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 惰墮-第1014章 選擇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钟鸣接到了那枚信符,脸色铁青,身旁,是同样切齿的大方!
需要马上决断,迟则生变,围剿之下,双拳难敌四手,尤其还是虫族这样真敢拿命往上填的种族!
“大方师弟,你带元婴们去往更外围的集聚点,我去接应两位师兄,咱们四个人出来,总要四个人回去,哪怕是尸体,不能就让虫子们啃了吧?”
大方眼一瞪,“谁是你师弟?我成君比你早好吧?你去接应那就一个结果,三具尸体被啃,装什么大瓣蒜?要去就咱们两个一起去,冲出虫围的可能性最大!否则就不如不去!
他们都是元婴了,不需要人照顾,你我在他们这个时候早就在宇宙中生死过无数回,不要看不起他们,他们能自己做主!”
两人招集众元婴,简短说明,尤其是提到未来七日后的一个时间点,那是里外夹攻的重要节点,在这之前,一切以安全隐蔽为重!
稍做交待,指定了领头人,立刻晃身离开,奔向虎丘,他们有自信,如果时间上赶得及,合四名真君之力如果还冲不出一人进虎丘,那这身本事就算是白学了!
周仙上界九大剑脉的关系很深,这从摇影一家有难,其它各脉就能全力支撑,哪怕面对上门苦禅也不退缩就可见一斑!修真界风云变幻,大道迷茫,更让各剑脉团结如一,眼看两位师兄为了不拖累他们而返身迎敌,他们又如何做得到袖手旁观?
至于元婴们,也不是小孩子了!
……刘道人看两位师叔晃身离开,心知肩上责任重大,他是指定的元婴领头人,因为资历够老,人脉广阔,除了摇影的那些青瓜楞子,其他剑修对他还是买账的!
他必须做到两点,其一,现在必须把这些师兄弟们带到更远的安置点去,还要做好隐藏功夫,因为虫族不是傻的,今次之后必然会派出很多虫子过来搜寻,不能轻易露了底!
其二是七日后的反攻,都是需要组织协调的,可不容易!
轻咳一声,“诸位师弟,这就随我来吧!我答应你们,咱们今天怎么走的,七日后就会怎么回来!”
众剑修默默起身,虽然心中憋屈,但这是师叔们的吩咐,哪怕心中再有抵触,终也不能对着干影响大局,这可是四位真君师叔冒着生命危险給他们创造出来的离开的机会,他们不能任性!
刘道人满意的看着众剑修一个一个的来到他的身边,随即又皱起了眉!因为还有十六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定定的看着一个人的背影!
果然就是摇影那群人!师叔临走前还特意叮嘱他要千万拢着这些野性子,不好太过生硬!
于是尽量缓和语气,“单师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啊!”
娄小乙静静的站立,看向遥远的虎丘方向,四名真君的付出让人敬佩,他们的无畏也让人赞服,不离不弃被他们发挥到了极致……可惜,为什么就不能带着大家一起赌呢?
梭一把这么为难么?
七日后再决?能确定虫族就没有准备了?能确定四个人就能全跑出去了?能确定到时的里外夹击就有效了?不还是要赌,而且还是在虫族的有准备之下的赌!
这些剑修啊,非得被逼到一定程度下才肯鱼死网破,还是个人的鱼死网破!就不能一开始就心怀壮烈,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精品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ptt-第1014章 選擇推薦
也不回头,只轻声吐出两个字,摇影剑修们都很熟悉的两个字,
“妖刀?”
“妖刀!”十六名摇影剑修齐齐回应!
娄小乙长身而起,拔在空中,十六名摇影剑修在他身后瞬间组成一柄斜月弯刀!
“剑修,不应该去管对手有多强大!有多势众!有多可怕!
我们只需知道,它们在哪里?”
身形前纵,“跟我来!”
妖刀紧随其后,毫不迟疑!
剩下二十个元婴看得热血沸腾,就有人不怀好意的看向领头的,
“刘师兄……”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ptt-第1014章 選擇分享
刘道人一声长叹,他不可能让这区区几十名元婴再分成两半,那就意味着这股元婴力量分崩离析,再也不能形成合力!
四位师叔去了!摇影剑众去了!他们还有其它的选择么?
“妖刀!我们跟上!”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第1014章 選擇閲讀
这是刘道人谨慎一辈子最猖狂的一次选择,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虎丘山门外,文真人正在观察灵冕的回应,他们四名真君总有一个常留于此,就是为了不错过星外任何可疑的动向,因为那将意味着虎丘最后的机会!
優秀小說 劍卒過河-第1014章 選擇相伴
星冕是特殊材料特殊工艺制成,观察星空灵机扰动的距离要超过真君神识很多,在虎丘剑修没办法深入宇宙的情况下,这就是他们观察支援是否到达的唯一方式,错漏不得,关系到一个门派,一个大陆的生死存亡!
忽然,文真君似有所察!一边仔细观测,一边神传三位师兄弟,下一刻,三名真君赶到,四个人凑成一堆,仔细研判!
祝真君开口道:“极星方向,半日行程!有些模糊,可以理解为斗战,也可能是天象爆发,我们用这东西的时日毕竟不长,还不能完全区分……”
灵冕这东西,剑修没事谁会去用它?也就是这次被虫族逼到山门里出不去,这才从仓库深处搬出来这东西。所以怎么区分是人为还是天象,需要大量的经验,他们现在对此还不熟悉。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 txt-第1014章 選擇相伴
周真君观察的更全面,“虫群大本营在调动!就像他们每次准备进攻山门一样!主要都是元婴的调动,真君仍然观察不到!
有两个可能,要么是真想进攻,要么是欲盖弥彰!”
文真君观察的最久,看的比他们更深些,“不像是天象!因为灵机波动距离在接近!只不过接近一段距离后就停了下来,更可能是有人往里闯,然后被拦住!
我们不能确定来的有多少人?到底是谁?是救援还是路过?”
唐真君长吸一口气,他在战争初期犯下了错误,现在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传令!虎丘山门大开!所有筑基金丹都給我出去扫虫子去!告诉他们没有支援,也没有后路,更没有家了!
元婴以上一个不留,随我杀出去!”