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2ii精品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639 老劉家豁鬼分享-gfyys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刘春来回家后,也不管其他,直接就倒床狠狠地睡了一觉。
中午饭都没吃。
这让杨爱群跟刘福旺老两口看得更是忧心不已。
“要不,等过年后,喊九娃给他好好调理一下?这虚了,以后……”杨爱群一脸担忧。
今天要洗肉、杀鸡、炸酥肉,一大堆事情。
还好,秋菊跟刘雪都在家里。
即使没有在,儿子出现这状况,也没心思去弄啊。
“是得跟九娃说一下了。之前九娃一直给他补,这也没个对象……”刘福旺放下了烟竿,“我这会儿就去……”
爹妈的反应,刘春来是没心思理会的。
这几天根本就没睡好,还连着被两个女人祸害……
柯尔特等人回来,刘八爷的宅子住不下,他索性就回来住了。
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
空气中弥漫着菜籽油的香味。
刘雪手里拿着一块酥肉,趴在床边,放到刘春来嘴边……
“十块!”
这丫头,要压岁钱来了。
“抠门不抠门?你给爹12万呢!”刘雪一脸鄙视,“好歹,你也是个大队长,当干部的,不能这样抠门。”
“爹就我一个儿子……给你了,你嫁人了,我还能有啥?”刘春来没好气的说,“二十,爱要不要。”
“一千!不能再少了。”
刘雪把酥肉塞到刘春来嘴里,伸出一根指头摇晃。
“你要那么多钱干啥?”刘春来有些意外,“你不会耍朋友了吧?老四,我给你说……”
“信不信我告诉妈,你跟贺黎霜……”
萌猫来袭:徐少请接招 小茴香
“得,一千二!”
花钱买平安……
“找你三姐拿……”刘春来身上没钱。
刘雪欢天喜地地出去了,走到门口回头,“明天就不问你要压岁钱了。”
刘春来差点吐血。
“哥,喝药……”
吃了晚饭,刘春来准备继续睡,刘秋菊却端着一大碗药进来……
“好好的,喝啥药?”刘春来一脸迷糊。
刘秋菊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当妹妹的,这事情不好说。
“喝吧,哥,有病早点治,爹跟妈还等着抱孙子……”刘秋菊这是带着任务的。
只能红着脸咬牙说道。
爹妈不方便出面,老四还未出阁,她是过来人,虽然同样不好意思,可这是自己哥哥。
“啥有病?秋菊,你……”刘春来想要骂刘秋菊才有病,她全家都有病。
可一想,自己也是她家人啊。
“哥,这是八祖祖亲自开的方子,说是以前宫廷里用的,专门解决……”刘秋菊说不下去了。
饶是结婚过,也不好跟自己哥哥说这个。
好一阵,刘春来才弄明白。
这死婆娘!
早上她倒那杯水的时候,刘春来还在奇怪,这下……
最终,没法解释的他,默默地把那晚黑乎乎的中药给喝了……
看着秋菊拿出空碗,刘福旺跟杨爱群两人松了口气,可神色,却更担忧。
刘福旺去了一趟刘八爷家里。
“啥?明天换人?换哪个?”刘八爷坐在床上,瞪刘福旺。
刘福旺满脸苦涩,“八爷,春来他……”
“又不是啥大事,等到过年后,好好补一下就是了……明天过年,可以吃药,初一天不吃……”刘八爷倒是无所谓,“这个是我疏忽了,以前小娃儿练武,补了没啥;成年人补,很多都讨婆娘了,有泻火之道……”
最终,刘福旺只能无奈回去。
第二天,大年三十。
天还没亮,刘春来就被刘秋菊叫了起来。
“老三,大过年的,让我睡个懒觉啊……”
从来到这个时代,刘春来就没有睡过一次懒觉。
以前,每天鸡叫三遍的时候,刘九娃天天把他揪起来,也不管什么男男有别的,马步、拳脚啥的。
好不容易刘九娃结婚了,被婆娘折腾得没精力。
得,生物钟养成了。
这两天连着被两个女人给压榨,加上白天事情又多,刘大队长没休息好,想要睡个懒觉,却被秋菊喊起来了。
可看着的,是秋菊给端来的一碗荷包蛋。
看着妹妹的那担忧表情,刘大队长深呼吸了一口气,吃了。
果然,等了约半个小时,刘秋菊又端来了一碗黑乎乎的中药……
没有任何挣扎,喝了。
看着外面天没亮,准备再翻身睡下。
披着军大衣的刘支书进来了。
“赶紧的,你是旗手,得一早给祖公老子上香……”
“爹,共产党员不搞封建迷信……得,我起来还不行?”看着老爹手里的烟竿,刘春来一轱辘爬起来了。
过年拜祭祖宗,那是念根。
不是啥封建迷信。
在凌晨四点过。
群山间,到处都是点点灯光。
通电后,这是第一次,全大队亮起这么多的电灯。
刘春来跟他爹两人手里提着猪拱嘴、猪尾巴、鸡头这些所谓的刀头,提着一大捆的草纸,向着四队刘家祖祠而去。
“爹啊,老刘家主公老子那么多,就这么点,不够他们分呢,一人一口都莫得……”
刘大队长可没经历过这些。
总觉得有些怪异。
祖公老子会吃么?
“该让你妈把你拉到茅坑边上,用扫把把你嘴巴扫一哈!你也是当大队长的人了!”
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
本来因为儿子身体的毛病就闹心,昨晚上杨爱群骂了他一晚上,要不是当初非得让春来当队长,这会儿,春来差不多该讨婆娘了,也就不会自己解决问题……
没有讨婆娘,也莫得对象,然后,腰子虚了。
不是自己解决得太频繁,还能是啥?
最终,这事情上,刘支书没法反驳。
所以,现在对于儿子,他也不好多说。
不是他,刘春来也不会说啥他当四队最后一个光棍……
如同杨爱群说的,是他害了儿子。
何况,再看看自己手里端着的,确实是有点少啊。
到了垭口上,燕山寺上面,已经火光冲天了。
这寺庙,毁了上百年,每到过年,香火依然旺盛。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没人来拜自己啊。
自己才是他们致富的关键不是?
好不容易到了祖祠,刘春来发现,供奉祖宗牌位的正堂前面,摆着三排由八仙桌拼成的供桌。
中间的桌子上,摆着猪头、羊头,还有一个……牛头!
大三牲。
前面三个盘子,摆着整鸡、整鸭、整鱼。
小三牲。
看来,祖宗们一人能分一口了。
两侧的电灯早就亮起。
祖宗牌位前面两支手臂粗的巨大红蜡烛,却没有点燃。
三支比拇指还粗,起码有三尺长的香,就放在放香炉的供桌上。
“没听到哪个说杀牛啊,早晓得就去买点牛肉了……”
这年头,牛肉可是稀罕物。
“嘭~”
刘福旺的烟竿头砸在了刘春来脑袋上。
“真该让你妈把你拉茅坑边,嘴巴扫一下再来。”刘大队长黑着脸说道。
旁边的刘九娃走到刘春来旁边,小声地说到:“牛头是用面做的……”
“这不是哄祖公老子嘛……”
见刘福旺又要打,刘春来急忙跳开。
“得了,福旺,这小子那嘴巴没开光,祖公老子不得爬起来……”
从供奉祖宗牌位祠堂里出来的刘八爷对着刘福旺说道。
“春来,能行不?”
刘八爷也是一脸看ZZ儿童的表情。
可惜了,现在莫得青楼了,要不然,春来也不至于如此啊。
刘春来看着刘八爷,直接翻了个白眼,“八祖祖,男人,有啥不行的?”
白紫烟那死婆娘!
让自己连解释都没办法。
刘小菊也是,居然在这事情上,都特么的不晓得变迁。
现在好了,都特么的认为自己不行了。
“那就好!那就好!”刘八爷连着所了好几声,随后才朗声开口:“春来,给祖宗照亮,上香!过年了,今年我老刘家翻身,你居首功……”
听这声音,根本就不像九十好几的人。
刘春来看着老爷子严肃的眼神,再看到他爹握着烟竿的烟嘴部分,盯着自己,也不敢再口花花。
按照刘八爷的指点,先点了供桌上菜油碗里的灯芯,然后把蜡烛点上。
三支香点燃,三跪九拜,最后插上去。
“九娃,放炮!”
刘八爷说完,也不管刘春来一脸迷糊,对着外面的刘九娃喊道。
刘春来不晓得这是个啥讲究。
外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不放枪?那个响动大……”
看着刘福旺扬起烟竿脑壳,刘春来顿时闭嘴了。
大队民兵的火枪,那个真的比鞭炮更有感觉啊……
刘福旺从一边拿出了家里端来的供品,放到最中间的那张桌子上,看着刘春来。
“跪!”
刘春来一脸懵逼的时候,刘八爷苍老的声音,声如洪钟。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刘春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刘九娃一把按下去,“兄弟,规矩这样,家里各户当家的拜祭祖宗,旗手得带着拜……”
果然,回头看去,刘福旺这个当爹的,一脸虔诚,跪在一边看着刘春来。
无奈,刘春来只能磕头……
“列祖列宗,四房福旺给祖宗拜年了,今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爹,你这说假话啊……大队都是买粮吃的……”刘春来目瞪口呆。
这就是传说中的豁鬼?
“买的,也吃饱了。”刘八爷冷冷地说道。
然后对着祠堂里的牌位拜了拜,暗念祖宗莫怪……
他要是说刘春来,估计这小子又是一堆歪理。
怕是这大过年的祖宗棺材板盖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