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1e8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宿主-第五百八一節 控制者看書-3kbfa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是天浩从未见过的型号,与螺旋桨共同使用的动力部分还有四个能灵活转向的喷口。他很快找到了摄像头与传导装置,仔细查看,发现这是以高能电池供能,只是不知道具体运转时间。
检查后确认了整套系统没有攻击能力,天浩把镜头转向自己,以正常的语速和音节道:“你撑不了太久。我想跟你谈谈。”
摄像头闪烁着诡异的红光,圆形镜头略微有些转向,这表明神秘控制者正通过镜头看着天浩。
突然,身后传来沙哑、沉默的机械音。
“你想谈什么?”
天浩猛然转身,看到摆在侧面地上的那具暴民尸体张开了嘴。死者双眼紧闭,却张着嘴唇,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侍从们顿时睁大双眼,纷纷摘下斜挂在肩上的枪,所有枪口指着暴民尸体,“哗啦啦”响起一片扯动枪栓的声音。
天浩连忙抬手制止了众人动作。见状,侍从官端着枪大步走过来,他脸上充满了惊骇,整个人保持着瞄准那具尸体,随时准备开枪射击的姿势,大声叫道:“陛下,他在说话……可是……可是他已经死了。”
他无法理解着一切,无法理解超出正常认知的诡异事件。
“我知道。先不要开枪。”天浩将举起的右手向下压了压,他想了想,把视线转向无人机上的摄像头,认真地问:“你确定真要以这种方式与我交谈?”
已经死亡的暴民再次张开嘴唇,他的语调有些迟缓:“人太多了……让你的人……出去……远一点。”
天浩注视着镜头侧面正在闪烁的红色光点:“可以,但我必须做点儿预防措施。”
“你指的是什么?”暴民尸体问。
天浩的问题很直接:“砍断手脚不影响说话吧?”
“当然不会。”尸体翕张着嘴唇,声音依旧沙哑,只是比起之前夹杂了讥讽:“你该不会以为死人会爆炸,他的身体里还藏有枪械之类的击发装置吧?”
天浩冷笑着回答:“我也没见你有多勇敢。按照部落蛮族的相关记载,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却从未露面,每次接运粮食都派出你的手下。哼……真正胆小的人是你。”
这话激怒了神秘控制者,他操纵着暴民尸体发出更大声音,也许他原本是想要怒吼,只是因为尸体发出的音量有限:“不许轻视我……不准……让你的人离开,马上离开!”
天浩嘴角上勾,冲着摄像头展示出轻蔑的笑。
他随即站起身,抬手指着那具暴民尸体,命令侍卫队长:“把他的手脚砍下来,然后你们都出去,在外面负责警戒。命令前面的人就地构筑工事,加强防御。”
尽管这些命令听起来很奇怪,却没人对此表示质疑。在皇帝的威严面前,这一切毫无意义。
很快,帐篷里只剩下天浩一个人。
摄像头可以一百八十度旋转,神秘控制者看着天浩走到砍断手脚的暴民尸体前,仔细检查着被侍从用铁丝捆绑牢固的身体,不由得再次讥讽地说:“没想到你这么怕死。他已经死了,不会对你构成威胁。”
“这种事情很难说。”天浩检查后没法发现任何问题,转身从石头平台后面拿起一个马扎,打开坐下。他感觉有些滑稽,不知道应该把尸体还是摄像头当做对话主体。思考了几秒钟,天浩把目光转向死亡的暴民:“他毕竟是用于战争的生物兵器,小心点总是没有错的。”
神秘控制者显然对谈话的兴趣比天浩更加浓厚,尸体迫不及待地问:“你是谁?”
易中天中华史:青春志
天浩没有回答,他盯着摆在面前的死者:“还是先立个规矩吧!我们都可以提问,但必须是轮着来。我可以回答这个的问题,下次就轮到你了。”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神秘控制者应该是想要冷笑,然而死去的暴民却无法控制面部肌肉,只能发出冷漠的机械音:“我有一个功能齐全的基地,我手下还有源源不断的士兵。你呢?你有什么?”
天浩知道这其实不是通过尸体自身喉部肌肉构造发音,而是纯粹的电子机械组合。他冷冷地说:“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是皇帝,我手下有多达几千万的人。你以为像老鼠一样躲在地下我就拿你没办法?一个功能齐全的基地……哼,要是情况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还要各大部落每年提供那么多的粮食?至于士兵……你管这些连基础逻辑思维都没有的家伙叫士兵?你给他们配备了什么武器?”
“让我猜猜你手下究竟有多少人?前线部队现在统计的击毙数已经超过七百,参考之前的部落记载,还有每次运粮所需的人力,我估计你能控制的人手最多也就两、三千。而且因为某种缘故你无法一次性派出所有军队,每次只能出动百分之五十,或者更多一些。”
死者没有发音,看得出来神秘控制者有些紧张。
天浩继续道:“如果我真想对付你,办法实在太多了。只要一道命令,就能征发上百万人,把这个地区全部翻过来。我说的“翻”,指的是掘地三尺。那怕你藏的再深,基地防御力量再强也没有用。”
“你永远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突然,死去的暴民张开嘴唇,只是愤怒内容无法通过机械电子音完美表现出来:“基地防护层足以抵挡钻地炸弹的破坏,单凭那些野蛮人的锄头铁镐,你根本进不来。”
天浩脸上洋溢起老实人特有的微笑:“知识是个好东西,我可以教会他们先进的技术。蒸汽机已经开始了实用化。你有无人机,应该知道重型机车和装甲舰都投入了使用。我手上有几份特种合金钢的配方,蒸汽机加上钻头这种搭配虽然糙了点,用起来却没有问题。退一步,就算没有科技为基础,光靠人力挖掘……呵呵,秦始皇当年征发几十万人修建骊山皇陵,还有万里长城,那么大的工程都做下来了,区区方圆几十里的地下挖掘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我愿意,总有一天能把你从老鼠窝里揪出来。”
“不!不准你这样……你不能……”死去的暴民声调单一,没有肌肉扭曲的面孔,也没有挥舞的双手:“这是我的基地,是我的!”
天浩微笑着对此表示否认:“只要把你挖出来,里面的一切都是我的。”
“我会炸了基地。”死亡的暴民发出惊惶恐吓:“不要逼我,否则我现在就启动最后的自毁程序。”
“想炸就炸吧!”天浩脸上笑容依旧:“反正那地方也不属于我,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神秘控制者的语速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你这是想要开战吗?我的士兵虽然少,但我可以增加产量……是的,我现在就提高他们的生产数量。”
“你手上没那么多能用的生物培养舱。”天浩从对方话语中敏锐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你的基地武器生产车间早就已经报废,就算这些生物改造兵器体能强大,可它们能强过子弹吗?不相信的话你就多造点一起放出来,我保证它们连半天都撑不下去。”
天浩继续道:“还有粮食,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一颗粮食。生物兵器也要吃饭,没有食物它们顶多只能维持一个星期。不怕死就尽管来,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它们。”
暴民尸体陷入了长达半分钟的沉默。
天浩神情冷肃,他知道无人机摄像头正在观察自己。
“我们……我们还是谈谈吧。”良久,死去的暴民张开嘴唇。其实它的面部肌肉早已僵硬,现在依靠设置在口腔内部的特殊装置扩张发音:“就按照你之前说过的,一问一答。”
天浩侧转身子,用冷酷的眼睛盯着摄像头:“你现在已经没有了跟我公平对话的资格。”
神秘控制者愣住了,他操纵着尸体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必须回答我提出的所有问题,答案必须确保真实。”天浩淡淡地说:“至于我是否回答你的问题……这得看我的心情。”
“不,这不公平。”神秘控制者在咆哮,死者却只能发出沙哑语音。
“我给过你公平,但你不要。”天浩讽刺地笑道:“你应该感到庆幸,我现在还有与你谈话的兴趣。当然,你可以拒绝,这是你的权力。但我提醒你: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接下来,我会下令征发一百万奴隶,把你和你的基地挖出来。”
“你在恐吓我!”僵硬的尸体音无法听出控制者真实情绪,却可以通过话语内容感受到他正趋于崩溃边缘:“你这个骗子!”
天浩的笑容瞬间转冷:“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还是各凭本事说话吧!我保证,把你从老鼠洞里挖出来的时候,先撬开你的嘴,然后把你扔给那些白皮奴隶。他们在那种事情上不分男女,甚至连猪和羊都不会放过。”
“你……”尸体张着嘴,喉咙深处发出长长的拖音,就像带着故障运行的机器失去了部分功能,综合效能只剩下极少的一点点,想要改变现实却无能为力,只能在不甘和绝望中苟延残喘。
神秘控制者再没有让暴民尸体合拢嘴唇,他通过死者发出无奈的最终选择,以及屈服:“我觉得你之前的那个建议很不错。让我们谈谈吧……好好谈谈……”
“你叫什么名字?”天浩的问题很直接。
“我叫何永明。”清楚了现状和双方实力,神秘控制者回答得很爽快。
“你的编号?”光有名字说明不了什么,编号才是确认身份的关键。
暴民尸体没有之前回答的那么迅速,可能是信息传递速度过于缓慢,也可能是何永明正在思考:“……丙47f002……”
丙字开头?
天浩微眯起双眼,感觉有些意外。
他亲手解剖了那些战死的暴民,发现对方无论身体主要结构还是作战方式,都符合文明时代末期对应的生物改造标准。简单来说,尽管这些暴民思维能力低下,战斗意识高于正常的人类逻辑,却是真正的复制人,可以使用“他们”这个称谓。
大量复制人类形态生命会带来很多问题,最严重的莫过于“失控”。那意味着复制人产生复杂的自我意识,拒绝执行命令且想要独立自由,更产生出让制造者感到恐惧的思维,进而导致可怕的后果。
天浩进入休眠舱的前一年,基地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故————一名复制人士兵产生了独立思维,他花了大量时间暗中观察研究人员(自然人)进出资料控制室的频率,窃取了一名研究人员的出入卡,成功进入了控制室,删除了与他有关的全部资料。
他想要离开基地,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必须承认这计划很完美,可惜他对基地的安保措施认识不足,在基地防护区域内部第三警戒哨卡接受身份验证的时候,被确认为“没有得到允许擅自离开者”,自动警戒器当场释放激光切割其双腿,后被闻讯赶来的哨兵抓住,送回了蛋白质分解池。
在那个时代,身体四肢残疾的修复已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自动警戒器认卡不认人,任何资料不全的人都被视作潜在威胁。当然警戒器没有最终处决权,它们只能重伤可疑对象,后续交由基地值班军官负责。
复制人想要追求自由的想法是如此强烈,为了达到目的,他们甚至动用了身体武器————一名女性复制人士兵连续四次外出作战,每次都有负伤。按照正常的维修原则,对复制人的修理其实就是蛋白质基础增补。她所做的一切都毫无破绽,如果不是一名细心的技术军官在月份对照检查的时候发现情况有异,这名女性复制人士兵极有可能成为首例逃离基地控制的典范。
负责检查的军官发现:该复制人的四次负伤维修记录上,都有着“面部修复”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