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14章 自己的浴桶裏坐着一個男人展示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是被烤地瓜味儿给弄醒的,满屋都是扑鼻的甜香,挠的人心痒痒。
“苏师弟,你醒了?仙君这会去给白神医诊脉,我去叫他。”
李野凑上前,贱贱一笑,鼻子里冒出两个鼻涕泡泡?
额,她瞬间觉得手里的烤地瓜不香了,他对猥琐气质拿捏的简直登峰造极。
这个烤地瓜上面会不会沾了小野鸭的..鼻涕?
忽然觉得小月那个萌妹子嫁给他好委屈。
“陈舟呢?他回来了没?今晚可是有约会的。”
苏青之有些膈应的放下烤地瓜,淡淡地问道。
“咋的,嫌弃我?”
一脸受伤表情的李野大小眼里满是怒火,重重哼了一声。
“没有鼻涕,烤地瓜前我还特地净了手的,小月给你挖的地瓜,敢不吃,我揍你!”
“陈舟可算是栽到家了,被仙君赏了顿竹笋炒肉,这会正满山谷抓狐狸呢。”
李野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白影闪进来,看见床榻上醒来的人,乌黑的眼眸扬起一起光彩。
“小宝,喝点这个,正对你的阴寒体质。”
冷千杨单手托着一个瓷瓶,混进茶水递到她手中。
一股淡淡的清凉之气袅袅升起,蒙上了苏青之的眼睛。
这是魔界月谷洞的凝露?
药王谷距离魔域千里之遥,他是为自己专程去取的?
那丝感动与凝露的清凉萦绕在唇齿间,搅扰的苏青之无所适从。
“仙君,凝露取之不易,女魔尊她?”
“无妨。”
面前的男子修长的手指弹了她脑门一下,微微一笑。
他正襟危坐,专注的为自己抚琴,琴声悠远又带了几分婉转,勾勒出一幅简易的山水画。
苏青之闭目调息,思绪跟着琴声进入了画面。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江上烟雾迷蒙,戴着蓑笠的老翁坐在船头想着前尘往事。
那些翻滚的思绪如锅里的饺子扑腾着七上八下。
自己喜欢的无一不是魔界的东西。
宁家兄妹敬献的混元暖玉枕。
自己上次呕吐不止用的是幽冥涧的紫幽花。
还有这次沧溟山月谷洞的凝露。
聪明如他,如果愿意深究,早就该看出自己与魔界关系匪浅。
可偏偏一个在自欺欺人,一个装聋作哑。
到图穷匕见的那日,他会怎么对自己?
这一下午,苏青之被仙君箍着不许出房门半步,过着吃了睡,睡醒再吃的小猪生活。
亥时一刻,她趁仙君不备想要溜下床榻,就被仙君的大长腿挡住了去路。
走哪挡哪,不留任何死角。
“千杨,我要出恭!”
“真的?”
冷千杨似笑非笑,戳戳她的俏脸,眯了眯眼睛。
“陈舟要是不去赴约,白神医就没救了!”
“你的失忆之症怎么办?”
苏青之忧心忡忡,对上他的眼眸眨了眨。
此时圆满完成抓狐狸任务的陈舟一脸疲惫抬脚进了厢房。
“鼻涕虫?”
“噗通!”
屋里有重物倒地,陈舟眉间微动拨开纱帘就呆住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14章 自己的浴桶裏坐着一個男人相伴
宴青身着薄衫寝衣,香气袭人,她摸着脚踝芳唇轻咬面带痛色,软语唤道:“陈大哥,扶我起来。”
陈舟不疑有它,弯腰扶住了她的手臂。
两人衣袖相触的一刹那,宴青趁势想要倒入他怀里就被剑柄挡住了。
“陈大哥?”
宴青自问精心装扮后,也算得上楚楚可怜的大美人,他竟这般无动于衷?
我还不信了!
她纵身勾住陈舟的脖颈想要探身一吻就被剑柄又一次挡住了芳唇。
“我来是与你对弈的。”
陈舟的桃花眼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无情地甩开她坐上床榻。
果然如此。
色/诱失败的宴青自我解嘲地笑笑:“我早该想到的。”
“鼻涕虫,你执黑子还是白子?”
陈舟点起熏香,强调了一句:“就两炷香时间。”
宴青将衣服穿戴整齐,头发扎成长马尾,紧了紧袖扣:“陈大哥,咱俩打一架。”
陈舟还在愣神,就见宴青握着长刀劈来,招招狠辣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鼻涕虫,你疯了!”
陈舟想到苏青之殷殷期盼的小脸,压着火气问道。
“话多,打!”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ptt-第214章 自己的浴桶裏坐着一個男人鑒賞
刀剑相击,你来我往,两人皆是累的精疲力尽,陈舟捏住她的大刀说:“不打了可否,你不是最喜欢对弈吗?我陪你对弈!”
“叫你打就打,费什么话!”
宴青的攻势不减,对陈舟攻击的更加凌厉。
陈舟被缠的无法,求饶道:“我认输,认输行不行,鼻涕虫!”
“你的确输了,他是仙君的人,是你永远都无法触碰的人。”
宴青眼见陈舟累瘫在自己脚底,心里得到了极大的平衡和满足,冷笑了几声说。
她在说苏怀玉?
莫名其妙,这会提那小子作甚?
陈舟不甚在意地说:“一个病秧子,仙君爱若珍宝,我可瞧不上。”
“鼻涕虫,赶紧来对弈。”
了然于胸的宴青用面巾擦了擦脸颊,冷笑了两声。
翌日一早苏青之接到消息,宴青很满意,花婆婆允了治疗白神医的法子。
陈舟的美男计好管用,自己可得好好谢谢他。
“鼻涕虫,那我明日再来寻你。”
陈舟扶着酸痛的腰缓步穿上衣衫,冲宴青微微一笑。
正在扎马尾的宴青手一顿,差点咬断嘴里的簪子。
本姑娘才不稀罕你的施舍。
既是对我无意,以后就别来招惹。
優秀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14章 自己的浴桶裏坐着一個男人分享
她余光瞥见厢房外桃花树下站着的苏怀玉时,忽然起了试探心思。
“陈大哥,我倒觉得苏师弟人俊美性子也活泼,倒是很可爱。”
陈舟单脚穿上靴子,撇了撇嘴。
“嗨,怂的要命,又爱哭,我真是打心眼里瞧不上。”
“陈舟舟!”
苏青之疾步迎上前,正要扶住陈舟就听到了扎心的这一句。
原来他竟这般厌恶自己?
手心里正要送出的流苏穗子忽然变得灼烫无比。
我原以为你数次救我,当我是朋友。
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陈舟看她脸上的喜色瞬间消失,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心就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手足无措。
慌得腿在抖,手也止不住的颤抖。
他大脑里一直在重复一句话,快解释,快解释,可嘴就跟锯了嘴的葫芦,卡壳了。
宴青看陈舟吃瘪,心里终于平衡了,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
“打扰了。”
苏青之将流苏穗子一把扔进旁侧的湖里,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苏怀玉!”
陈舟一个大步跳下台阶,试图去抓苏青之的肩膀就被仙君狠狠弹开。
“放肆!”
他紧紧的将人护在身后,眉色冷峻地说:“姜云国出了事,你去支援林锐。”
“弟子..遵命。”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14章 自己的浴桶裏坐着一個男人分享
陈舟踌躇良久,不情不愿地行了一礼。
远去的两个人并肩而行,不知仙君说了什么,苏师弟展颜一笑,揪着他的衣袖摇了摇。
这样的场景他以前从未觉得不妥,今日看来格外的刺眼。
苏青之散心之后哼着小曲准备沐浴,刚脱掉外衫,就瞪圆了眼睛。
自己的浴桶里,坐着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