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大明鎮海王》-第885章,考成制度分享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听到刘晋的话,朱厚照小眼睛微微一转,想了想对刘晋说道:“老刘,你鬼点子多,帮忙想一个好的考成制度出来。”
“我哪里有什么好的考成制度啊。”
刘晋一听,顿时就苦笑着说道。
这东西,那是绝对要得罪很多人的,张居正的考成法虽然让大明朝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但是他的这个制度也是被人弹劾攻讦,大明上下各级官员写出来弹劾他的奏疏都足以将他给压死。
最终新皇帝上位的时候,为了收天下人心,直接就将张居正的考成法给废除掉,一系列的新政也是不了了之。
所以说弄这个官员考核制度那绝对是要得罪人的事情,而且得罪的还是天底下的所有官员。
这当官的嘛,自然是喜欢没有人任何的约束,却又喜欢约束下面的人,如果有个考成制度什么的,必然会让他们非常的难受,做事就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的潇洒了。
到时候必然难免会恨死刘晋,这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更何况刘晋自己也是官员,这给自己戴上枷锁的事情,似乎好像也不是明智之举啊。
“老刘,你肯定有~”
朱厚照却是一脸的不信,老刘还是很有才华和学问的,也总是能够想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出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殿下,你太看得起我了。”
刘晋苦笑着说道。
“老刘,实不相瞒,最近父皇有意开始让我参与一些朝政,以前的时候,父皇只是带着我去多看看,并没有让我参与的意思。”
“但是最近,他很多事情都会询问我的意见和看法,有让我参与一些朝政的意思,这科举考试是大事,到时候父皇必然会问一问我的意见和看法。”
“所以你必须要帮我。”
朱厚照想了想非常认真的说道。
或许是朱厚照越来越大了,又或许是弘治皇帝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再或者是这几年的诸多事情,弘治皇帝觉得朱厚照已经长大、成熟了很多。
弘治皇帝也是开始让朱厚照参与朝政了,很多事情都会听听朱厚照的意见和看法,教一教朱厚照一些执政的经验。
这让朱厚照也是感到了压力,国家大事,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小事,都会牵扯到无数人的利益和生计,甚至于是牵扯到无数人的生命。
朱厚照尽管贪玩,但并不意味着他不懂国家大事的重要性。
“殿下,历朝历代官员的考成制度都有很多,其中就不乏一些非常完善的考成制度,殿下可以多多参考一下,然后加以修改,结合我们大明现在的实际情况来进行思考和改动。”
“总的来说,官员的考核制度应该要抓住几点来做。”
“第一个点那就是考核制度要和奖励、惩罚制度相结合,考核、考核,如果考核之后没有奖罚,那这个考核就不会被人重视。”
“考核优秀者升官进爵,考核不合格者就应该要进行处罚,唯有如此,人人才会重视,才会按照考核制度去做事。”
“第二点,考核应该务实而不是务虚,所务实那就是所有的考核内容和指标都应该有数据来说话,有确实的衡量指标和参考内容,而不是空泛的一些东西。”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现在的考察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德’,德这个东西就很虚,而且没有什么标准来衡量和对比。”
“每一个人对于德的看法又不相同,而且官员个人的德行和治理国家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德行好的官员未必就有能力来治理国家。”
刘晋看了看朱厚照,想了想也是缓缓的开口说道。
第一点自然不用强调太多,考成制度自然是要奖罚制度相结合,但第二天,关于的‘德’这个在历朝历代都是非常重视的。
一个官员首重德行,这在古代几乎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甚至于连皇帝都是如此,往往国家有什么灾祸很多时候都会说是皇帝德行有损,所以上天降下灾祸以示警。
但是其实这个东西真的很扯淡。
既没有一个统一的评价标准,有的人觉得对父母孝顺是有德行的表现,有的觉得对人友善是有德行的标准,还有人觉得做事讲信誉是有德行的标准。
总之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一千人有一千人的看法,而且人都有多面性的,有的人对自己的父母很好,但是对外的时候又非常的狡诈奸猾,有的人对父母不好,在外又是非常友善的人。
总之,德不好去品论,而且没有统一的标准,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看法和理解。
“务实、务虚?”
“德很虚?”
听到刘晋的话,朱厚照也是微微沉吟起来,他虽然不喜欢杨廷和上课,但多少也是知道德的重要性,当皇帝都要首重德行,历朝历代也都是非常重视这个东西。
可是偏偏到了刘晋这里,他竟然说德这个东西非常的虚。
“那什么是务实?”
朱厚照想了想问道。
“务实就是一些具体的东西,比如,一个地方的人口和人丁,这个东西就比较实在,一个地方人口、人丁增加了多少。”
“再比如开垦的田地,这个东西也是比较实在的,能够直观的测量出来的东西;还有就税收,一个地方收上来的收税是多少,也是可以直观看到和知道的。”
“另外还有修建的公路、桥梁、学校、社会治安等等,这些也都务实,都是能够用数据来直观的反应出来的东西,也是能够直接看出一个官员治理一方成效的东西。”
刘晋想了想也是回道,在后世来说,那就是GDP、就业率什么的,在大明朝来说,谈这些东西不现实,这人口增长、税收增长、以及社会治安、开垦田地等等就比较现实,也是能够直观反应出治理水平的东西。
“这倒是能够很直观的统计出来。”
朱厚照听完也是微微点头。
“以人口来说,我大明的人口很少进行统计,这其实就是我们大明官员的不作为,按理来说,这人口应该每年都进行统计,死亡多少人、新增多少人、人口的岁数、男女比例等等都应该要详细的记录清楚。”
“每年进行统计,自然而然就能够准确的知道我大明各地的人口数量,朝廷制定各项关系到人口政策的时候就能够有针对性。”
“很简单的来说,比如某地发生了灾荒,这个地方有一百万的人,我们就能够知道该调拨多少粮食和银两前去赈灾。”
“再比如我们还可以根据这个地方的耕地数量来决定从这个地方迁移多少的人口到海外或者是西域、河中、辽东等地区去。”
刘晋笑了笑继续说道。
“继续说下去。”
朱厚照直点头,示意刘晋继续说下去。
“第三点,这个考成制度必须要进行区分,按照官员的职务和分工制定有针对性的考核制度,很简单的来说,一个地方的布政使,考核的内容和一个地方税务衙门的官员肯定是不一样的,标准也不一样。”
“税务部门的官员这主要考核的自然还是税收的收取情况,今年收到的税有没有比去年更多一些,多了多少,还是少了多少。”
“而一个地方的布政使的考核内容,自然是和这个地方的人口、耕地、治安、税收、基础建设等等有关。”
“还有这文官和五官、地方和朝中、边疆和内陆等等,各个地方的情况有所不同,这标准自然也是要有所不同。”
“考核制度要因地制宜,根据职务、部门、职责、地方等进行区分和制定。”
刘晋想了想也是继续说道。
考核制度自古以来都是非常难的一个东西,特别是对官员的考核,那更是非常难,但不考核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有所考核才行,否则就会像以前的明朝官员一样,干啥啥不行,坏事最在行。
“好复杂啊~”
听到刘晋的话,朱厚照顿时有些泄气的说道。
本来还想着从刘晋这里照搬照抄一些东西去弘治皇帝哪里表现一番的,现在看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是当然,这考成制度可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工程,里面的学问可大着。”
刘晋郑重的点点头说道,这个东西即便是在后世依然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无论是古今中外也是如此。
后世西方的制度总是被人吹嘘,但事实上,西方制度的弊端也是在不断的显现出来,很简单的一个来说,这选举制度下,想要获得选票就必须要迎合大众,承诺各种福利什么之类的。
很多东西,其实每个人都知道它不能持续下去了,但是上台的首脑却又无力改变,比如国家财政赤字的问题,后世的巴西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国家已经破产,但是每一个上任者都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个局面。
官员的考核那也是如此,无论是古今中外,都很难做到尽善尽美,只能说尽量去做的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