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3om8精华都市小说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愛下-第654章 撕裂軍隊之人-l4l0a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小說推薦勇者的師傅是魔王勇者的师傅是魔王
谈判结束了,看起来结果并不好。
一声巨响响彻了雪山,远处白色的山峰也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它们像是融化的冰川一样,积雪一下崩坍了下来,化为一道白色的白幕。
卡利斯的士兵握住了武器,勇者大人回来了,他拔出了剑,在身后劈开了地面。
这意味着谈判失败,他们明白战争要开始了。
调和者们大惊,他们显然已经错过了留住对方的最好时机,如果越过那道沟壑,他们也可能会被当做敌人。
伊莱尔大怒,他抬起了手。
“传我命令!卡利斯的勇者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我们要为人类清除奸细,进攻!!”
“王子殿下!请您冷静。”
马伦连忙伸出手按住四王子的手臂,他大声喊道。
事情已经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一切超脱了他的掌控。
“难道你想让我们撤军吗?公会的阁下!”
愤怒的伊莱尔扭头看向马伦,他一下甩开了老人的手,转身朝着自己的军队走去。
马伦只觉得右手阵痛,他失败了,彻底的失败。
他低下头,只觉得脑袋一阵昏沉,仿佛有块石头压在头顶一样。就在此时,雷欧抓住了他的手,喊道:“会长,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该撤离了。”
撤离。
雷欧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他只觉得周围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远。
马伦忽然两眼一翻,仰头晕了过去,众人惊慌地伸出手,冲上前扶住了他。
他们看到了会长那惨白而衰老的面容,在场的公会成员纷纷感到无力。
公会的飞行艇缓缓升空,它闪烁着显眼的红光,生怕被双方误伤。同时,愤怒的路亚斯士兵发起了冲锋……
晕厥的马伦很快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清凉安静的房间里,周围只有魔力的嗡鸣声。
“战争!”
他忽然大喊了起来,这惊动了一旁打瞌睡的医生。
“会长大人,您应该好好休息。”
“不,我为什么会在这,战争!我们不能让战争爆发。”
马伦推开了那个拉着自己手的医生,向着大门走去,忽然他感觉腿脚使不上力,一个踉跄朝着地面摔去。
就在此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身后抓住了他的双臂,对方几乎把他提了起来。
“会长!”
是雷欧的声音,那个沉稳上进的年轻人,马伦很欣赏他。
马伦回过头,雷欧皱着眉,他低下了头,并松开了手。
“战争已经开始了。”
闻言,公会会长深吸了一口气,他瞪大了眼睛,后退了几步。
原来,那不是梦……
高空中,强风呼啸,让人难以睁开眼睛。马伦站在甲板上,迎着大风走向栏杆,他朝着地面看去,当他看到地面的时候,顿时屏住了呼吸。
白色的大地已变成了一片狼藉,无数的浓烟升起,所见之处,满是一个个黑色的深坑。白雪被血和黑色的炭火所玷污,士兵仍在互相厮杀。
战争已经打响了。
“是勇者。”
雷欧忽然开口说道。
这让马伦大惊……
……
“开火!”
伊莱尔一声令下,他抬起手,忽然魔法的高塔冒出可怕的闪电,它爆射出一条闪电,朝着前方卡利斯的军队扫去,所触之处,纷纷爆发出可怕的炸裂声。
这几乎吓倒了卡利斯的军队,只见勇者克劳斯突然向前,他抬起剑,天空照射下一道强光,宛如一把插入天际的神剑,他挥剑九十度劈下,那束光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斩向大地。
所有人,方圆数百里只听到轰隆一声,大地几乎要崩裂,只见那高塔瞬间消失,还有无数的路亚斯士兵。
伊莱尔王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被急速飞来的狮鹫抓住,瞬间逃离了战车。
下一瞬间,他看到一束光照过,下一秒,原本站在那的人全部消失了,包括他的魔法战车,还有那坚不可摧的攻城尖塔。
他感受到了恐惧,对力量的恐惧。
忽然,好像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落在脸上,他下意识用手擦了擦,定眼一看,是血!
伊莱尔王子抬起头,看向昏暗的天空,只见无数的羽毛在天空中飘荡。
臨時 女友
那是狮鹫的羽毛。
“王子!王子!!伊莱尔王子!!”
一声叫唤让他回过神来,狮鹫带着他飞到了飞行艇上,天空部队的将军朝他大喊。
“谢天谢地你没事!太可怕,那个勇者的力量对军队破坏力太强了,您不能再留在战场上了,剩下的交给我们,我们绝对会把胜利带回去。”
后面伊莱尔王子没有听清楚,因为巨大的轰鸣声让他耳朵开始耳鸣,他只知道自己被人半扶半拉地带走了。
怎么回事?
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他抓着飞行器,扭头看向战场。
只见那个黑色的战士拿着发光的剑,带着士兵重逢,天空的狮鹫兵不断地朝地面轰炸,无数的火球带着浓浓的黑烟落下,战场中时不时有吓人的巨型光速出现,它时而刺破天空,时而横扫大地,贯穿战场。
拥有铁墙之称的金属傀儡被一人尽数消灭,它们几乎没有拦住对方几秒,恐怖的力量便让它们拦腰折断。
一个金属巨人需要多少钱,伊莱尔王子心里在滴血,还有那无数的士兵。
狮鹫团的空中袭击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很快,卡利斯军队的阵型开始溃散,然而一道雷鸣。天空忽然落下一道火雷,它灼烧了天空,留下一条恐怖的蛇形痕迹,同时响起了一阵爆炸声。伊莱尔只觉得身后传来了一道火热的冲击,回头头一看,身后的飞行艇居然发生了爆炸,可怕的火焰化成了巨大的火球,无数的残骸烧着火焰朝着地面追去。
这是何等的破坏力。
他咬着牙,终于知道在战争中,勇者和魔王处在什么位置。只有勇者能够阻止魔王,反过来依然。凡人所组成的军队,在勇者的面前仍旧不堪一击。
……
战况非常的惨烈,但是还未结束,数万的卡利斯军队冲向敌阵,士兵们互相厮杀,路亚斯的魔法师施展魔法,魔法的火焰烧穿了士兵的盔甲,熔化了他的骨头。忽然一个骑兵一刀砍下了魔法师的右臂,随后步兵蜂拥而至,乱剑将其杀死。
每一个人都沾满了血,敌人的,友军的,或许还有自己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一样,瞪大眼睛,露出一幅白牙,此时此刻,他们化身为地狱的恶鬼,相互厮杀。
恶棍的游戏 方情浓
单单从士兵的数量和装备上看,这是一次实力悬殊的战斗,卡利斯帝国一方的兵力和武器都比不上路亚斯帝国。但在勇者的带领下,双方打成了平手,两边的损失都非常的惨重,这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争。
这一幕马伦看在眼中,他感到无比的痛心,这将会引起巨大的战争,人类将会陷入内战之中。
他没能阻止战争的开端,他也没有信心能够阻止战争继续蔓延。这场战争不会有赢家,无论哪一边赢了,都讨不到好处。龙舟帝国不会让路亚斯帝国占领魔力矿脉,卡利斯帝国不会获得和平,战争的火焰会烧遍每一片土地。即使那位勇者再强,他也没办法同时守住这片领土。
路亚斯的军队能够分开进攻,只要他们愿意,魔法的炮火能够同时从卡利斯帝国的所有城市中响起。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勇者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从他的破坏力上看,他绝对有能力匹敌军队,或许他会疲惫之死,或许他会与路亚斯帝国玉石俱焚,马伦不敢想象,这位勇者绝对会做得出来,他绝对会!
马伦不敢再赌了,他已经输不起了,他不能再犯错了。
“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勇者!对!去通知吉安娜,只要她愿意阻止这场战争,我们可以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快!”
他大声地喊道,并死死抓着雷欧的臂膀。
后者冷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会长,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会冒这种风险,除非我们能够号召其他勇者。”
雷欧说道。
如果他是吉安娜,那么他绝对不会趟这次浑水,面对一个实力可怕的疯狂勇者,她得不到什么好处。龙舟帝国也不会派出翔龙王子,他的伤其实根本没有痊愈。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勇者长生,就算他愿意来,等他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能够阻止这场战争的,只有那三位魔王,还有下落不明的勇者怀特·杜瑞思。
如果军神安弥胡在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绝对不会。如果他还活着,公会就能有恃无恐地制止双方。
雷欧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得不承认,安弥胡的逝去让工会的实力下跌了一半以上,他们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号召天下的冒险者工会了。
战况还在恶化,能够活动的人数量已经不多了,在勇者的带领下,路亚斯帝国的士兵几乎全灭,他抬起头,看向天空的狮鹫兵团。忽然,一名狮鹫兵俯冲从他身后飞来,他转身伸手一抓,无形的力量捏碎了狮鹫背上的士兵。只见那狮鹫张开利嘴朝着勇者咬去,然而他抬脚上踢,直接将狮鹫踢翻。
随后他再次看向天空,看着那在天空盘旋的狮鹫,他找到了目标。
此时,天空中的伊莱尔忽然感觉到后背一凉,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甲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背后。他惊恐地看着对方,他绝对不会忘记这张脸。
“克劳斯!”
他大声喊出对方的名字,随后右手朝对方推去,只见他胸前的玉佩忽然发出猛烈的红光,忽然一个红色的震荡波爆发而出,恐怖的威力冲刷在对方的身上,黑色铠甲甚至火化成灰,被红色的力量吹飞。
但是那个男人却纹丝不动,睁眼看着自己。
伊莱尔怕了,他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忽然对方掐住了自己的喉咙。
轰!!
天空的飞行器发生了爆炸,只见勇者克劳斯抓着伊莱尔的脖子飞了下来,朝着地面追去。
“会长!不好了,他抓到了伊莱尔!”
“我们得阻止他!”
工会的高手惊慌了起来,他们没想到伊莱尔居然逃不掉,瞬间被那位勇者抓住了。
马伦咬了咬牙,他摇了摇头。
那个克劳斯,他本可以在战斗开始的时候直接冲入敌营,抓住伊莱尔,迫使路亚斯帝国投降。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大开杀戒,就是为了向路亚斯,向公会,向全世界展示他的力量。他是个疯子,不惜用这么多人命去威慑他国。
星 文明
“怎么阻止?你去阻止吗?”
马伦愤愤地喊道。
身旁的几人哑口无言,他们看到了这场战争,看到了勇者的可怕,他能以一人之力,击溃整个军队。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他们几人又能够做的了什么呢?
工会的飞行艇漂浮于天空中,他们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狮鹫兵团的袭击停止了,因为他们看到自己的大将在对方的手中。
“阿!”
伊莱尔摔在了地上,滚了几圈,脸上满是肮脏的灰尘和血迹。
他抬起头,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敌人重重包围,一双双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愤怒。那无穷无尽的眼睛让他失去了方向感,甚至是平衡感,他晕头转向地原地转着圈,他看起来非常的无助与脆弱,像是弱不禁风的病人一样。
忽然,他不断后退,撞在了什么人的身上。
他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身上衣服烧焦,但背后黄色披风仍旧完好的男人站在身后。
看到对方的脸,伊莱尔啊的一声,后退的过程中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勇者克劳斯,现在他在伊莱尔的眼中,就像魔王一样可怕。
“卡利斯绝不会让侵略者活着回去!交待你的遗言,路亚斯的王子!”
魔王说完便抽出了剑,伊莱尔的大脑无法思考,他大脑被恐惧所占据,他意识到了死亡。
死,我会死,他会杀了我!
人在将死之时会做什么?多数情况下,生物的本能会战胜理智,许多出现许多求生时的丑态。
伊莱尔哭了,他发出婴儿一样的哭声,又有点像山羊。他拼命地摇头,拼命地后退,恳求对方绕自己一命。
他不想死,他还想活下去,作为一个王子也好,作为一个落魄的乞丐也好,他只想活下去。
然而就在他即将崩溃之际,忽然间,众人背后的天空一下裂开了一道黑色的口子,那种感觉,好像天空只是一张放在黑色桌子上的油画一样,一切都是虚假的。
众人回过头,只见黑色的裂口中,忽然走出了一个身穿赤红女性战甲,手握月亮长杖之人。
“你敢动他试试!”
一声充满威严,且带着满腔怒火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脉,声音虽然不算好听,但威慑力十足。
听到这个声音后,公会的所有人以及路亚斯帝国的士兵们纷纷绽放出了笑容。
没错,她就是路亚斯的勇者与公主,怀特·杜瑞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