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討論-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罪體相伴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传说兵器的强大之处,就在于兵器能触及到‘世界规则’,可对神话体构成威胁。
一般而言,仅有「构造神话」的个体,才能驾驭住传说级的装备。
但也有极少数异类,
以自身的意识压制传说装备间的神性意识,强行驾驭。
格林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由格林使用的「莱尔小姐」没有任何‘叛逆’或是‘抵触’,兵器里的自主意识也完全承认格林这位主体。
这一刀正面斩击,完全发挥出传说级的威力。
唰!
刀锋所过之处,空间寸寸断裂、
一阵阵足以撕裂耳膜的尖锐‘指甲刮动声’响彻在洞窟间、
被韩东推断为皮肤组织的「斗篷」在刀锋的切割下全然撕碎,
这位来自于未知世界的神话存在,正式显露出本态。
就连格林在见识到皮肤之下的真实肉体时,都愣住一段时间。
他从未见过这样‘怪诞、理性与神祇’结合体……有一点能肯定的是,这位神话体要强于曾经面对的黄金圣使。
【千罪.骑君】
斗篷之下的个体。
并非乘骑于「黑马」,而是生长于「黑马」。
1.一条暗金、粗壮的脊骨生长于马背,环状的肋骨规则分布于脊骨表面,共计108条。
脊骨顶端、
头骨不知所踪、
一根根暗红丝线由颈部钻出,于上端编织出类似于天使光圈的‘血红肉圈’
2.108根肋骨上,以「红线」悬吊着白纸,数量达千张,上面以未知的文字记载着相关的罪孽。
为能看清白纸上的内容,肋骨体腔的中心还悬浮着一盏点亮着火光的白纸灯笼,
3.四条手臂。
其中两条手臂向前伸出,捧着骑君的骷髅头(骷髅头生有两颗鲜活的肉眼,顶部还生长有浓密的黑发)
另外两条手臂,呈上下展开的姿态,双手结印,构建出用于阻挡格林斩击的阵法。
只可惜阵法被格林的这一刀强行斩开。
咔~骨骼断裂
四根肋骨,连带着红线牵连的白纸一同掉下。
马嘶长鸣、
捧在手掌间的骷髅头也在不断咬动着牙齿,咔咔咔咔~表达着自身的痛苦。
格林在见到对方的姿态时,变得更加兴奋。
“好奇特的姿态!若能做成标本,完全可以作为我未来宫殿的「战利品装饰」。”
说着,左臂溢出大量疯狂触须,试图缠绕对方的本体。
右手依旧紧握着莱尔小姐的手臂,准备予以贴身连斩……「莱尔小姐」的攻击,能影响甚至破坏规则,只要给予足够量的攻击,就能伤害到神话本质。
只要彻底撕开对方的神话图谱,斩杀也是有可能的。
触须缠上。
格林露出一种另类的疯笑,一种渴求战斗与厮杀的笑容。
刀刃直至目标的骸骨躯干。
“格林!赶紧躲开……小心头骨。”
这时,韩东的奋力呼喊声由身后传来。
一般情况下韩东是会任由格林攻上去的,毕竟格林的‘不死特性’还是很强的,可接着他的攻击搞清楚对方的一些特性。
就在刚才,魔眼捕捉到一个能量汇聚过程。
悬吊于肋骨间的白纸正在将一缕缕罪孽丝线向外输送。
红线→肋骨→脊骨→手臂
罪孽丝线汇聚于掌心的【头骨】……虽然韩东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危险指数却在不断飙升。
“啊?头骨?”
格林顺着韩东的提醒,将目光转向下端时,颅骨已然张嘴。
既没有任何能量从口腔里喷射扔出、也没有类似于蟾魔的吞噬效果。
而是伸出一根满是钉子的舌头。
舌头一上一下拍打,配合着口腔的一张一合。
一股怪异的语言由口间发出,这样的言语似乎能改变规则。
「妄言.不动」
噹!
类似于撞钟的响声在空中散开。
一股规则效应作用于格林的肉体。
包括漂浮在外的触须,以及持在手里的莱尔小姐,但凡与格林有关的物体,均被固定在空中……连最基本的眨眼动作都没法完成。
不等格林做出任何的挣扎动作。
黑马侧身、扬起后腿。
马蹄重重踹在格林身上。
唰!
血肉飞溅~
格林直接被这一脚踢得粉碎。
这一幕也看得韩东等人面容凝重,冷汗满头,各自准备祭出最强的招数。
不过,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踢碎格林的神话体,并未向韩东等人发动攻击,只是通过颅骨眼球看过来一眼。
以罪孽重新编织出全新的斗篷笼罩身体,驾驭着身下的黑马转身离开。
马蹄落下的区域立即转变为空间通道,消失不见。
“跑了?明明占据上风,为什么不杀光我们……难道说感知到外面的援军了吗?”
韩东连忙调整状态,让弥散全身的灰质沉降下去,同时将洒落在地的触须全部塞回后脑……在格林被击杀时,韩东已做好借神准备。
就在这时。
一阵不适感从耳朵深处传来。
唰!
粘液飞溅,一只沾满粘液的细长手臂从韩东的耳洞间伸出。
脑袋以及消瘦的身体也相继挤出,摔落在地……一副有些虚弱的模样。
“哎哟!这家伙好强啊,比那坨黄金强大不少。
刚刚使用的,应该是类似于「咒言」的高端招数,能通过话语直接影响规则。就我认识的神话体内,也只有少数能使用这招。
那感觉就像被一座巨山压住,根本动不了。
尼古拉斯,能借着空间感应追过去吗?刚刚这一脚疼死本大爷了,必须杀掉他才行。”
“做不到……这家伙做事很谨慎,空间痕迹都被抹掉了。”
“哎~算了吧!反正伦敦游戏里还会再见的,到时候再杀掉他,让我躺一会……”
韩东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拉上霍普来到坐标石前。
一拳。
轰!
偌大的坐标石碑被霍普一拳粉碎,定位抹除。
盯着碎裂一地的「坐标石」,韩东却没有半点释缓……总感觉这里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到背后的阴谋。
“赶紧回去,这件事情必须立即上报。”
“尼古拉斯……别着急呀~看你这样子,一点也不像经历过开门的男人。
神话体又怎么样?坐标石又如何?
这些家伙自以为很聪明,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间通过坐标石布置着‘意想不到’的入侵方案,再悄悄对一些低劣异魔进行研究,甚至在他们脑袋里已经构想出一种能完美入侵的计划。
真以为这件事情,上面的家伙会不知道吗?
不说父亲。
但凡发生在我们世界的事情,存在于虚空的‘全知全能’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之所以他们没有干预也没有告诉我们,就说明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亦或是游戏的「序章」。
他们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就像上次的伦敦游戏一样,只需要最后将他们杀光即可……一个都别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