塞……落水小区开会呢!”小区外也有不少人看到大门口人头攒动,立马围拢过来。
“董公子来了!”罗雅婷忽然一声大喊,几百人的目光转向了北面。
董鹤山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衬衣,带着一副墨镜,脖子上还围上了一条深色的丝巾。加上头上一顶黑白色的遮阳帽,显得极为酷炫的走了过来。
“这厮,就会装逼!”有人不满董鹤山的出场方式,骂骂咧咧的鄙夷道。
“咳咳……”董鹤山被人群视为了焦点,尴尬的咳嗽着。
这里面三百多人,加上大门口围观的起码有了五百人,如此之多的看热闹的人群,他在阳台上就知道了。现在的情况是,他是来被罗雅婷羞辱的,可不是来装酷的。当然,这个事情,到目前还只有自己和罗雅婷知道。
“董鹤山,给本姑娘滚过来!”忽然,一声清诧的吼声在人群中响起。随着群众的目光转移,罗雅婷叉着腰咧着嘴,对着董鹤山瞪着眼睛。
“吼吼……”人群中有了吼声,这是百分百看热闹的人。
说来奇怪,往常趾高气昂的董鹤山,居然还真的低着头走向了罗雅婷。
“呀呀……董鹤山这小子转性啦?”乔大妈特别诧异。
“董鹤山,你戴着墨镜和遮阳帽是干什么?”罗雅婷厉声问道。
“偶感风寒……”董鹤山浑身发凉的解释着。
“风寒?现在大热天的,你偶感风寒?”罗雅婷鄙夷一笑,指着董鹤山说道:“你听好了,本姑娘现在要你马上把丝巾、墨镜和遮阳帽拿下来,让大家看看你的真容!”
“这个……”董鹤山甚是犹豫。现在是晚上六点,可是那光线异常的明亮,一旦取下遮丑的物件,那还不得羞死啊!
“我叫你取下来,你听不到吗?”罗雅婷的语气不容半点抗拒。
“哇……这个美女好强悍!”大门口外不认识罗雅婷的人立马惊赞。
“我取就是!”如今光碟还在罗雅婷手中,董鹤山那是没有半点办法不按照对方的话做。
“哈哈……笑死我了,董公子成了国宝大熊猫了!”
“哈哈……原来这厮装逼是想遮掩脸上和头上的伤痕累累,有趣啊!”随着董鹤山把遮丑物取下,群众们笑成了一片。
“呵呵……董鹤山,你青紫红肿的脸,是怎么回事啊?”罗雅婷笑问。
“咳咳……出门被车撞了!”董鹤山难为情的扯淡道。

dyc5y好文筆的小說 兄弟,想你了-第346章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zp6dc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你真能找出他?你找出他又要怎样做?如何才能让这件事圆满解决?”罗雅婷一瞬间的问题很多,我谈及的五天找出拍摄者,她的心也跟着活络起来。
河伯證道
我拍拍胸口,笑道:“罗老师,什么是极品?那就是说,天上地下,还没有我这个小保安做不到的事情。让我留个悬念给你,现在我不能说出怎么样对付那个人,不过我用人格保证,绝对完美解决这件事。”
愚情
武装风暴 骷髅精灵
庶女毒后 红丸子
罗雅婷眨眨眼睛,点点头道:“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可靠,从你分析照片的角度看出来,你虽然谈不上什么极品保安,但也不是普通保安。好吧,我先拖着他,五天后,希望你给我一个好消息!”
“尽管放心的睡大觉,保持好的睡眠时间,才会天天都如花儿般的美艳动人。罗老师啊,说实话,你真的很正点,嘻嘻……”刚正经不到十分钟的我,脸上的笑容又有了绽放。
“滚蛋,你个色狼!”罗雅婷站起身,对着我做个鬼脸,走出门卫室,透过窗户给我做出了左右手打耳光的动作后,咯咯笑着捂嘴走开。
“喂……罗老师,等我搞定这件事后,你怎样感谢我啊?”罗雅婷的离去,我顿觉一下子有了种失落感,于是小跑着追了上来。在这个无聊的下午,能够和美女多说几句话,那也是很不错的差事。
“我感谢你?你搞清楚,那晚上要不是你多管闲事,我清醒百醒的会掉进喷泉吗?我会被那家伙拍照威胁吗?你还好意思谈感谢,真是个无趣的男人!”罗雅婷显然把这一切都归结在我身上。
“得得……被罗老师这样一说,我的积极性真的消失得差不多了,哎……”我绷着脸,摇着头,很是失望的模样。
“好好……算我怕了你,只要你能解决好这事,不留任何后遗症,你说吧,要钱还是要什么?”罗雅婷眼见我好似要反悔不帮自己了,立即变换了态度。有那种照片捏在别人手中,任谁也不安心。
我这才得意一笑,双手负在胸前,顿了一会说道:“钱嘛,的确是很可爱的东西,不过……”随着眼光看向大美女,声调的渐渐拉长,引来罗雅婷紧张的把手护住胸口。
“不过嘛……比起罗老师来,钱还真不算啥,嘻嘻……”我终于把后半截话给说完,得瑟之极的坏笑。
“你休想!你个趁人之危的小人,想要我陪你睡?你做梦去吧,滚!”罗雅婷飞起一脚踢向了我。
“我没有那么万恶!”我闪开美女猛踢,呆呆一笑道:“我是说,到时候罗老师把这几张照片给我就好,晚上可以鉴赏一下,别……别打!”我捂住头,抱头鼠窜的逃回了门卫室。
壹紙寵婚:少將大人來PK
“不要脸、王八蛋!”我听到罗雅婷怒骂声音消失,这才走出门卫室,把眼光转向了A栋和B栋两栋大楼。
走到喷泉边,我调整了一下背身于两栋大楼的角度,尽量把那晚上和罗雅婷所在的位置重新模拟了一番。根据照片的拍摄角度,我最终找到了一个纬度。
而这个纬度,几乎可以肯定拍摄者所在的具体大楼。
A栋!
楼层判断是四到八楼,因为照片拍摄出的只有罗雅婷的左边,从现实中看,便是右边大楼,那也就是说,拍摄者所在的是A栋A单元、四楼至八楼的四家住户。
“哈哈……我真是个极品保安!”我满意的结束了案件重演,余光在四层阳台上扫视一下。接下来,便是了解这四户人家的家庭背景,从而确定出究竟是哪一户,做出了偷拍且勒索罗雅婷的事件。
所谓,雁过留痕!
在细节中决定成败,便是如此!只要你学会判断和分析,没有找不出真相的理由!
我心中有了议定,懒庸的打个哈欠,大大咧咧的钻入了门卫室里,右手托住下巴假寐起来。
“踏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我惊醒,听声辨认,和一个熟识的人相处,能够听出对方的脚步声,这种不能叫本事,而是自然的判断力。
“陈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你要去哪里?”陈俊看着我偷睡,本不想打扰我的,想就这样离去,却是跨出小区大门时,听到了我的问话。
“我啊,睡得差不多了,出门走走!注意别在睡了,差不多五点,马上就是住户进出的高峰期了。回见,楚思麒!”陈俊也不多停留,对着探出脑袋的我挥挥手,加急脚步转向了右边。
“陈哥是去见胖寡妇了!哟……还真五点了,起来运动一下子!”我伸着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
EXO之血族女王十二夫
陈俊脚下疾行,轻车熟路的穿过几个小巷,出现在胖寡妇莎莉姐的出租屋前。
举起手又放下,陈俊甚是犹豫了一阵子,最终还是敲动了房门。
贤妻的复仇
“谁啊!?”屋子里,传来那破钟般的声音。
“莎莉,我是陈俊!”男人回道。
“咔吱……”
房门打开,胖得几乎塞满房门的女人脸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露出肿得像猪唇的嘴巴,看着陈俊的时候,眼睛里露出惊怕。
“莎莉,你这是怎么啦?”陈俊挤进房屋,屋子里弥散着浓烈的医药味。
“陈俊,呜呜……”胖女人忽然掩面哭起来,说道:“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不该拿照片威胁你,你饶过我好不好?我不是已经把照片还给你兄弟了吗?呜呜……我真的没有藏着底片,我不敢啊!”
“莎莉……”陈俊脸上带着疑惑,心中却是忍不住一笑,那个威逼自己就范一月的可恶寡妇,显然是被人给弄成了惊弓之鸟,还以为自己是来继续为难她的。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们饶过我好不好?念着我们在一起那么多次,陈哥,你放过我,行不?”莎莉的眼睛里全部都是乞求。
“好,我放过你!我今天过来,是想代替我兄弟给你再次警告,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我想知道,你究竟被我兄弟怎么样了?念在情人一场的份上,我劝劝他别再为难你!”陈俊心里那个乐啊,恨不得立马笑出来,但是依旧装出一副念旧情的模样,苦瓜着脸。
“陈哥,我……呜呜……昨晚我下班回家,遇到了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男人,喝得醉醺醺的。我一念之差,想把他也带回来睡一次后,拍摄下我和他的不雅照威胁他就范。陈哥,你别生气,我知道是我不好,我这样的张相和身材,我只能这样的做啊!”莎莉痛苦的嘶嚎着,用手揉着生疼的脸颊,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时,还仿若是再噩梦重演。
“你继续说!”陈俊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把那个恨帅气的男人带回来,关上门后他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哎……当时我还开心着呢,结果,我当时脑子觉得被重物击中,然后昏厥过去。等到我醒来……呜呜……我的妈呀,我居然光着身子和一个在天桥下乞讨的老乞丐搂在一起,呕……”谈到这里,莎莉抓狂般的扯着头发,显得痛不欲生。
斷頭人系列之壹劍刺向太陽 好風良月
“继续!”陈俊一阵子恶心。
“接下来,我想抗拒老乞丐碰我,可是我浑身无力,呜呜……没多久,我看到那个我领回家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递给我一叠照片。我的妈呀,居然是我和老乞丐的照片,呜呜……”莎莉的身躯再次浑身颤抖,肥肉乱撞,居然有了轻微了撞击声。
“哈哈……”听到这里的陈俊,再也忍不住佩服对方的手段,大笑起来。
“你……”莎莉一脸的胆寒,陈俊的笑声仿似这个世界上最犀利的武器,完全的挫伤了自己的自尊心。
“是不是后来,那个你想钓凯子的男人,拿照片威胁你,让你交出我和你拍摄的照片?”陈俊叼上一根烟,愉悦的吐出一股浓烟。
有個戀愛想和妳談談
“是啊,我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后来不知道那个男人用了什么手法,我能自己走动了,于是我和他回来把照片交给他。他冷铿的问我有没有留着底片,我说没有!呜呜……这个恐怖的男人,居然拿着手中的照片掴我耳光,嘴里念叨着:
这一个耳光,是替我兄弟打你的!这一个耳光,是替我大嫂打你的!这一个耳光,是替我侄儿侄女打你的……呜呜……说了一大堆,便打了我几十耳光,我的脸肿得睁不开眼睛。”胖女人哭得更加激烈起来,把近一百公斤的身躯啪嗒一下跌坐在地上。
“哈哈……他打你之后,你迫不得已把底片交出来了?”陈俊逼问道。在办公桌里发现的信封里面,并没有自己和莎莉不雅照的底片。这也是,陈俊为什么要追到这边问莎莉的原因。难道,那个帮他的人,还存有别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