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ns9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313,野地情人謀殺案:第九章 面紗(5)閲讀-1uydv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下班时间已到,员工们都走了,吴藻还在办公室里徘徊着,等待着,思索着……
有人推门进来了,吴藻凝重的神情才稍有舒缓,立忙迎到来人面前,迫不及待地问:“李侦探,你今天有拍到他们那个吗?”
李侦探问:“那个?”
吴藻欲言又止道:“林静笃跟那个外国佬在野外……”
噬魂炼天
“在野外是吧!”李侦探怪笑了一下,把相机放到桌上,说道,“你自己看吧!”然后有气无力地坐到沙发上。
吴藻激动地拿起相机,准备打开时,他又犹豫了,说道:“我还是不看了,我知道那是什么场景。”
“我知道,你害怕什么。实话告诉你吧!他们今天很规矩,只是坐在野外说话。”
鳳 亦
吴藻试探性地问:“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在野外约会?”
李侦探简单地答道:“估计是习惯。”
吴藻愤恨道:“这个习惯很变态。他们简直就是两个疯子,跟野兽似的,不知廉耻。”
李侦探镇定自若道:“我觉得很浪漫。”语气像在描述一个真理。
安静。
吴藻望着一处,呆若木鸡,好象陷入了绝妙的幻觉中,神情变幻莫测。
李侦探疲倦地歪坐着,一副缺乏睡眠的样子,好象随时会睡过去。
吴藻突然问:“他们今天究竟干什么了?”
李侦探打起精神,说道:“他们先是坐着说了一会儿话,然后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林静笃推开那个男人,说不了几句,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回到家,再也没有出门……”
吴藻追问:“他们都说什么了?”
李侦探道:“我离他们有些远,没有听清楚。不过,我要告诉你,林静笃发现了我。”
吴藻惊疑地问:“你们说话了吗?”
李侦探信心十足道:“没有……你大可放心,她不会怀疑我在跟踪他们,只会认为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进山拍些花儿鸟儿什么的。”
上古 小說
吴藻道:“你肯定她没有怀疑你,你是在跟踪她?”
李侦探道:“我肯定他没有怀疑我。”
吴藻沉默不语,再次陷入了沉思。
李侦探望着他酱紫色的脸问:“要不要我弄清那个男人是谁?”
吴藻绝望道:“不用……我知道他是谁,一个漂亮的外国小伙子,诱骗了林静笃,带她到山野中做了一些不知廉耻的事。”
李侦探道:“关键是……”
吴藻不耐烦地打断他,坐到转椅上,双手抱在胸前,两眼充满痛苦,沉声道:“你先回去吧!明天继续跟踪他们。”
李侦探懒洋洋地站起身来,拿好相机,开门离开了。
吴藻还不想回家,他心底只有林静笃……她像一只飞走的鸟儿,再也不愿意回来,他却执着地在她起飞的地方等她归来,似乎只有这样,他才感觉到自己活着——有意义地活着。
忽然,手机响了,吓得他身子一缩。
他拿起惊扰他思维的手机,庸懒地接了电话,是他妻子打来的,催他尽早回家陪陪马上要高考的儿子,他敷衍道:“我在外有应酬,得晚点回来,辛苦你多辅导他一下。”不等对方答话,就挂了电话。
他跟妻子一向相敬如宾,因此,他妻子从来不埋怨他晚回家。但这是他妻子第一次听她丈夫心不在焉地答她的话,没有往日的心平气和,隐约感觉还有那么一丝厌烦。
吴藻放下电话,长叹了一口,歪坐在椅子上,长时闭着双眼,似乎再也不愿意睁开。
他猛然感到一阵羞耻……他怎么会家都不愿意顾及了呢?只想躲在一个角落,不让任何人打扰他,一味思念林静笃。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不应该有的行为,似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正艰难地度过他躁动的青春期。
此时,他脑海里全是林静笃的影子,如叆叇云彩挥之不去……
林静笃像顽皮的精灵,用魔力控制了他的思绪,让他欲罢不能。最终,强烈地想得到林静笃的爱情占了他骨子里羞耻感的上风,急切地想见上林静笃一面。那种迫切——敦促他浑身细胞都在涌动。
猛然间,一个冲动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现,他要去见林静笃。当然不是光明正大地见她,跟她正面交流,而是如狼一样尾随着它的猎物,随时准备扑向它。
他会不会冷不防扑向林静笃,他不能确定,但他会竭力抑制,看她每日幸福、快乐就够了!祝福得不到的心爱之人——是每一个多情的人唯一的安慰。
因此,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李侦探,告诉他,明天他要跟他一起去跟踪林静笃。
他似完成一个伟大的任务,不由轻松起来,嘴角依约有笑意,不,是得意。
他瞄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时针已指向晚上十点。想着明天可以见到林静笃,他不再愁闷,起身关了灯,回家了……
次日,林静笃从噩梦中惊醒……
窗外正下着雨,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叭叭”的响声,听来刺耳。
她静静地躺在宽大的床上,神情凝重地睁着双眼,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看来,今天是一个阴雨天。她不知道,尼采的幽灵会不会冒雨去山野等她?
她猜测尼采的幽灵不会去,因为他不相信他们那是爱情,他已经超脱了爱情……不怕风雨地跟爱人约会,只有爱的死去活来的人才会干得出来。因此,今日她不打算去山野了。
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莫名的烦恼涌上心头,并陷入了羞耻和恐惧中……她隐居到郊外的初衷是想避开人世,让这里的新鲜空气净化她的内心。不想她被搅进了异国恋情的旋涡。漩流像具有无限魔力,控制了她的思想,恍惚中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一个异国男人……
她的身心被尼采的幽灵的一举一动吸引着,似磁石一样,吸附着她,让她欲罢不能。
雨越下越大了,还伴随着大风,好象世界万物都在怒嚎……
她起身披了一件衣服,头发随意散乱着,站到窗前,隔着玻璃睇望外面的世界……雾蒙蒙的,看不清远方,给人一种空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