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说起与黄琼母亲的往事,皇帝有些苍白脸色,突然涌上了一丝异样的血红,精神也一下子好了许多:“朕到现在还记得,我与她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那日,刚刚出宫就府的朕,外出买书遇到你五伯父嘉王。当时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那么多的路人公开侮辱朕。”
“朕受一些屈辱倒是无所谓,反正那些年已经习惯了。可他的言语之中,却辱及了你的皇祖母。朕实在有些控制不住,便顶撞了他几句。就因为朕当时顶撞的这几句,你三伯父便命他身边的奴才,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公开殴打朕。”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分享
“你三伯父是烈宗皇帝的同母弟,也是世宗皇帝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仗着世宗皇帝和同母兄长,根本就没有把朕当成亲弟弟看待。当时公开对他手下的那些恶奴叫嚣,打死了朕算他的。把朕打的见血了,赏钱五百贯。若是直接打死,直接赏钱三千贯。”
“朕当时只有十七岁,身边别说侍卫了,就是连一个可用的太监都没有,又那里是那群恶奴的对手?当时那群恶奴狗仗人势,全然不顾朕也是一个皇子,为了讨好你三伯父,一味的下死手。朕被打的头破血流不说,还差一点没有被丢下洛河活活淹死。”
“就在朕以为自己就要死在嘉王手中,正遇到了外出游学回来,只有十六岁的她。她那个时候,骑着一匹白马一身的雪白衣裳,就如一个仙女下凡一般,仅仅几下便将那些欺凌朕的恶奴全部打倒。想要将朕丢下洛河淹死的嘉王,反倒是被她丢进了洛河。”
既然开了口,皇帝也就没有再做任何的隐瞒,将从来都没有对着人提起过的当年往事,当着自己女儿的面一一说了出来。而那次意外相遇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被反过来美人救了书生的懦弱皇子,与当年淮阳郡公的女儿,在结识之后一来二去就产生一段感情。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定河山 愛下-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鑒賞
尽管没有公开场合见过面,但当初受王府的院墙,却并未成为两个人之间的阻碍。他虽说不怎么出去,可佳人却是经常避开他府中的那些眼线,进府之中与他见面。两个人或是一个吹箫、一个鼓瑟,或是比较一番书法。可以说,俩个人也算是初恋情人。
只是这位皇子过于懦弱,尽管明知道佳人也对喜欢上了自己,却因为身份的差距不敢去提亲。别看他当年身为皇子,但他这个几乎不受天家所有人待见的皇子,身份根本无法与当年世宗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先是淮阳郡公,后来的淮阳郡王相比。
当然,即便是他想要提亲,估计也没有一个人会答应。不管是当年的世宗皇帝,还是当年的淮阳郡王,没有一个人会同意这门亲事。尤其是当年这位不受待见的皇子,等闲连自己亲爹的面都见不到。朝中也没有一个人会出面,替他转圜这件事情。
甚至就连当年的太子,后来的烈宗皇帝也不会答应。再后来,皇帝最终娶了大行皇后。那个性子高傲,却最终受了情伤的女人远远的离开,两个人十余年都没有再见面。甚至在那十余年之中,她连京城这个伤心地都极少回来。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是孑然一身。
一直到当年的那个受气包,因为需要而被皇帝推上皇位,并被逼迫废掉自己的原配妻子。为了保护他这个哪怕那么多年过去了,可能在她的眼中,性子依旧有些懦弱的初恋情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她才进宫。再其后,发生的事情也是满天下都知道了。
只是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那些年若没有她苦心转圜,没有她的暗中保护,皇帝私下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逃过无处不在的监视,也早就被发现了皇帝的一家,尸骨也就早寒了。满天下都知道,她的皇后之位在皇帝重新掌权后被废掉。
可又有几个人知道那个后位,与其说是被皇帝废除的,还不如说是自己主动求去的。冷宫,也是她主动走进去的。因为那个尊贵无比,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从来就没有被她放在眼里。而这十八年来自己未在看过她一眼,只是因为自己这个皇帝,感觉到无脸再见她罢了。
听罢皇帝的这番初恋往事,金城公主不禁目瞪口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听雪轩的那位静妃,居然是老爷子的初恋,两个人在老爷子十七岁时便已经相恋。只不过因为老爷子当初的懦弱,始终不敢去求婚,两个人才没有最终走到一起。
只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在分别十余年后,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接下来,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位静妃对于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并无任何的贪恋,自己主动求去。两个人之间的经历,居然是如此的曲折离奇,甚至让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看着沉浸在回忆之中,脸色时而涨红的皇帝,金城公主相信在这种事情上,老爷子是不会欺骗自己的,而且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也是直到今天晚上,金城公主这才知道,为何当年自己这位父皇在大权在握后。
为何几个宗室联名上书,要皇帝杀静妃母子以谢天下,并将淮阳郡王挫骨扬灰,整个家族都要灭族。而自己这位父皇,不仅没有答应这些,不仅保全了淮阳郡王的陵墓。只是将几个民愤过大的流放陇右,其余的儿子都赦免。
人氣言情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讀書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閲讀
甚至还在事后,找借口将那几个挑事的宗室圈禁。当年的自己,还很不满意父皇的这个处置。认为父皇对淮阳郡王一家处置的太轻,也太过于优柔寡断,忘记了当初的淮阳郡王,对天家还有他这位皇帝侮辱的自己,还找老爷子闹过一段时日。
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这位父皇,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初恋,以及想要以此偿还欠下的良心债罢了。想明白了这些,金城公主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位父皇,当真是用心良苦。为了帮助英王说服自己,居然连这些私密往事都说了出来。
她虽说一向都摆正自己的位置,从都不干预朝政,但并不代表她很蠢。甚至非但不愚蠢,而且还是相当聪慧的一个人。皇帝这番话一说完,她就明白了皇帝的苦心。虽说也为那位静妃当年的付出感动,毕竟她也一样是一个女人,知道十余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可有些东西对于这位金城公主来说,短时间之内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只是在感慨自己这位父皇,用心良苦之余。从当年自己这位父皇,与那位静妃十余年的苦恋身上,却是想起自己前些年几乎是差不多的经历,金城公主的脸上也不有些黯然。
当年自己这位父皇,与那位静妃苦恋十余年,虽说最终走到了一起。但带给那个静妃的是,却是接下来十八年的冷宫春秋。而自己的那位初恋,不也一样被老爷子发配到了陇右,这一晃也是十余年过去了,一样不得返京。
抬起头,看着微微走神的父皇,金城公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父皇,即便是您亏欠静妃甚多,可也不用拿这大齐朝的天下去偿还她对您的情义吧。九弟还年轻,品性究竟如何眼下还不得而知。常言道试玉还需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按说册立太子一事,事关这天下稳定,儿臣一个妇人并不该参与。可九弟出宫不过一年,这么短的时日,又怎么可能真的看清楚,他到底能不能担当大任?之前在郑州又搞出了那么大的一个篓子,至今余波还尚未平息。您便将如此大任交给他,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难道,您真的只考虑静妃的感受,而不顾这天下宗室和官员的感受吗?须知,他们才是我大齐朝治理天下的根本所在。就算当年,您再对不起静妃娘娘,就算九弟再优秀,可他毕竟是淮阳郡王的嫡亲外孙。您将这大任交给九弟,难道就真的不怕天下宗室反对?”
也难怪金城公主不服气,当年那些皇子与公主之中,吃黄琼那位外公,当年淮阳郡王苦头最多的,一个是大行皇后所出的四子,一个便是她这位皇长女。当年为了保护好剩余的几个弟弟,这位皇长女可谓是吃足了苦头。那些年的担惊受怕,至今仍然经常出现在梦中。
哪怕是刚从皇帝的口中,得知当年那个一直不知所踪的恩人真实身份,但让这位曾经窘迫到给自己刚出生的弟弟,请乳母却是一文钱都拿不出来的皇长女,依旧难以释怀。要知道,之前她虽然私下里面没有称呼黄琼贱种,可也一向也是以 淮阳欲孽称呼的。
今儿从皇帝口中虽说知道了这个天下的秘密,可毕竟时日太短,一下子也是的确有些转不过来弯子。更何况,当年那位淮阳郡王杀宗室杀的血流成河,差一点把黄家的这些龙子凤孙来了一个断子绝孙,金城公主更担心一旦皇帝册立黄琼为储君,这天下宗室的反应。
只是面对金城公主的担心,皇帝却是摇了摇头:“金城,朕原本一直以为,你是在诸皇子与公主之中,最为明白事理的一个,最为了解朕的一个。难道朕在你的心中,就是如此公私不分的人?若是单还他母亲当年的情义,朕身为一国之君,回报的法子有的是。”
“朕会赏赐他田、赏赐金银、美女,却绝对不会将这座祖宗百战传下来的江山,拿来酬谢他母亲当年对朕的情义。祖宗留下来的基业,断然不会用来讨好女人。朕这个一国之君做的在不合格,这点数还是有的。朕还没有昏聩到那个地步。”
说到这里,皇帝看了一眼听罢自己话后,沉默不语的这个长女一眼,才叹息道:“金城,这些年你虽说谨守本分,从不干预朝政,更不与你那些兄弟结党营私。但毕竟是这天家之人,如今这天下大势,你虽说嘴上从来不说,可朕知道你心中还是有数的。”
“说起来,朕还真的愧对列祖列宗。这些年朕虽说算不上卧薪尝胆,可也算是励精图治。只是没有想到这些年苦心经营下来,眼下的朝局虽说还称不上糜烂。可评价下来,一句内忧外患却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