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章 寄念而成,存於世外【第二更】看書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扶摇子!”
“陈方庆!”
“何故如此?”
神火来袭,众人一片混乱!
陈错伸手虚抓,将神火中王朝紫气抽离出来。
那火焰越发猛烈,显露出原本威力!
“这是什么神通?只是看去一眼,就连心中的念头会被点燃!”
灵崖额上流汗,看向陈错,心中不解,不过她也看出来了,这神火并无攻伐之意,反而像是围拢过来,护卫几人一般。
只是,她与其他人面对突来的火焰,念头燃烧残缺,意识摇晃之下,不得不暂时后退,整理心念!
但他们这一退……
“嗷!!!”
那怪物咆哮一声,断裂的两截身躯合并一起,气势居然又攀升了几分!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剑宗赫子赢叹息一声,随即一脸不解的看向陈错。
“你是和那大河水君事先勾结了吧?”孟厥冷笑一声,后退之际,取出一根白幡,甩出一道鬼哭狼嚎的腐朽黑气。
但尚未接触到陈错,这黑气就整个的崩裂开来!
“陈方庆!你需有个解释!”连独孤信都露出了怒意,冷冷的看着陈错!
神火逐渐散去,冰墙簌簌震颤,碎片不断落下!
若有若无的咆哮,从冰墙裂痕中传出,让这些人的神情越发难看起来!
情况越发紧急。
典云子收拢剑光,若有所思。
迎着众人的目光,陈错从容说道:“时间有限,光靠说的,不仅难有作用,也没有多少说服力,诸位且待片刻,自有分晓……”
“这话是什么意思?”綦毋怀文神色一变,眼中流露出思考之色。
独孤信一怔,眼中的怒意散去,回忆之前局面,露出沉思之色,随即目光一转,瞳孔扩张。
却见众人一退,那头披甲怪物竟尔缩小几分,气势也开始衰落!
“难道说……是我等的念头在滋养此物?”
这边转念,那怪物忽然暴起,两手成爪,朝独孤信抓了过去!
与此同时,孟家兄弟却也忽然出手,顿时死气弥漫!
那孟厥更道:“这陈方庆处处古怪,留着他,我等不得全神贯注,乃是祸患,该先拿下来他!”
“守住心中一念!不要动念,切记!”
陈错说着,展开双手,一手凝聚神火大手印,将咆哮着的披甲怪物拍了下去,直接嵌入地面,下一刻,熊熊火焰覆盖其身!
那怪物咆哮挣扎,浑身气势暴涨,将冰窟都给带着摇晃起来,却也难以挣脱!
他的另一只手则挥洒出浓浓绿光,以生生不息的木行气息,化作一把锤子,朝着再次出手的孟家兄弟砸了下去,直接将二人禁锢起来!
他刻意加重了力气!
孟家兄弟挣扎起来,但那气息生生不息,与死气缠绕、中和、抵消,反而让二人连连后退!
众人见得这一幕,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方才他们一同出手,才堪堪将披甲怪物压制,还是借着那怪物身子被斩成两段的机会!
结果陈错举手投足间,不仅压制了怪物,还顺手将那孟家兄弟逼退了!
“这扶摇子有何来历?”綦毋怀文门帘凝重之色,后退两步,来到独孤信的身边,低语问道。
“綦毋君潜修多年,不知道他也算正常,此人最近三年才声名鹊起,出身南朝宗室,为太华山门人,今为星罗榜第一名,一人占得一品位置,其他人拼尽全力,都难以与之并列!每每有挑战者,都要被他损伤道心,留下心结,是个狠辣角色!”
“竟是如此人物!”綦毋怀文点点头,“那星罗榜我听说过,这个人居然是其中的魁首,难怪这般厉害!”
说话之间,陈错已经到披甲怪物跟前,探手入火,破开层层叠叠的火焰,掐住了这怪物的脖子,将其从火焰中提了出来!
张竞北见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小声道:“这……是不是对掐人脖子有什么特殊的爱好?”跟着,他就见着那怪物趁着火光消散,便挣扎起来,但随即寒光一闪,这怪物的四肢,连同尾巴就都被斩断。
那被斩落的肢体,更是直接燃烧起来,转眼化作灰烬!
“厉害!直接灼烧成灰!只要这妖物不能断肢重生,那就能……”张竞北正在想着,却见陈错一转头,意念如剑,直接刺来!
“守住一念,不要胡思乱想!”
张竞北心灵震颤,像有铜钟在心头响彻一般!
五感轰鸣中,张竞北的念头散落开来,原本的想法都成了碎片。
等他回过神来,赫然见那被斩断了四肢和尾巴的披甲怪物,伤口之处血肉蠕动,似乎真要重新生长出来!
“这也太……”
旋即,一点君火在他心头闪过,令张竞北意念散乱,念头再次崩溃。
陈错摇摇头,收回意念,看向正在长出四肢的披甲怪物,肯定了心中猜测,于是念头一转,森罗之念有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呼啸而出!
“嗷嗷嗷!”
顿时,那怪物有如吹了气的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直接将身上的铠甲撑爆,断裂的四肢急速声张,整个身躯扭曲变形,转眼之间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看着宛如蜥蜴,还长者一对肉翅!
庞大的身躯,甚至要充斥整个冰窟!
陈错却还是掐着它的脖子!
看的众人都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这也太吓人了!”灵梅吞了一口口水,她这会回忆刚才的情况,也隐隐有所察觉,似乎那怪物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会展露出不同的能力,刚好能形成克制,那现在是变成这个样子,才能克制陈家君子?”
“……”
綦毋怀文皱起眉头,露出惊疑之色。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二百一十章 寄念而成,存於世外【第二更】閲讀
独孤信则道:“先不要忙着动手,看陈方庆的样子,该有对策……”
.
.
“这东西,奴家不喜欢!”
冰晶镜面前,龙女和黑龙敖定看着那庞大的身影,本能的生出厌恶之感。
大河水君则是眉头紧锁。
.
.
不过,众人尚在惊讶之中,那怪物就已经挣扎起来,只是陈错手上一用力,那庞大的身躯顷刻间就软了下来,而后四肢衰退,身躯扭曲,很快化作八个触手。
“章巨?”
灵梅看着那庞然大物,越发疑惑起来,紧接着她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身影再次变化——
八条触须中长出了脑袋,又多生出一条脖颈和头颅,一下子成了九个脑袋,还多了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
这个样子,立刻就被众人认出来了!
此物,他们大多听说过!
“九头蟒?”
那怪物的九个脑袋忽然同时养起来,猛烈嘶吼!
吼声如雷。
咔咔咔!
四周的墙壁接连破碎!
轰!
突然!
这九头怪物整个炸裂开来,但没什么血浆碎肉,像是个肥皂泡一般,转瞬幻灭,只剩下无数细小的碎片!
霎时间,狂暴气流朝四面八方涌去!
吹得众人都有些站不稳了!
但他们的心中念,却震荡的更加厉害。
“到底是怎么回事?”灵梅满脸的疑惑,“怎么就炸了?”
“此物,源自吾等之心!”独孤信叹了口气,“难怪公孙井会留下来,这人本是关键一环,要通过言语祸乱我等的念头,我等所思所想,都会化作此物资粮,令它演化、变化。”
“此物本不该出现在凡俗之中,难道……”綦毋怀文脸色凝重。
“原来如此!”赫子赢收回长剑,也出言道:“我们与这妖物交战的时候,都想着它们如何坚韧、如何不死,以至此怪越发难缠了!”
“你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孟厥忽然出言,看着陈错,“你抓那公孙井时,就该有所察觉了,为何要放任他说出那些话,扰乱我等心念?”
“你等怎的处处针对?”张竞北眉头一皱,“这种情况,便有猜测,未经证实,说出来你等也不会信吧?现在反而拿出来指责旁人!要我说,咱们可都被人救下来了,莫非不知感恩?”
“说救下来还太早!”独孤信摇摇头,目光扫过周围冰墙,最后落到了陈错身边,“那东西怕是还未破灭,而且这等东西,就算不让公孙井提前种下心念,一样难缠。”
众人听得此言,纷纷看了过去,而后尽数露出骇然之色!
那些碎片居然震颤着,朝着一处聚合着,看那样子,居然还要凝聚恢复!
“这样都不死?”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也太古怪了吧!”
众人接连惊叹。
“果然如此!”綦毋怀文叹了口气,随即压低了声音,“诸位,听我说,我大概知晓此物来历了。”
“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众人诧异。
“不错,我曾在一份古籍中见过描述,”綦毋怀文点点头,他指着碎片,“该是叫做念兽。”
“不可能!这说不通!”独孤信立刻出言,但看其样子,不像是否决,反而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
众人亦不由紧张起来。
须知,这位鬼神现身以来都颇有威严,何以因为一个名字失态?
那孟家兄弟对视一眼,默然不语。
綦毋怀文叹了口气,道:“正常来看,自然不可能!”
“到底是甚意思?”张竞北不耐烦起来,“什么时候了,别再哑谜了!”
“念兽……”灵梅脸色苍白,嘴唇都哆嗦起来,“乃存于世外!”
“什么!”
“世外念兽,人心之显!难怪,难怪!”独孤信苦笑起来,“难怪咱们一思量,它就变化,这念兽本就是人念托生于世外!世人不死,此念不灭,根本无法破灭!”
“无法破灭!岂不是打不完了?”
张竞北脸色陡变,又看了看周围,那冰墙之中,一道道身影越发清晰。
“这不完犊子了?”
这边话音落下,那边陈错一挥袖,众碎片尽数朝着他的袖中汇聚,转眼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