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82 一家子展示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他们哥仨按理来说道行修为最高的应该是猴咂,但是猴咂自从用慧顶元神挑碎丹田劈出三道阴雷之后,这智商随着他睡眠时间呈直线下降。以往清醒时间较长,放到现在是糊涂时间更长,导致他没看出来司马同昭不对劲。
剩下哥俩,刘空真比于香肉丝略强一点点。
刘空真下意识握住猴咂和于香肉丝手腕,往后退两步,压低声音与他俩说道:“这大叔不是活人……”
“啥玩楞?!”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愛下-0382 一家子熱推
于香肉丝这么一听,瞬间以为我被某个妖魔鬼怪给挟持了,找他原因是想让他救我。
而于香肉丝又是我唯一一个死忠。
这个时候刘空真突然如此说法,让于香肉丝顿时感觉压力倍增,可是他没有后退也没有转身逃跑,第一时间给方胖子发企鹅信让方胖子带着老周赶快来金刚山烧烤店,燚哥有生命危险!
随后摸摸衣兜确认自己实在没带啥法器之后,抄起隔壁桌一把椅子,猛然从人群中撞出一条道路,对准司马同昭后背,高高跳起攒足全身力气把椅子砸向司马同昭。
“嘭!”
椅子碎成八块,于香肉丝上前用两条胳膊结成十字锁锁住司马同昭脖子,拼命将身体向下倾倒,并且大声喊叫到喊破喉咙:“哥!你快跑!”
“肉丝……”
从于香肉丝与我招呼开始,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觉得司马同昭不是好人对我有危险,但万万没想到刘空真拉着他俩退出人群,更没想到平时不能说是勇武的于香肉丝今天敢用椅子砸司马同昭!
尴尬归尴尬,这心里暖了不少。
因为有人能为我付出生命。
然而司马同昭在人群围观情况下定然不敢瞎鸡儿使用阴差气息,扔掉手中铁签子,抬手抓住于香肉丝特意留的长头发,一用力往前一拽,轻而易举拽开于香肉丝牢固十字锁。右腿借地使力翻身把于香肉丝反扣在身下,用着同样的十字锁锁住于香肉丝:“你为什么要暗算我?”
司马同昭现在很憋屈,被人围观就不算啥了,咋还能吃吃羊肉串忽然有人在背后拿椅子拍我呢?
“你……是……呃呃……阴……”
把勒到快断气,于香肉丝后知后觉想起司马同昭身份,此二人在奉沈市有过一面之缘。
“你的人?”
司马同昭松一口气,解开十字锁。
“嗯……我弟弟……”
我点点头,起身走向他俩,伸手先扶起司马同昭,接着再扶起于香肉丝:“我这弟弟有点傻没认出来你,可能以为你是坏人。”
“你这弟弟是亲弟弟啊!”
司马同昭活动活动筋骨,他也觉得这段感情不一般,毕竟要是换成其他人,这一椅子绝对不会落下。
“那必须滴!”
我给于香肉丝使个眼神,于香肉丝心领神会掏出手机去前台结账和赔椅子钱。等他结好账,我们三个人加司马同昭这个阴帅一同走出烧烤店。
站在大马路上,猴咂的三角眼透露好奇眼神观察司马同昭哪里不对。说他像鬼吧,身体外散的气息要比鬼强很多,平静很多。说他不像鬼吧,又没有活人的阳气,连最基本眉心天庭火也没有,整个一不伦不类活死人。
刘空真比猴咂拘谨很多,没敢吱声。
司马同昭拍拍衣服灰尘的同时主要打量着猴咂,他在猴咂身体里同样看到一股不寻常的力量。明明修炼了丹法,却上中下三颗丹田全部破碎,又折寿三十八载有余,身体经脉竭尽零碎,心血所剩不多,这样情况下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别瞅,一会再瞅出爱情火花可就坏菜了!”
我挡在司马同昭和猴咂中间,开始为司马同昭介绍自己的小团队:“这个长得挺帅的小伙叫刘空真,勉强算是修道的!这个长得跟小姑娘似的小伙叫于肉,也叫于香肉丝,他家祖祖辈辈是走阴的!我身后这个瘦得跟电线杆子似的小伙叫猴咂,阿昭哥哥你可以叫他悟空……修的是阴法,前段时间因为萨满宝藏的事儿,差点死了。”
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82 一家子分享
“嗯。”
司马同昭把我推开,让自己站在猴咂面前,伸手重重拍了拍猴咂肩膀,说的每句话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地府需要你这样的人才,阳间也需要你这样的英雄!你活着时候的事,我管不着了!要是你以后死了来到地府,可以来酆都城找我,我带你当阴差!”
“包吃包住吗?!”
猴咂压根不在意能不能当阴差这个问题。
“包吃包住!”
司马同昭从始至终很是正经,或许是他从猴咂身上看到前些年死亡来到地府转世投胎伟人的影子。哪怕这影子只有一丝丝,也值得司马同昭尊重。
“你是嘎哈的啊?”
猴咂在司马同昭宛如要吃了他的眼神中很不自在。
“我是官居地府酆都城秦广殿的御前节卫使阴帅,你可以叫我司马同昭。”
司马同昭非常正经介绍身份。
猴咂脑袋暂时短路没琢磨明白阴帅是哪个屯子噶苞米的,一旁于香肉丝惊呼出声:“跟七爷和八爷官位相等的阴帅!?卧槽!?我拿椅子拍了一个阴帅的脑袋?!”
“爷们,你没说错。”
刘空真已经准备为于香肉丝操办后事:“小爷我都说了吧!跟您哥一块肯定没好事儿,您可倒好就是不信我。完了吧,这回摊上大事了吧!”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82 一家子熱推
“司马大人……”
于香肉丝刚想说出求饶的话,便被我笑着搂住胳膊:“司马大人可是职业大人不记小人过的,你不用跟他客气,有功夫再请他吃顿烧烤比啥都强!没看着刚才在烧烤店,那串子撸的咔咔直冒火星子吗?!”
“这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的!你哥我以后说不定当官能当的跟他一边大!所以你就不要大惊小怪的,以后路还长,咱不能见一个跪一个吧!?你要记住有你哥在,都不是问题。”
于香肉丝不论性格,还是出身,好归好
关键有一个致命问题,他除去在必要或者他关心之人即将殒命之外,有时候遇见比他强,可以要他命的人或者鬼就立马没了锐气和朝气。虽然说这是正常现象,但是放到现在有些不妥当。他要是死了还跪习惯了的话,哥们我以后怎么带他装逼带他飞。
“对,咱们没必要计较这么多。”
司马同昭转身对于香肉丝点点头,话里话外没有责怪意思:“走阴人的话,身上有鬼仙吧,这些鬼仙以后要是有心思想下地府当阴差,你可以通过你哥找我,我帮你办了,毕竟这么一直在阳间混下去也不是个出路。”
“那我就谢谢司马大人了!”
于香肉丝心里跟过年好不容易杀猪吃肉似的开心。
即使有他供奉香火,可是实在顶不住阴寿将尽的鬼仙身死道消,这去地府当阴差是修不下去的鬼仙最稳妥出路。
总比一而再再而三死了强。
我想趁这个机会打探打探关于奉沈情报,没想到一个风尘仆仆穿着睡衣的枯槁中年人栽歪个肩膀,手持镐把子跑到金刚山烧烤店门口,一眼看到站在街边众人中间的我,随即心急破口大骂:“操你奶奶大粪勺子的!谁要动我干儿子!?”
“呃……这位好汉是?”
来者正是老周,不过老周造型属实太雷人。
“我干爹……”
我弱弱为司马同昭解释一句。
老周和司马同昭有过简单对话,并且见此情形也不像是有鬼图财害命,便走过来提溜起于香肉丝脖领子:“别拿你周叔开玩笑,你是不是不知道?”
“周叔……当时情况挺紧急的……”
“那你也不能拿你周叔开玩笑!”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在这个权威“大家长”面前,只有方胖子敢跟老周斗上两句嘴,剩下的都眯着不敢吱声。
司马同昭看着老周和于香肉丝:“你这一家子关系可真是满门忠烈啊,你干爹挺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