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第755章 內 幕展示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当初是无意认识伍洲行,那时候的江华军还不算一个大角色,在窄台省这样的工业发达省,他这样的身份确实不算惹眼。
也是巧合,之前与伍洲行搭话,谈过之后,彼此之间似乎说话投机。伍洲行这样的大佬,在窄台省虽说低调,可江华军也知道他确实很不一般。能耐不小,人脉强大。
也是这些年来在外面闯荡,行走,与人打交道。伍洲行怎么说都是一个低调的人,江华军明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富豪。
能够在报上找到的、能够在某些报道上排位的,实际上的富有与实力,都有不小水分,实际的财力未必就那么大。反而是那些一直不见诸报端的,没有对外宣传的,才是真正的实力派。
这些人唯恐被人盯着,才尽可能将一切关注的视力都转移开。伍洲行就是这类人,虽说伍洲行自己从不承认,江华军却心里更加笃定这样的认知。
也是基于此,江华军在窄台省这几年所做的工作,都觉得万无一失。当然,之前对伍洲行这位大老板也进行过适度的调查,虽不多,但收到的信息,也印证了他对伍洲行的印象。
后来那次同伍洲行聊天,谈到要引进项目,一开始伍洲行也不搭话。是江华军几次找了伍洲行,请求帮忙,伍洲行也不说是他提供帮助,而是提供一个不是准确的信息。
就是这样的情形下,台洋金属才进入江华军的视野,然后,彼此之间谈了分厂的建设和推进。这一谈就是好几年时间,江华军从之前的那边,到目前柳河市市长之位,都在持之以恒地推进引进台洋金属的事情,谁知在最后关口,台洋金属的老总提出搬迁分厂的增资。
从老总和副总的语气和态度看,如果柳河市这边不肯增资,似乎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局面。
而摆脱柳河市的纠缠,能够让台洋金属在海外布局更顺利,更专注。似乎提出增资这种事情,还是基于对柳河市这边不食言所做的选择。
虽说同台洋金属谈了好几年,但对台洋金属与伍洲行之间,是不是熟悉,江华军也不知情。偶尔与伍洲行通电话,两人也不讨论这个方面,而江华军有时候刻意地要谈这个问题时,伍洲行也不接话题。
似乎彼此之间的往来仅限于朋友之间的聊天,不涉及彼此的工作和其他方面。这时候,给伍洲行拨打电话,江华军心里也是紧张,不知伍洲行会有什么也的反应。
不过,今天遇到台洋金属这样的态度,也是将江华军逼到没路可走的地步。只能同伍洲行聊聊,简介得到一些情况与线索,才能更好地进行判断。
精品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曉陽高-第755章 內 幕推薦
谁想,电话反馈的是对方正在通话中,江华军听到语音回复,很无奈地挂断电话,总不能一直拨打对方,这也是很不礼貌的。
火熱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755章 內 幕
江华军并不知道伍洲行是在跟谁打电话,可此时的伍洲行,坐在一家茶室里,看着笔记本上的数据。一杯茶,飘着热气。并不是很有心地说电话,“对的,我估计是这样。”
“老板,我看是比较难成的事。”电话另一端的人说。
“不要在意成不成,反正也没什么赚头。成也可不成也没事。”伍洲行说,“好了,不多说了,就这样做就行了。”
“好的,老板,我猜会给您打电话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品紅人 txt-第755章 內 幕閲讀
“已经打了。”伍洲行说着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端起茶来喝。一边沉思着,这两年,公司前行的路似乎越来越窄小,竞争环境越来越差。
早几年如鱼得水的氛围已经不再有,要继续生存,手底下好几家厂子都必要搬迁,往内陆进行布局。
不过,这样的布局也未必走得通,因为这些厂、项目,一开始就不是走自主研发的路子,而是模仿别家的成品。如此,一开始确实赚了不少块钱,可近些年来市场的紧缩,让伍洲行手里的几个项目不断地消耗了资源,资金上也在绷紧。
要寻求摆脱目前的困境,伍洲行也不是看不出路在哪里。可看到却走不通,因为一家集团的内力不是三两个月就可积累而得的。一开始走佬块钱的路子,如今想要改变都不可能做到。
这也是伍洲行这几年来,眼看着手里积累的资源在按照一定的速度消耗,散失,心疼之余又无能为力。
台洋金属有限公司原本就是伍洲行名下的一家公司,最初,这家金属制品公司很赚了一些钱。但随着窄台省对环境保护的强调、推行,使得台洋金属的产品和生产受到很大限制。
为此,伍洲行早想将这家厂往不够发达的内地转移,但一来形势还没有逼得过紧,二来台洋金属生产的产品一直在调整,市场上什么好卖,台洋金属就紧急加工什么产品,甚至连品牌都是在模仿。
当真搬迁到江上省去,固然在那边会安稳一段时间,可从生产效率来看,却不像在窄台省这样,便利地将产出的产品直接倾销到市场去。
窄台省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大环境,山寨品特别多,山寨的产品又有多种渠道消化掉这些东西,继而形成一个产业链条。
江上省工业经济较差,产品少,台洋金属到柳河市去确实能够立足,但到柳河市后,生产什么主业?继续走山寨品的路子,也不是不可以,但弊端也是非常明显的。
那就是在产品销售方面,那边没有足够的市场,也没有窄台省那种氛围。生产出来的产品,极有可能受到质疑,从而被人盯上。
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台洋金属一直都在主张搬迁与原地挣扎之间摇摆不定。这样的决策,让台洋金属的管理层也拿不定最后的主意。伍洲行在这个问题上,确实也处理不好,与台洋金属类似的他手里还有好几家,该处理的厂子,台洋金属还不算排在最紧迫的一家。
对于伍洲行和台洋金属,江华军虽说到这边好几年,但依旧没办法找到实质性的情况,盖因窄台省这边的山寨品是主潮流,想打听到一家公司的内情,外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好看的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 txt-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鑒賞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周术保一怔,不知是怎么回事。老婆向梅玉对于他的工作,从来没有过问,也没有到单位露面的意思。之前在A县三年任县长,向梅玉就一次都没到过A县。
这时候,突然说她到了长坪县,这是什么意思?周术保心里一怒,可看到身边何勤没走远,也不想在何勤面前失态。低声说,“怎么回事?直接跑到这边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讀書
向梅玉说,“我在十字路口,这里有一家叫兴来酒店,等你。”说后边挂了电话,向梅玉在家一向是随意,不反驳过周术保。也使得周术保习惯了这样的向梅玉,可老婆真到了长坪县,周术保也不能真丢下不管。
向梅玉挂了电话,心里一股气憋着。要不是这个男人,自己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那天小高送外卖到家里,吃过东西,小高倒是劝过她。向梅玉一时间也转不过性子,两人在沙发上僵持,小高始终没有强迫什么。
快一个小时后,向梅玉突然想自己这样的日子往后肯定很多,很长,那就该如何就如何吧。何必计较?
这样想,便将小高解放,随后任由小高进犯。
小高见向梅玉终于接受目前的遭遇,心里也放心,放肆地闹一阵,才将向梅玉拉到市里。
见过辉哥,在办公室谈了条件。辉哥也答应了向梅玉的要求,月薪四万,奖金另算。
议定协议,双方签了。所写的条款与向梅玉的要求一致,辉哥也不怕她抓什么证据之类,知道要给向梅玉一个念想。
签了字,辉哥将协议递给向梅玉,她伸手拿,辉哥却没有放开手,说,“梅姐,以后我们是合作关系。以前的情仇,一笔勾销。合作愉快。”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
向梅玉不说话,见辉哥还是不肯放开手中的协议,说,“辉哥要反悔?”
“我要反悔什么?”辉哥说。
“那你想怎么样?”向梅玉说。
“梅姐,办公室很宽敞,想不想玩一玩?会开心的。”辉哥也不是很在意,主要是故意这样说,要看向梅玉的配合程度,也是想看看向梅玉的态度,好判断以后彼此之间的关系。
“叫你妈。”向梅玉说。
好看的都市小说 一品紅人 ptt-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相伴
“梅姐,你这样就没诚意了。就这一次,以后是你和小高的事情,我不管。行不行?”辉哥似乎也来了情绪,反而想要做成这个事情。
小高也在办公室,对辉哥所说不表示什么。与向梅玉之间的关系,不过是那样,辉哥即使夹在其中,对他而言也不怎么在乎。
向梅玉听辉哥如此说,也知道,辉哥要发泄一通,或许会顺气了。而辉哥身边确实不缺女人,琳琳就比她年轻也比她有资本。
“就当被狗要一口。”向梅玉说了,放开拿着的协议文件,看着辉哥。辉哥见她如此,笑笑,才不在乎向梅玉是不是骂他是狗,将向梅玉拉到身边,将她放在办公桌上。
之后,辉哥不在为难她,向梅玉拿了协议书与小高离开跃飞建筑。向梅玉回到家中,都是小高送她、陪她。回到家里,向梅玉对相关有些不满,但也知道小高与辉哥之间的从属关系,说,“小高,你是不是很愿意看着辉哥欺负我?”
“梅姐,我确实不喜欢,”小高说,脸色平静,“可辉哥想怎么样,我都会帮他。”小高这样说,也是要向梅玉明白,不会因为她的存在,就让小高个辉哥之间产生裂痕。
将向梅玉送到家,小高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向梅玉如今对小高是不是留在家里,也不在意。见小高不走,到他身边,说,“来吧,我不想身上有辉哥的味道,你来……”
随后,两人到主卧,小高就取代了周术保的角色,在房间折腾一阵,直到小高没有体力。
回想之前的种种,向梅玉感觉到自己心中塞满了恨。对之前一直惧怕的周术保,也是不再害怕,而是恨意深切。
小高将她送过来,到长坪县城,然后就离开。但没有离开长坪县,就算是周术保也不可能找到小高的存在。
按照向梅玉与小高、辉哥商定的计划,向梅玉先找周术保谈好,跃飞建筑的人才会出现。跃飞建筑的人出现后,向梅玉便不多参与,只是督促周术保要他落实好工程项目到位。
天气热,向梅玉穿得大方,一袭长裙,天青色。倒是让向梅玉有着出尘质感,当然,这只是外在的感观印象,让路过身边的人都会投看她一眼。
论颜值,向梅玉也不差,论身材,那确实够得上丰腴。
一台车缓缓停在向梅玉身边不远,车窗摇下,周术保在车里叫一声。向梅玉见周术保在车里,便上车。
见周术保脸黑着,向梅玉也不在乎。有司机在,周术保不会就发脾气,而是让司机将向梅玉送到他住的酒店房间。
进房间,门一关。周术保怒气勃发,恶声地说,“你到底怎么回事?跑来做什么。不要上班?”
周术保不知向梅玉突然过来是怎么回事,也不想问,骂几句让女人回去就好。
向梅玉脸上平静,没有为周术保的怒气而所动,等周术保说完,也不说话,就像没有听到周术保说什么一样。周术保见了,知道单纯吼两句,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吧。”
“我这么老远过来,你就这个样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你说。你每次回家,我有没有吼你,有没有赶你走?”向梅玉声音不高,但语气却不善。心态完全变了,在周术保面前自然不会再退让。
“我……我不是要赶你走。真的,这段时间忙,长坪县这边的人对我并不善意,得好好应付才行。”周术保语气总算平衡一些。
“那就好。老周,上次回家,本来有件事要跟你说的,但你急匆匆的,也就没说成。”向梅玉说。
“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吗,用得着跑这么远。”周术保说。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第702章 向梅玉的轉變讀書
“儿子今年高一,秋季就是高二了。我答应儿子,送他出国读大学。钱从哪里来,你想过没有?”向梅玉说着表情有些冷,“你想过家吗。”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曉陽高-第697章 蛋有縫鑒賞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向梅玉听辉哥说出她的名字,便惊出一身冷汗。惊叫起来,“你调查我……”
“梅姐,何必大惊小怪啊。你的事情我早就清楚,你们家的情况我也一清二楚。”辉哥冷声说。
“我……”向梅玉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对方既然已经知道她的情况,但还如此搞,肯定会有目的。向梅玉看向前排的小高,手下意识地拉车门把,想要开门逃走。
“梅姐,不要这样。太不给面子可不行啊。”辉哥说,“小高两年前确实是我安排的,昨天的事情也是我安排的。怎么,还没玩开心?真不开心,我们可回去继续,如果梅姐觉得我和小高还不够,一个电话,可叫十个八个大男人来,足够你尽兴的。”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不要乱来,不然,我死了你们也逃不掉。”向梅玉惊慌失措,落到对方手中,他们长时间安排,然后如今要收网,绝对会对自己不利。
“梅姐,出来混就是求财的,没有人会对你不利。”辉哥说,“当然,如果梅姐一点不肯给我面子,我也没办法。”
“你要做什么?”向梅玉说听说对方求财,多少有些放心。
“不是已经说过吗,我是市里跃飞建筑的经理啊,你可到市里找。这是千真万确的,明天就可去公司找,经理办公室,我会在那里等。梅姐如果有想法,我们在办公室玩一玩也行。
做建筑的生意,自然要项目。我知道周县长,不对,如今是周书记了。他那边有项目的,是不是?”
“你们……”向梅玉这时候才明白,对方处心积虑将自己拉下水,目的是要通过她来控制周术宝,但这样能够做到吗?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一品紅人-第697章 蛋有縫展示
知道自家男人的脾气,如果得知她在外面的情况,肯定会往死里打。但这样子也不你解决问题,县里的工程项目,周术宝肯放出来给跃飞建筑吗?
“辉哥,要项目你直接找周术宝,何必将我这个不起作用的人拉下水?既然你们查清楚我们家的情况,又要求财,也肯定知道周术宝会不会听我的话,是不是?”向梅玉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被对方掌控,反而不去想如何脱身。
对方绝对不会让她轻易就脱身事外,那么,唯有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对方或许不会再逼着自己。
周术宝的强势,个性也强,对向梅玉从来都不退让的。这也是向梅玉明证自家男人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敢闹的原因。
辉哥这些人,安排小高来接近自己,之后又若即若离地吊着不收线,知道如今才开始有动作。
“嗯,周书记的性格我当然了解,非常熟悉。”辉哥说,“最初要不是周县长,我也不会这样安排小高了。”
“为什么?”向梅玉知道辉哥是A县人,而周术宝任县长的三年,就是在A县任职。
“为什么?周县长到县里一年,我老婆就被他欺负了,你说为什么?”辉哥突然恶狠狠地,脸色狰狞,双手抓住向梅玉,将她按在座椅上,又去掐她脖子。
小高在前排,见辉哥突然情绪失控,忙大声说,“辉哥、辉哥!”
小高喊几声,辉哥的情绪稍微稳定一些,将向梅玉放开。辉哥坐回自己的位子,向梅玉贴在车门边,想远离这个辉哥。
过一会,辉哥情绪恢复不少,看着向梅玉,说,“事情你也知道了,我不是欺负你,只是报复你男人。谁让你是他老婆?”
“你就敢欺负我。”向梅玉恨声说,苍蝇不叮无缝蛋,她自己有缺,就怪不得别人,而周术宝在任上乱来,对方要报复,那找谁?
对周术宝这样的人,对方绝对不敢有所表示的,只能忍住。除非想走绝路。对于体系里的领导,系统还是非常强力保护的,这是绝对无理由保护。
辉哥既然是做公司的,估计也是因为业务上的原因,才让自己老婆接近周术宝,然后辉哥又觉得吃亏了,才安排小高来找她,从她身上找回那种平衡。
“是啊,我确实不敢对周书记怎么样。”辉哥直接承认这一点,“我不敢对他怎么样,那又如何?梅姐,你不肯给面子、不肯配合,我直接将你所有视频和照片,都传到网上。你觉得会怎么样?”
“啊,你……你……”向梅玉才觉得真的天要塌了。
“不然,我安排小高干什么?那都是要成本的啊。”辉哥说,“梅姐,事情已经说开,你还是给面子吧,大家都好。是不是?
以后梅姐想开心,直接到市里公司来,我会安排小高陪你。如果觉得不满意,我也参与,不嫌梅姐年龄大的。”
向梅玉听着话,一直强忍着的泪水顿时迸流,呜呜呜地哭,也不知要怎么才你处理面前的事情。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 ptt-第697章 蛋有縫閲讀
多年来,因为自家男人在体系里一步步升起,自己的工作、生活和身边要处理的事情,都变得顺利而轻松。
大多的情况下,往往是一句话、一个电话就会解决难题。
可今天面对的事情,这个辉哥苦心孤旨布局这几年,确实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但要说对方穷凶极恶,向梅玉也知道,很可能更多在于自家男人才是真正起因。
对方不敢找自家男人的麻烦,从这样的角度来报复,然后,还要自己来配合对方拿到更多的过程项目,赚钱。
自己不配合的情况下,最大的可能程度辉哥会做到什么,一时间也无法判断。真将自己的那些视频放出去,一来自己没脸见人,再者很可能将自家男人从位子上拖累拉下来。
一旦周术宝的职位不保,那么自家的处境会恶劣百倍千倍,以前的所有,都将一无所有。
这样的结局,让向梅玉如何接受?
如果,自己举报辉哥和小高,会有什么结果?辉哥等肯定会进一步报复,另外,周术宝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而自己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公安即使将辉哥等人抓起来,定什么罪?
因为从两年前到现在,哪怕昨晚的事情,整个过程对方最多是语言上的驳斥,没有丝毫强力而为,这样算不算强那个间?

人氣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txt-第691章 找人難相伴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到省城三天,周术宝先找到省交通厅。对交通厅的情况,他是熟悉的,将准备好的材料递交上去。
递交材料不过是第一步,对这些程序,周术宝也是明白。该找人的地方,该如何沟通的方式,他都能够熟门熟路。因为,到长平县之前,他跑省交通厅的次数可不少,项目也做过好几个,虽说每一个项目都不大。
也因此,从县里出来,他是有信心的。对长河线项目的立项、启动、资金投入、竞标、施工等每一个环节都不担心。因为对于长平县而言,这条路的升级是确实需要的项目。
反而是城南市场的项目就复杂一些,因为这样的项目需要的资金投入太多,又要做搬迁、做几百户的拆迁户的工作。牵涉到的利益也特别大,一家或几家建筑公司一起来承接工程才是最适合的。
当然,一口价卖给开发商,也是一种非常好的做法。这样做,就不需要自己费心,该有的利益不会少。
可周术宝觉得这样做确实干脆,但却少了自己升上的通道和空间。如果说,将这个项目的一切都拿在手里,那么,就可逐渐与省里、市里的人进行接触,然后,极可能找到省里某一位实权人物,然后,自己在他一句话之后,高升而上。
这是周术宝的一贯想法,从一开始上班时,听身边的人感概,他就想透了这个事情。到如今,能够成为一县之书记,他觉得是找到了秘诀的。
古话说得好,吃了人的口软,拿了人的手短。平素往来,一支烟散开去,彼此就显然地要好交流的多,这就是最有力的明证。
三天来,在省城找了不少人,但周术宝最想找到的就是周少。可他联系过之前的那位朋友,提到准备感谢周少时,朋友却没有爽朗回应。
周术宝也不知原因在哪里,不过他想,周少地位肯定高,不想见自己也是必然的,可只要自己诚意到了,对方总不会完全将门关闭。
路是人走出来的,如果没有耐心,没有勇气,怎么可能成功?
虽说几次邀约省城的那位朋友见面,安排活动,可对方却不肯露面。昨天,朋友说有事要到外省跑一趟,暂时不在省城,等下一次有机会再聚一聚,一醉方休。
周术宝这次到省城来,是跑项目的,自然做足了准备。另外,在长平县也安稳了,还要对周少以及那位朋友表达诚意,感谢之意。
可朋友不肯见面,周少那边都没处联络。对周术宝而言,这也是一个问题。难道是因为自己反应过慢,使得朋友在周少那里丢了脸面?
原因不知,周术宝也不可能直接问那位朋友。彼此往来的时间不短,周术宝在朋友那里的投入真不算少。多年来累计估计高达几十万,当然,周术宝自己也在不断地往上攀升。
至于他晋升的核心因素在哪里,周术宝自己也不太明白。对于自己的付出多少,周术宝是不在意的,也明白,这些资源如果自己留着,确实可能存下不少资金。
人氣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ptt-第691章 找人難
但如果,自己不用这些资源进行投入,又如何保证自己有持续的前进?在体系里,没有持续的晋升,之前得到的东西,都可能成为另一种东西,让自身破灭的存在。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一品紅人-第691章 找人難推薦
只有不断晋升、不断前进,不断扩大自己的人脉圈子,才是常胜之将。才能保证自己稳步行进。
对这样的理解,周术宝如今是越来越深刻,要不是他一直坚持不懈跑省城,哪会得到处级级别,更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省城这边到了三天,该找的人都已经找过,想要见的人不能见的可能就没有办法了。周术宝多少有些沮丧,留在省城这边确实不怎么有用,就这样回县里去,他心里是不甘心的。
到省城之后,市里组织部那边的一个领导层给他电话,问过杨再新的事情。对于杨再新要进入县委常委的事情,目前讨论已经过了,市里这边再问他。他也仅是将会议的情况,告诉对方。
领导虽说征求周术宝本人的意见,他也明白,这不过是市里的一个程序。既然是市组织部的领导出面来问,也体会到市里组织部的意图。周术宝便对杨再新的事情表示了肯定,之后,他心里却是不太爽。
这个事情虽然是昨天的事,但周术宝睡一晚后,还是没有顺这一口气。杨再新怎么说都太年轻,而怀仁镇的业绩虽说不差,但也没有强到那种程度。
算一算怀仁镇或杨再新的成绩,周术宝觉得真没有几样能够拿出手的。一个是刺梨种植项目的推动,目前,刺梨种植确实有一些收获,新畦食品公司拿到两个亿的订单,至少有一年消化;养殖产品的数量虽说不少,可能够盈利吗?
二是那所学校的建设,确实有些耀眼。因为几个亿的投入到学校建设,还是有些吓人的,关键是拉到赞助;
三是什么?周术宝想来想去,其他的都是小事情,真算不得什么。比如全省的十佳青年,这个仅是荣誉,没有实际意义的业绩;比如在产业发展这一块所作的工作,这些工作,主要还是县里和市里的领导在推动,要不然,怀仁镇以及杨再新有什么影响力?
还有比如县里旅游产业的变化,有所提升,这个能够算在杨再新头上?真算给杨再新,对其他人的工作又怎么算?很不公平。
“静静的柳河”这个公众号影响力确实不小,为学校那一块积攒了不少钱,对长平县和横折县的宣传力度确实不小,这也是事实。但这样的业绩能够算给杨再新吗?
人氣連載小說 一品紅人討論-第691章 找人難展示
何况,公众号已经并入了新畦食品公司,还将总部迁移到省城了。
最为让周术宝不满的,就是杨再新才三十岁。三十岁担任一个镇的党委书记就已经过分了,还要提升为县委常委成员,让那些多年努力的领导们情何以堪?
不过,周术宝琢磨市里的意思是要过这一关卡,市里向省部推荐。省里不会再做出那些不可靠的事情吧。

oara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613章 惱羞成怒閲讀-337u1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丁丹到县委时,直接去找周术保。时间上扣得很准,因为他早就有所准备,签好上午办完出院手续,然后看到公众号播送的消息,过来与书记报告。
周术保到时候即使有很多想法,也不好讲怒气发在丁丹身上。至于丁丹到底是什么态度,这种不明朗的做法,才是最有力与斗争的。
不等陈耀东进办公室请示,丁丹直接敲门后,就进了书记办公室。见周术保在办公室中,说,“术宝书记,在忙啊。我急急忙忙过来,就不等陈秘书先请示了。”
周术保原本有些不满,来人这样敲门就进来,确实很不礼貌。可见到进来人是丁丹,也不好生气,说,“丁丹书记,身体怎么样,你不是在住院吗?我刚才还同王彧主任说,中午前到医院去看看你的情况。”
“我这是旧毛病,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挂几瓶水,挂完就没事了。”丁丹说,“书记,昨天你交给我的事情,今天情况有变了,我才急忙赶过来向你汇报。”
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无敌王拳 落雪的秋
“哦……”周术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稍等才想起是什么事情,“你说是‘静静的柳河’这个公众号?”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是的,就在刚刚,十点钟的时候,‘静静的柳河’发布了最新的动向。公众号目前已经并入新畦食品公司,成为新畦食品公司的一个下属部门。这个事情,这时候还在省城发布新闻,你看吧。”
丁丹说着,将手机的视频打开,递给周术保。视频的画面,正是张继光谈到“静静的柳河”已经并入新畦食品公司之后,接下来会如何操作。
场面上的记者,有铭牌的,画面展示了有柳河市的记者,更有江上省省台的记者。周术保看到画面的情况,对丁丹说,“怎么回事?”
“书记,刚才我出院之后,准备来上班。路上收到消息,说新畦食品吸纳‘静静的柳河’,成为新畦食品的一部分。
重生軍嫂是影後
我才看了视频,确有其事。按照张继光所说,他们是在半个月之前双方进行磋商,在三天前在我县管理部门申请、报备,办理了相关手续……
我见到这个情况,觉得先过来汇报为好。‘静静的柳河’这样并入了新畦食品,又对社会进行公开这一行动,县里对他们的监管似乎不好操作了……”
“怎么就不好操作了?”周术保有些恼羞成怒,到县里后,要做到两个动作,都受到实质性的阻挠,让他如何接受?“对公司里的公众号,我们要更加严格进行管理,只要在长坪县,我们宣传部、文化管理部门,都必须管理,要有统一的喉舌,这是我们必须坚守的阵地。”
“书记,‘静静的柳河’并入新畦食品公司后,注册地和办公地都转入省城里,长坪县和柳河市这边,只留下他们的工作站。严格地说,如今的‘静静的柳河’已经隶属于省城,而不是我们长坪县名下。”
“不在长坪县?”周术保见丁丹点头,他虽看到视频的播送,内情还不是很了解,“那公众号里的资金呢,也转给新畦食品公司?这怎么行?”
“书记。你放心,公众号里的资金,谁也动不了的。因为这些钱谁敢动用一分钱,都会被网友查找出来,随后就有人会将这个人的情况搜索并公布到网上。
所以,新畦食品公司也不敢动里面的一分钱。因为,只要他们动了钱,会遭到全网抵制,这样的威力谁也承受不起。
省城的那边地方领导或大领导,也不敢动用这些钱的,谁不怕被网友搜索出来?不管你把钱花在什么地方,都会被网友搜索出来,然后在网上公布。谁这样做,政治生命就到头了……”
丁丹在书记办公室不多呆,将情况说清楚,让周术保明白,对“静静的柳河”里的每一分钱,都不要有任何觊觎之心,那公众号在哪里,对长坪县的影响都不大。
公務員筆記
虽然明白公众号里的钱不能动,但公众号迁移到省城显然是对他有防备,叫周术保如何接受这样的事情?
等丁丹离开,关了办公室门,周术保挥手将桌上的茶杯砸在墙上,一声响,茶杯碎裂一地。
怒气勃发,骂声不断,这样确实只能在办公室里发货。
手机铃声响了,周术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平复一些,才将手机拿过来看。见是田仁权的来电,便接听。田仁权打电话过来,是告知“静静的柳河”并入新畦食品公司的事情。
虽说丁丹书记先一步告知周术保,可听到田仁权说着事情,肚子里的火气再次升起,但与田仁权说的话时,还是忍住了。
冷宮妖妃 喬雨辰
说,“谢谢仁权县长,不是你提醒,我换不知有这个事情。对了,‘静静的柳河’并入新畦食品公司,到底是什么意图?”
关于这一点,周术保心里多少有些谱谱,只是,想听一听田仁权怎么说,或许他更能够看出其中名堂。
“书记,我猜想啊,应该是杨再新这个人在背后做了一些事情,‘静静的柳河’执掌人张继光,完全听他的话。至于有什么意图,我想啊,可能是章童俊去职,他便动这样的心思。”
“这个人这样复杂?”周术保对杨再新的印象本来就不好,经过这件事,指挥更深的负面印象。
“书记,关于杨再新这个人,我也说不好。之前,因为怀仁镇矿业的事情,我们之间也有过争论。”田仁权直接将这个事情说出来,也是要周术保对他的印象更好一些。
“我知道了。仁权县长,杨再新这个人,年纪轻轻,用心良苦啊。”周术保冷声说。
杨再新自然不知田仁权会有这样一招,也明白,周术保得知“静静的柳河”转到新畦食品名下,迁移到省城去,会给长坪县这边的人什么印象。既然已经决定了,也不在意他们会对自己如何。
反倒是石东富这个人,在这一点上去上,有自己的预判,并且先一步主动提出来,确实是心怀事业之念。自己有时间,得跟省城刘叔叔提一提才好。

jssm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紅人 愛下-第610章 比他更能吹分享-jgyv9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三年后,一个小镇的产业产值将会达到三个亿?着牛皮给吹得真响。周术保在那一瞬间,有种找到知音的错觉。
随即,才觉得杨再新这个年轻人好高骛远,完全是不着实际的人。就像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太大。
这样的人在怀仁镇,当真会坏了这一乡镇,让乡镇受难。可以预见,两三年内,怀仁镇的灾难就降临了,到时候,还不是要县里来为他擦屁股?
狐七公子
在心里骂,章童俊这个家伙,为什么要提拔重用一个夸夸其谈的人?牛皮吹得过大,还要让县里的人相信他,这才是最关键的。
忍住心思,也是抱着了解对方然后好破解对方的心思,周术保便静下来看汇报材料。浏览之后,汇报材料中没见有任何依据呐喊式的言辞,这才是高端吹牛的模式。
怀仁镇一个镇,三年后要达到三个亿的产值,说起来当真让人动心,只是,也仅仅从这个三亿就可判断其中真假。
一个县有三个亿产值吗?如今,国内还有多少个县实际上的真实产值没有达到一个亿?
长坪县这两年汇报的产值是五个亿,其中包括哪些东西,周术保不用看都明白。因为之前他往市里汇报的材料中,县里的产值就是十五个亿。
这些产值的组成,最核心的就是在施工的工程,包括土地在内所有可能换算成价值的东西,都包括在其中。
試愛90天:豪娶天價寶貝
举一个例子,一个村的一户人家。如果有一个人在外打工,那他的标准收入,就按照大工地平均收入进行核算,必然月薪四千五,那他的意念收益至少是五万四,另加奖励等,算成六万是很平常的,算成八万也是可接受的。
另外家里还有三个人,那么在家生产的产值会将一年里所有产出算入其中,而三个人一年多劳力参照地方劳力的收入,会算成一个人五万起底。
村里种植的辣椒、白菜等所有蔬菜;稻谷、玉米、红薯等所有农作物,包括根茎在内都会这算出来;另外重要的一点就是山林,山林的价值必须这算在内,会上一笔不小的产值数据,这一笔数据会随着年份的增加,产值也会增加。
次元主神创建者
这种核算模式,自然会让产值的数据非常好看,而且是有依据地核算出来的,谁也挑不出毛病。周术保之前很自得自己的做法,可目前见到怀仁镇的核算,似乎更加夸大,更神奇,就让周术保有些忍不住了。
杨再新在汇报的数据上,主要分为几大块:
一是矿业的收益,以及矿业在生产过程中,用来一些本地劳力的收益,宏远矿业的职工蔬菜瓜果等,也是不小的消耗量;
二是刺梨种植的产出,从今年开始刺梨挂果,等三年后,已经达到丰产期。这是一块非常大的产值,因为这里的种植面积达,基本覆盖了全镇之前的荒坡;
三是养殖业的产值,包括家禽家畜的产值和养殖的粪便,这也是一个量非常大的存在。按照怀仁镇的说法,农户对养殖充满信心,如今,在外打工的人员也陆陆续续回归,劳动力增加了,使得养殖这一块的量急剧扩增。使得这一块的产值,每年就会超过一个亿。
四是旅游也的发展。怀仁镇虽然没有注明的景点景区,但春季有刺梨花开,满山的花吸引大量游人;到秋季,满山的刺梨果也非常吸引游人,所以,旅游这一块的产值,数额也不小。
看过之后,周术保在心里冷哼一声,将材料往桌上一丢。这得喂养多少的鸡鸭鹅、多少猪牛羊,才会有一个亿的产值?难道怀仁镇一个乡镇,比起大草原的牧场还厉害?
这个牛破真结实,这么吹都没破。
如果我離開 等待盛夏

不过,周术保回想汇报材料中的东西,一时间也找不到具体的破绽,才觉得这个年轻人的功夫当真有些了不得。
窗外的夜色还不深,周术保想着,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今晚自己没有充分准备,这次失利也是必然。但总结教训,接下来必须收服一个个的常委成员后,再来清算总帐。
超级兵器
这些人当真,谁才是第一个突破的人?周术保一下子就想到了田仁权,这是长坪县这边第一个主动找自己汇报工作的人,但那天他没有看清楚这一点,对这个田仁权大意了些。
明天,或者干脆今晚就直接找这个人谈一谈,看看他是什么态度。只是,今晚找田仁权谈,是不是过激了一些?
周术保有些苦恼,当初自己在那边,身为一县之长,似乎觉得要做什么,都可随行而为,可为什么在长坪县这边,总感觉到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束缚着自己?
长坪县这边很显然需要修路、需要城市重建,这是最基本的,人人看得见的存在,为什么就不配合呢?
归结起来,那就是落后地区的人们,没有见识,素质差,不思进取。贫穷果然是原罪。
犹豫一阵,周术保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今晚的会议陈耀东虽说跟在领导身边,但他不能进会议室,会议进程是一点不了解。等见其他领导离开,而自家老大还留在会议室,偏偏主任也留在会议室。让陈耀东以为两人还有花要说,便只能等。
作为秘书,等领导是最为常见的事情,对陈耀东而言,也是适应的。直到自家领导出来,陈耀东才感觉到不对劲,只是不知是为什么会这样。
不能问,跟在领导身后,一起到办公室。书记进办公室后,没等陈耀东跟着进去,便将门关上。陈耀东差点让门给夹了头,心里一阵郁闷,到底是怎么回事?
偏偏这件事还不能问,如果换成田小伟与王彧之间,田小伟或许还敢问问,侧面打听一下。可陈耀东绝对不敢去探问,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未必就不是好事。
因为今晚的会很突然地结束,田仁权自然明白,对这位新到来的书记,心里也是无语。按说到来书记这样的角色,不该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来。
田仁权也不知该不该就立即回家,在办公室坐着消化今晚的事情,却收到周术保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