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ptt-第二百三十七章 紀老爺子動了殺意讀書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纪墨霆脸上苍白,透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病态,但这种病态并不损他身上散发的凌厉气势。
韩都低着头,不再说话,却也不肯起身。
笔直得跪在纪墨霆的面前。
无声又坚定的抗拒着他的决定。
纪墨霆没有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掏出手机按了一下,很快从门外进来一个黑衣人推着纪墨霆轮椅走了出去。
直接走到了一个病房。
已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等在那里,手里还拿着抽血用具。
纪墨霆将手背摊在扶手上,说道,“开始吧。”
医生注意到了纪墨霆苍白的脸,微微皱眉,“纪先生,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不适合继续下去,我建议你先休养一段时间。”
“不用。”
“可是你的身体……”
纪墨霆一记冷漠的目光射了而过,医生止住了声,微微摇头,而后上前抽血。
眼底同情也有,敬佩也有。
这传闻中杀伐决断的纪家掌门人,居然是个痴情种。
为了心爱之人,不惜以身试毒。
“什么时候有结果。”纪墨霆被抽了400毫升的血,使得他的脸色更加惨白。
医生将血放好,从一个玻璃瓶掏出两个白色药丸,“还在检验中,大概还需要三次血液才能检验这药物的效果。”
纪墨霆接过药丸后,连水都没有,直接干吞下去。
而后额头冒出细汗,但神情未有任何痛色。
“尽快,我已经没有耐心跟时间等。”
说完后,纪墨霆让黑衣人推着他离开,去了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推门而入。
并可以看到病床上闭着眼睛的言舒。
黑衣人将纪墨霆推在床头,而后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纪墨霆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轻轻的抚摸她的脸,凌厉的五官柔和,“阿舒,你会没事的,你那么想要自由,刚得到的自由,怎么舍得离开。
阿舒,这辈子我成全你的自由,下辈子你许给我好不好”
纪墨霆捂着言舒的手,慢慢的放在唇边,他额头的细汗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脸上惨白的机会透明,但依旧虔诚的吻了言舒手背。
而他额头滚烫的细汗滴在了言舒的手上,像灼热的太阳,直直烫进了言舒血肉之内。
猛地。
言舒睁开了眼睛。
她下意识将拿起自己的手看,“我只是又做梦了吗?”
为什么会梦见纪墨霆救她而死?
关于上辈子的记忆力,她好像没有梦中的场景,而且她生过病吗?
病到需要纪墨霆给她试药?
言舒捂着脑袋,那些记忆像两个打架的小人,搅得昏昏沉沉。
但有一个信念不断加深。
她必须要去见一眼纪墨霆。
言舒从床上下来,拖鞋都穿反了朝着医疗室走去。
“夫人,你怎么又来了,老家主正…..”
“让开,我要进去。”
言舒没有废话,直接对着暗卫说道。
“夫人,你别为难我们了,我……”
守卫怎么也想到,他话还没有说完,夫人就直接动手,他一时不防,差点让对方给劈晕了。
好在他反应过来,立即跟言舒交起手来。
言舒虽然跟纪墨霆练过,但是跟这些专门训练过的暗卫还是有区别,不是对方的对手。
但是,有一点,她天然占优势。
暗卫不敢伤她。
一直过了十几招后,她没有落于下风,但是也没有占什么便宜。
最后只能拖延个时间。
但时间越拖越对她不利。
“我是纪家主母,我现在命令你住手。”
“夫人,只要你停手,我也停手。”
言舒心里哼一声,她要是停手,那还打个屁啊,她还是进不去。
她眼底闪过一抹冷光,手上的动作越发凌厉,突然她眸光一闪,对着那门惊喜喊道,“亲爱的,你醒了!”
暗卫手上一松,下意识收手想要回头看。
言舒抓住这个机会,快速朝着他脖子劈去,等暗卫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偷袭成功。
直接晕了过去。
“小样,你还嫩了点。”言舒露出一抹笑,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为了一招劈晕这人,她真是是用了十足的力道。
手都有些酸。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进病房,她言舒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就听到门从里面被打开。
然后。
她跟纪老爷子四目相对。
艹!
她都睡了一觉了,这纪老头子居然H还没有走,这是在纪墨霆病房里待了一晚上?
纪老爷子脸色阴沉得可怕,特别是看到门口躺着暗卫时,“你做的?”
言舒露出尴尬的笑。
这下更加说不清了。
本来老头子就怀疑她对纪墨霆做了什么,现在她还动手将人打晕,估计在他心里她已经是一个罪犯了。
“纪墨霆现在是我男朋友,我这个正牌女友去探望他,你们凭什么不然我进去!”
言舒决定先发制人。
纪老爷子一双眸子暗沉的可怕,“你想对霆儿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我就是看看他什么时候能醒,你别一副我要害你孙子的样子,我要是想要害纪墨霆,根本就不用等他昏迷!”言舒愤怒的说道。
“你这是承认你想加害家主。”
罗淮从言舒不知何时出现在言舒身后。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ptt-第二百三十七章 紀老爺子動了殺意展示
语气森冷,看言舒的眸光透着狠戾。
言舒皱眉,“罗淮你语文老师没有教过你阅读理解,我说的话被你曲解成这样?”
“我是不是曲解,你看了这几张照片再说。”罗淮声音透着讽刺。
然后从口袋掏出了几张照片,恭敬的递给了纪老爷子,“老家主,这女的一直欺骗家主,现在更更是想要联合外人害家主。”
“罗淮,没有证据就别血口喷人。”言舒声音很冷。
精致的小脸更是透着遗一股子肃杀。
“这照片就是证据!”
言舒眉头,下意识看向纪老爷子手里的照片,顿时身子一僵。
罗淮居然拍到他跟方若彤交易的照片。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你偷盗E30项目文件给方若彤,你知不知道这个文件的重要性?”罗淮声音带着质问的尖锐。
言舒一瞬间,竟不知该如何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