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kpo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768章 染血的眼睛【感謝萌主高冷機勇宣小樺】讀書-xzj6s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步美看了看画轴,又转头看门口的一群人,“不过,是谁会做这种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呆住的秃顶中年男猛然回神,“那就不可能是我做的了,我家里没有女儿,根本不懂得怎么摆娃娃……”
“第一阶的天皇和皇后摆错了,”光彦严肃脸看男人,“所以犯人应该是不太擅长摆娃娃的人!”
“没错,”元太重重点头,“你就快点承认吧!”
“没有摆错,”池非迟看向站在门口的老太太,“在明治维新之前,左为上的西方思想还没有传入日本,女儿节玩偶的摆法从正面看起来确实是女左男右……”
“而且下方六阶的其他娃娃里,只有左、右大臣的方向同样反过来了,也就是说,将画轴藏在这里的人,是一个擅长摆娃娃、却会下意识地摆成明治维新之前的摆法、上了年纪的人……”柯南也看向老太太,“老婆婆,就是你,对吧?”
老太太见其他人看她,点了点头。
柯南有些惆怅,这一次又是这样,他刚打算思考就结束了,总觉得节奏不该是这样的。
“可是,你为什么做啊,婆婆?”中年妇人惊讶。
老太太低头叹了口气,“唉……我只是想把雷神藏起来,等我儿子回来告诉他,不要再重复我当年的错误了。”
“重复当年的错误?”胖男人疑惑。
“我们家原本还有一幅风神的画轴,”老太太看向陈列台上那副卷轴,“跟这幅雷神画轴是一对,都是我丈夫在仓库里找到的,我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因为传说中风神和雷神是千手观音的守护神,而我们又是观野家,我丈夫常说,这也是我们家的守护神,不过,在我儿子他们夫妇结婚的时候,因为没钱买房子,我就偷偷把风神画轴卖了,没告诉我当时参加公司旅行的丈夫,结果我丈夫他们在海上遇到了台风,乘坐的客船沉没在大海中,那场台风就像是风神刮起来的……”
秃顶胖男人的脸色瞬间苍白,“难、难道说那幅受诅咒的风神画轴辗转到了我手里?”
“没什么诅咒,”老太太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堆起,看起来十分慈祥,“比方说玩偶吧,原本放在孩子们枕边的玩偶,就是为了除厄运、作个替身,同样的,我每次清理雷神画轴上的灰尘时,就会想,那幅风神画轴或许是替我们家承受了本该降临在我们家的灾难……”
说着,老太太又转身面向秃顶胖男人,“所以,这幅雷神画轴,请您不要插手了。”
“哦?原来除了价值之外还有这么一层利益关系呢,”眼镜男看向秃顶男人,挤兑道,“那么,您是打算拼上性命也要把这幅画轴拿到手吗?”
“不、不用了,”秃顶胖男人吓得夺门而出,“我有风神画轴就够了!”
眼镜男笑了笑,收回视线,看向中年妇人和老太太,“那么,我过两天会再来拜访的。”
“啊?”中年妇人一愣。
代 嫁 新娘
这人还想买他们家的画轴?
“我来教你们一些正确保养画轴的方法。”眼镜男笑着说完,鞠躬道,“那我也先告辞了。”
老太太看向带队的中年警察,“那我们也走吧,警官先生,我犯了案,理应受到惩罚……”
“犯案?”中年警察打断,笑道,“算了吧!这只是屋主把房间弄乱了,找不到东西才引起的一场闹剧,如果因为这种事就把人带回警局的话,我的同事会笑话我的!”
老太太松了口气,又看向那边围在池非迟身边看画轴的一群孩子,对自己儿媳妇道,“话虽如此,我今天这么做还是吓到那些孩子们了,我也帮你打包那些娃娃,今天就让那个小姑娘带回去吧。”
“这幅画轴应该是仿江古时期表屋宗达的风神雷神屏风画的,那两幅屏风已经成了国宝,这才是最大的价……”站在陈列台前的池非迟正说着,突然听老太太这么说,回头道,“车子放不下了,还请邮寄。”
静。
柯南:“……”
喂喂,池非迟是怎么做到一边跟他们科普这幅画轴的价值,一边还分心听着门口人家聊些什么的?
灰原哀:“……”
话题转得真突然。
“是、是吗……”老太太也被池非迟这突然的一句说的懵了一下,“那我就用宅急便寄过去吧。”
中年警察也汗了汗,打量着池非迟,这个年轻人果然很奇怪,“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您到底是……什么人啊?”
柯南:“……”
这一幕有点眼熟,他以前一通推理完了,之后偶尔也会有人这么问。
他总是回答:‘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他也见过他老爸被问这个问题,他老爸的回答一般是:‘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说家而已’,那样子有时候真的让他发酸。
池非迟以前回答过:‘是个兽医’,他就觉得这个问答的画风严重不对劲了,那么这一次……
池非迟也觉得回答‘兽医’画风不太对,而且他很久没去宠物医院工作了,索性帮自家老师刷刷名气,“家师是毛利小五郎。”
“毛利……”中年警察眼睛一亮,“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
“哦?”中年妇人也惊讶道,“是那个经常上电视的名侦探啊……”
“还真是名师出高徒呢,”老太太也笑眯眯道,“看来我那点小动作根本瞒不过真正的侦探!”
柯南干笑,某个大叔大概正喝醉在侦探事务所呼呼大睡呢,这都能被刷一波名望,池非迟这个当弟子的还真是没话说。
“对了……”步美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夕阳,伸手拉住池非迟往外跑,“池哥哥,你跟我来一下!”
夕阳西下,阳光穿过公寓楼梯间的窗户,照在楼梯上,在地面和电梯门上铺了一层朦胧又柔和的红色光芒。
步美拉着池非迟出门后,看了看周围,仰头看站在身旁的池非迟,“很好看,对吧?池……咦?”
池非迟看着窗后红艳艳的夕阳和天空,紫色眼睛也被映上红色,加上眼里过于平静的情绪,眼底就像染了暗红的鲜血。
一旁,光彦和元太从门缝中探头,面无表情,盯。
柯南干笑了一声,跟着探头看,突然发现仰头看池非迟的步美在愣神,不由疑惑。
池非迟也转头看步美,“怎么了?”
步美回神,感觉自己刚才被吓到有点不太好,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觉得夕阳没有想象中好看,原本我还想拜托池哥哥,帮我跟柯南他们在这里拍一张照片的……”
“才没有,”元太藏不住了,从门口走出来,看着梦幻的四周,“我觉得很好看啊!”
“的确,”灰原哀也走出门,抬眼看着窗外的夕阳,“今天的夕阳确实很美。”
步美悄悄观察了一下灰原哀的眼睛,发现灰原哀的眼里确实被映了些红色,但并没有像池非迟那样变得很奇怪,打起精神,笑了起来,“那就拜托池哥哥帮我们拍照吧!”
池非迟没有拒绝,等步美拿来了照相机,下了楼梯走到窗前,看着五个小鬼头坐在台阶上。
步美拉着柯南坐在上一阶,抬眼看了看逆光站着的池非迟,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她本来是想跟池非迟也拍一张的,只不过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今晚的夕阳太红了,池非迟在看夕阳的时候,眼睛映上红色的样子有点可怕,她可不想让池非迟看到那样不美好的照片,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只能让池非迟去帮他们拍照了。
观野家的中年妇人也跟了出来,看着五个孩子坐在楼梯上,笑道,“夕阳把楼梯染成了红色,再加上后面奶白色的电梯门,你们现在就像坐在陈列台上的娃娃一样呢!”
“啊?”元太回头看坐在上一阶楼梯的步美和柯南,“那柯南和步美不就成了天皇和皇后了吗?可恶,我也要去!”
“我也去!”光彦拉上灰原哀,“灰原,你也来!”
“哎?”灰原哀一脸懵地被拉了上去。
池非迟按下快门,把闹得人仰马翻的五个小鬼头拍下。
这样的照片才完美。
……
第二天。
公寓11楼,灰原哀待在英式古典风格的客厅里,从盒子里拆出女儿节玩偶,准备摆上铺了红布的陈列台。
“嘎啊!”非墨用爪子把天皇玩偶往前推。
“谢谢,非墨,”灰原哀拿起玩偶,摆到陈列台最上层,“好久不见了呢,你最近又跑到什么地方去玩了?”
非墨嘎嘎叫,“带非离小妹妹去了,她想做海里的女王,不过不懂怎么带人手,我最近都在海边驻留,方便去给她上课。”
灰原哀听不懂非墨在说什么,不过见非墨在回应,心情也很不错,一回头,发现非赤用尾巴将皇后玩偶往前推,拿起玩偶摆上去,“也谢谢你,非赤,有你们帮忙真的轻松多了。”
“嘎!”非墨用爪子推执酒宫女。
非赤也开始在一堆玩偶里找执酒杯的宫女。
阿笠博士在厨房里探头看了看,笑眯眯转身对池非迟道,“小哀和非赤、非墨配合得还真是默契啊!”
“嗯。”池非迟依旧专心致志地做点心。
女儿节要给小女孩吃的传统点心,也叫菱饼。
阿笠博士凑近看着,“非迟,你还会做菱饼啊,看起来很不错呢!”
“昨晚买了相关的烹饪书,”池非迟解释着,没有抬头,“博士,麻烦你去那边料理台上帮忙拿一下装甜酒的瓶子。”
“噢,好!”阿笠博士动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