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txt-632.畜生道閲讀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王七麟和徐大回过头去,看到彩衣公子哥在雨中冲他们微笑。
他撑起了七彩雨伞,所以尽管暴雨倾盆,一身彩衣却是干干爽爽。
没有雨水浸湿,也没有破损。
王七麟刚才以飞剑撕破了他的衣服,其中他胸口位置更是毁坏的厉害,正面上半截衣服几乎成了破烂布条乞丐装。
可是如今又变得整洁干净。
看着他盯着自己胸口看,彩衣公子哥笑容可掬的说道:“刚才我去换了一身衣裳,所以未能陪两位在旁,两位已经出来了?怎么样,你们现在知道这是哪里了吗?”
“森罗地狱!”被王七麟拽在手里的少年忽然痴痴笑着说出这么几个字,“嘿嘿,森罗地狱!嘿嘿,森罗地狱!”
王七麟将少年推到了徐大身后,他空出手来握住了刀柄冷静的说道:“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毫无疑问都不是我们该来的,我们两兄弟是误闯进来的,现在要出去。”
彩衣公子哥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他又露出恍然之色:“哦,火候山,你们要去火候山。”
彩色大伞飞转,他松开手一击掌甩出去,又是一道黑洞口出现在他们面前。
彩衣公子哥笑道:“我思前想后,觉得最好的赔礼方式就是完成你们一个目的,你们有一个目的是到达火候山是么?那你们进去吧,穿过这里就能到火候山。”
徐大指着黑洞哈哈大笑:“这里距离火候山起码有百里之遥,从这里钻进去就是火候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山口?”
彩衣公子哥脸上露出好奇之色:“咦,你们见闻还挺广博,竟然知道穿山口,这种古妖已经很久没有在人间界出现过了。”
“这真是穿山口?”徐大惊愕。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632.畜生道鑒賞
彩衣公子哥也惊愕:“对呀,你们不是认出它的身份了么?总之你们从这里穿过去,就能抵达火候山!”
徐大叫道:“绝不可能!穿山口哪有这般本领?它是残龙蜕皮所化,顶多能连通一座山的两边,怎么可能让人穿越上百里地?”
彩衣公子哥傲然道:“我可不会骗你们,你们若是不信,那就穿过去看看。”
王七麟拉住徐大低声道:“你可别冲洞……”
徐大说道:“你以为大爷是个莽子?”
他们不想冲洞,可是这洞穴却能冲他们。
他们没有向山走去,这山却主动走向了他们!
彩衣公子哥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让他们进入黑洞中。
王七麟和徐大正在内部沟通,黑洞突然横移向他们。
它是凭空而现!
而且看到黑洞出现被王七麟扔在徐大身后的少年忽然惊恐万分,伸手在徐大身上推了一把转身惊恐嚎叫着逃窜向村外。
所以徐大首当其冲,一个踉跄迈步进入黑洞被吞噬!
王七麟本来能避开,可是看到徐大被吞噬他有一瞬间的犹豫,这样他也没能避开这黑洞,突然之间就是眼前一黑!
还好两人还在一起,并且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光亮,两人大惊,赶紧互相拉扯着往光亮处奔跑。
光亮逐渐变大,由光点变为光斑,又从光斑变成光门!
他们从光门中走出去,湛蓝的苍穹、洁白的云朵、连绵的山峦一股脑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金光遍洒,艳阳高悬!
清晰的阳光下,红花绿草灰石头的色泽变得那么清晰,清晰的近乎耀眼。
一片山峦高低起伏,一座座山丘分布其中,有的山稍微高点有的山稍微矮点,但整体而言还算整齐。
他们依然在十万大山中。
但已经深入了十万大山。
因为王七麟穿山越岭飞快的爬到了山巅往四周遥望,他看到了繁茂的树林漫山遍野,看到了山风吹过树木枝叶摇曳荡漾起青绿色波涛,看到猛禽啸傲苍穹看到了鼠兔山猴钻入林中。
不管往哪里看,都是连绵无止境的山峦!
就在前一刻他们头顶还是大雨倾盆,然后到了这一刻,阳光万里、白云朵朵!
徐大也看蒙了,他一巴掌甩在脸上,接着龇牙咧嘴:“吾草,好疼、嘶嘶!七爷,不是做梦,是他娘真的!”
王七麟当然知道这一切是真的,他施展了临字大手印来稳固心神,又放出了大蟒神御剑在身后,然后看到的一切毫无变化,这证明他们并非处于幻境中。
他收起大蟒神,面色凝重:“这下子真的坏菜了!”
徐大说道:“怎么了?难道咱们不在梦境中而是在什么迷境中?”
優秀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 起點-632.畜生道推薦
王七麟叫道:“跟什么境没有关系!是八喵和九六!我干,八喵和九六没有跟咱在一起!”
这事得怪他。
先前彩衣公子哥突兀出现,他以为双方又要开打,就把八喵给偷偷放了出去,让它伺机偷袭彩衣公子哥。
而九六出于作战需求也隔着他们有段距离以免被人给一锅端,结果彩衣公子哥还真是说到做到,突然之间就把穿山口的入口挪到了他们脚下。
这导致他们跌入了穿山口中,甚至没来得及带上八喵和九六!
王七麟急眼了,他往周边山峦中看,隐约看到一片茂密林木中有木屋竹楼身影。
于是他赶紧挥手道:“走,去那村里问问这到底是哪里、去问问这到底什么地方!”
徐大讷讷道:“七爷,不会真是火候山吧?可是道爷不是说了吗?穿山口本事只能穿过一两座山,它怎么能让人穿过上百里之遥的距离!”
这是个好问题。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说道:“从后往前逆推,之前那如生人问咱们这是什么地方的时候,被我救出来的少年说是……”
“森罗地狱!”徐大接话。
王七麟又说道:“先前老头说,他有个玉牌叫胎生印,那个被毒蜂反复吞噬的汉子也拿出了一个玉牌,说是叫化生印,胎生、化生,徐爷你想到了什么?”
徐大说道:“六道畜生道中的胎、卵、湿、化四生?”
王七麟点点头,说道:“咱们之前进入那村子,恐怕不在人间界。你注意到没有,如生人还说过一句话,当你说出‘穿山口’这名字的时候,他说‘穿山口这种古妖在人间界已经很少见了’!”
“他特意强调了人间界,那就说明他还知道其他界,也知道穿山口在其他界中的情况。”
“所以,假如那诡异村子是个其他界的入口,咱们凑巧进入其中。两界之间联系与差异,咱们并不了解,那会不会有一种情况是两界并非是地点与地点之间相互对应,而是可以链接……”
“如生人所在另一界,它的位置可以调整到火候山附近,这样它再打开穿山口,咱们从中穿过,然后直接出现在了火候山上。”
王七麟看向徐大:“这样是不是能说得通?”
徐大迷茫的看着他,说道:“这样确实说得通了,可是可是,这也太玄奇了吧?”
但他对王七麟无比信任,立马接受了这个说法并回应道:“如果咱们刚才所在的村子不在人间,那就是在畜生道了?”
人间道将万物生命称之为虫,一共有蠃、鳞、毛、羽、昆五虫,而畜生道则将万物生命分为四生者,分别是胎生、卵生、湿生、化生。
所谓胎生者即是以胎诞生,比如人比如牛马比如猫狗。
卵生者则是以卵为生,比如鹅鸟孔雀蜥蜴爬虫。
湿生者是以水中为生,朝游虚空,暮归水宿,如鱼如水中虫。
还有就是化生者——以变化为生,出生之后到长成样子凡有变化即为化生者。
用佛家的话来说就是:畜生道众生,包含甚广,举凡飞禽走兽,羽毛鳞介,或四足多足,有足无足,水陆空行,皆摄属之。
王七麟说道:“不错,应当是在畜生道,根据佛家典藏《婆沙论》中说,诸有情因造作种种愚痴业,或因身语意各种恶行,堕于畜生道中。《业报差别经》中说,具造十业,得畜生报……”
他说着说着又郁闷的摇头,关于儒释道三家典籍他只了解皮毛,全靠他开了脑神窍记忆力超强,才死记硬背一些基础知识,要让他具体深入去讲解他就讲不出来了。
没办法,他学问水平不够,没什么文化。
不过他们两人都认为这个猜测靠谱,仔细回想,他们从一开始接触这些人的时候,这些人便问他们喜不喜欢杀什么生命,而且一直怂恿他们去杀生。
黑瘦青年问的是杀猪,少妇问的是杀羊,联想汉子后来的遭遇,王七麟大约猜到了真相:
这五个人都与他一样,是人间界的人,他们有亲眷因为作孽杀生而落入畜生道,然后他们得到了一枚玉印,这玉印有胎生印有湿生印自然也有卵生印和化生印。
在十万大山中有进入畜生道的通道,而玉印则是进入通道的钥匙,进入畜生道后,他们可以去换一个正在畜生道中受罚的人。
或者说十万大山中有进入畜生道的通道,只要时机合适人们便可以进入,然后玉印是一个凭证,可以用来换一个在畜生道中受罚者的凭证。
根据他们两人也能进入畜生道这点来看,王七麟觉得第二个猜测应该更正确。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来换亲人的,就拿被毒蜂折磨的汉子来说,他进入毒蜂竹楼中之前曾经哭嚎着说‘是爹的错’,显然他是去替换了儿子。
要替换正在遭受折磨的人,应该不必非得是亲人关系,那四男一女曾经想要糊弄他们两人去替换自己的亲人,但替换条件王七麟还没有想通。
实际上他现在也没办法思考这些事,他现在心乱的很,因为如果他们推测是正确的,那就意味着八喵和九六很有可能被遗漏在畜生道了。
这下可真是要他亲命了!
徐大看他火烧火燎的往山下赶,便将迅雷放了出去,一是让迅雷去找八喵和九六,二是让它去找谢蛤蟆等人通风报信。
放出迅雷,他安慰王七麟说道:“七爷你先别着急,八喵和九六是吉猫吉狗自有天相,它们不会出事的,而且八喵这小子可是机灵鬼,咱们一消失,它肯定会跑路!”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632.畜生道閲讀
他又说道:“再说了,这一切都是猜测,那村子也未必是畜生道,畜生道用来惩戒人的地方,还能是那么小的一个村子?”
王七麟摇摇头说道:“畜生道地域繁多,差别不等,《正法念处经》说有四十亿种呢。”
徐大诧异的看向他说道:“呃,七爷你啥时候变得对佛家典籍也了解这么透彻了?”
王七麟愁眉苦脸的说道:“夜里挑灯读书学到的呀,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到了晚上挑起黄色灯光一个劲看黄书?”
徐大尴尬的挠了挠鼻子说道:“反正吧,七爷,大爷现在仔细回忆,觉得那个如生人其实并不坏,咱们之间真的都是误会。”
王七麟沮丧的说道:“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能把我八喵和九六给换回来吗?”
徐大说道:“当然有用,大爷的意思是,那如生人不会为难八喵和九六的,他应该也会把它们俩给放出来。”
王七麟往四周看:“哪呢?”
徐大不说话了。
两人快步下山去寻找掩藏在山林中的小村,可是走了一阵没有走到,又走了一阵还是没有走到。
这样王七麟觉得不对劲了,他再次往四周看看,发现自己在山腰上,周围都是不认识的草木山石。
很陌生的环境。
他琢磨了一下说道:“往山头上走。”
两人不多会走上了山头,他们往小村方向看,木屋竹楼依然在山林中半抱琵琶。
很显然,他们要远离小山村便没问题,要靠近小山村则不行。
王七麟说道:“徐爷小心点,这村子或者这山有问题。”
徐大抽出燃木神刀问道:“难道有鬼打墙?”
王七麟摇摇头:“我现在修为已经是入神境,即使是厉鬼操作的鬼打墙也困不住我,肯定有其他古怪,比如山里一些诡阵之类。”
两人这次看准了小村的方向,迈着坚定不移的脚步往村子里走。
可是走来走去还是没有找到村子。
他们一直在山里头乱窜!
王七麟一下子恼了,他挥手御使飞剑,喝道:“既然没有路可以进村,那老子今天就砍出一条路来!”
小阿修罗很莽,他刚掐出剑诀,死门剑便轰了出去。
八门剑威力非凡,他如今又进入八品境,一剑击出当真有雷神之威,刹那间山上飞沙走石、草木粉碎!
一阵带着青草绿水的清新气息传入他鼻子中,王七麟下意识扭头往侧前方看去。
只见他前方是山下,这山长了许多树木,然后有一个硕大矫健的身影很灵活的爬上了一棵树,站在树冠上盯着两人看。
这东西通体都是黄毛,大概有王七麟大小,脑袋略尖,两只三角形的耳朵翘在头顶,乌黑的鼻头嵌在挺长的嘴巴上,下颚有两只犬齿露出在外面,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挂在屁股上,甩来甩去就像根鸡毛掸子。
巨大的狐狸!
王七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狐狸,下意识与它对视。
大狐狸的两只眼睛乌黑发亮,炯炯有神,被它盯着看的时候,他就感觉是在跟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对视。
徐大很快也发现了大狐狸,吃惊的问道:“哟呵,这是哪里来的狐狸?怎么这么大?还会爬树?还会轻功?”
他琢磨了一下又说道:“它应该还会施法,七爷,刚才咱们被拦在这山上的事肯定就是它干的。怎么样,你给大爷掠阵,大爷弄它?”
王七麟一把拦住他,低声道:“这狐狸并没有做什么恶事,不要随便出手。”
这个大狐狸明显不是凡品,他下意识想到了绥绥娘子。
这让他很担心大狐狸跟自家媳妇之间有什么关系,可别撒尿冲了龙王庙。
于是他琢磨了一下,抱拳对大狐狸说道:“阁下应当是对面那山村的守村灵兽吧?在下不是坏人,只是想去那村里打听点消息,绝对不会害人,还请你让个路可好?”
他给徐大使了个眼色,低声说道:“给它弄一壶好酒弄点鸡鸭,快点。”
徐大从须弥芥子中掏出来一个油纸包和一坛子酒,说道:“大爷,下来吃点喝点,里面没毒,你放心……”
他正在释放善意,结果压根用不着,大狐狸立马窜了下来,很利索的蹲下用前爪抱起油纸包打开,举起烤鸡放在鼻子前闭上眼睛闻了闻。
一脸享受。
徐大下意识吞口水:“七爷,这是个大佬啊!”
王七麟对它说道:“大佬,我们无意与您和本地势力进行冲突,咱们之间也没有矛盾,其实咱们说不准还是一家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他摇晃了一下衣服,绥绥娘子应该在他身上留下了气味,如果这大狐狸嗅到了这股味道,说不准会把他当成自己人。
结果他一摇晃衣服,狐狸一爪夹起烧鸡一爪捂着鼻子,很机灵的又爬上了树。
徐大目瞪口呆:“七爷,你被它鄙视了!”
狐狸爬上树放下烧鸡,它舔了舔爪子上沾的鸡油又爬了下来,然后端起酒壶用爪子挑开壶盖凑上去闻了闻。
闻过之后它脑门一下子皱巴起来,尖尖的嘴巴撇到了一边,歪嘴冲徐大使劲摇头,还重重的把酒坛给放下了。
徐大目瞪口呆。
王七麟说道:“徐爷,你被它给嫌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